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念君去我时 > 第4章 寿宴(3)
    我和这冯夷聊了聊,才晓得他确实不是我昆仑山上的神仙,或者说,他根本都不是山的神仙,他是河的神仙。

    他说他的水车有荷叶做盖,有两条螭龙驾车。大鱼的鱼鳞当做房顶,堂上画着蛟龙,紫贝砌城阙,朱红的色泽涂满室宫。

    他说的有模有样,说黄河的尽头是北海,那里的水晶宫最是好看。我收的这些宝贝似的夜明珠在那里不过是铺地的石头,万万年难得一见的大珊瑚在那里只是路边花草一样普通。

    这样神奇瑰丽的景象实在让我心驰神往,我有些跃跃欲试了:“你家住在黄河?”

    “对啊,”他微微笑着,眸子越发流光溢彩好看极了。我心想着,我大概要寻好几万年都寻不到像他眼睛这样好看的珠子。

    他见我盯着他瞧,笑的面泛桃花,一副风流样子,眼睛像二姐姐看上的那只狐狸:“你做什么盯着我?”

    “你这眼睛是怎么长的?怎的这么好看?”我仔细盯着瞧,只觉得自己要被吸进去了,却任由着自己被他的眼睛吸进去。

    他的脸有些微红,连带着他银白的头发也有些粉红了:“我天生就是这样的眼睛。”

    我正欲接着问他,那边父神叫我过去了:“禾洛!来拜见玉皇大帝陛下。”

    这下我只好同他拜别,心想着等宴席开了再去寻他。他微微笑着让我去了,自己转身进了大厅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玉皇大帝陛下和我想象的差不多,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长得很是慈祥,身边站着一个看上去不是很慈祥,但是头上插了许多金钗,脖子上的挂着许多珠串的女仙,那想必就是王母娘娘。

    我走上前去,照着父神原先教我的样子朝他们两个行了个礼。这我心里还是很不甘愿的。

    按着辈分,他们大概是同我平辈的,因此我冲他们拜了一拜,那这天帝和王母也理应向我拜一拜。不过,现在天界在他们两个神仙手底下管着,碍着权威,并且想着日后我可能要去天庭游玩一番,还是得先拜他们。

    这王母娘娘看着很威严,却上前一步把我扶起来。她指挥着他们两个身后跟着的几个女仙向我拜礼,我一瞧,赤橙黄绿青蓝紫,这大约就是传说中的七仙女了。

    我又仔细瞧瞧,好像少了个紫,这才想起来她仿佛是去凡间和凡人结婚生子去了。

    她宁愿和凡人去结婚生子,也不愿意来我的昆仑山仙府给我拜寿。罢了,当今的小神仙是越来越不像话,我这样的长辈不便与她们计较。

    “不知女娲娘娘是否在内?”玉皇大帝神色恭敬,向正殿的方向拜了一拜,问我父神说。

    父神点点头,抬抬手示意玉皇大帝不必拘礼:“在里面,正在同西王母闲谈道法。”

    玉皇大帝的神色愈发恭敬,向父神拜了拜,就带着身后这一群家眷进了大门,都没多看我一眼。

    我思量着这再怎么也是我的寿宴,怎的他不向我说两句贺寿的话,却只顾着去拜我的母神?这小老儿也忒不识相。

    只不过这六个仙女倒是一个个偷偷打量着我。我大概晓得她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无非是我一个远古神祗,怎么竟然长得不像猴子,而是进化的很是完全,既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也没有比她们多只耳朵少只眼睛。也没有没有蜕尽的猴毛,没有四只脚在地上爬着走。

    她们辈分小,不敢同我多说话,一个个拜别了,就去逛我刚刚建好的只栽了几棵小树几株野花的园子去了。

    这下子实在是很扫我的兴。她们的行为无非是再次提醒我,我如今已经五十万岁了,实在很是年长了,已经不合适再与她们这些年轻女仙一道玩耍。

    我拉了拉父神的衣袖,低声抱怨:“父神,既然玉皇大帝来了,咱也没必要再在这儿等着了多无聊啊!先进去吧,别的神仙自然有钦原给带进来。”

    父神看着我这不成体统的样子,摇摇头低声教训我:“今日可是大场面,你要摆出主人公的体面。你请的那些神仙虽小,可说到底,也是你自己请的神仙。你不在这儿迎着,难道还让他们自己进去?”

    “我……”我许多年不见陌生神仙,实在不好意思,还是硬着头皮迎客。许许多多的神仙过来,我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哪个。

    不过有一点还是很简单的。

    那些特地多多拜我父亲的,或者是特意为我父神母神送了拜礼的,就一定是昆仑山上的上古神祗或者是天界的得道高仙;那些至于我说了几声贺寿词只送了寿礼的,就是我私自做主请的天庭上的小神仙。

    那九天玄女,嫦娥仙子我倒是见到了,远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美貌。别说与我母神相比了,她们还比不上我几个姐姐的一半姿容。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那个司命星君盯着我瞧挪不开眼了。现在我敢相信了,大约我确实是天上地下六界第一好看的女神仙。

    看到大小神仙进的差不多了,钦原也接来了最后一波宾客,我重设了一道仙障,转身和父神一起回到宴会大厅去了。

    已经许多年不参加宴会了,我已经把这些规矩忘记的七七八八不剩多少。母神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和玉皇大帝说话的间隙,悄悄用仙法传了声给我,叫我站起身来拜谢前来为我祝寿的各方仙台,再敬一杯小酒表示感谢。

    我依葫芦画瓢照做了,却没曾想一群神仙都乌泱泱站起来朝我拜。常住在昆仑山上,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赶忙又向座下的众位神仙拜过去。众位神仙见我再拜,便又依着我的样子,又一次向我拜过来。这下我慌了神了,不晓得到底是要拜还是不要拜。

    坐在旁边的母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低声开口说:“都坐下吧。”

    我听着她的话坐下,一屋子神仙也都跟着坐下了。母神声音虽小,可是她法力高深,刚才施了个法,说的话满屋子都能听得见。

    底下有一位胡子花白,长得很老成的神仙,看到母神手上的紫色鳞片印记,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一不小心叫出了声。然后他突然三两步窜了出来,扑通跪下直接就磕头:“女娲娘娘——”

    我不晓得这位老神仙是谁,不过看起来他在一众神仙里面很有威望。他这一跪,底下所有神仙都跟着乌泱泱跪下来了。到最后,也就是坐在台上的父神母神,天地王母,斗姆元君还有西王母端正坐着,我连同几个哥哥姐姐坐在位子上,受着群仙朝拜受的很不自在。

    “都起来吧。”母神低声说话,诸位神仙这才起来。

    宴会继续,我留了留神,仔细听底下的神仙是如何议论的。

    “天爷!上座的这位竟然是女娲娘娘?我竟真的不曾晓得!”七仙女中,那个穿黄色衫子的女仙同她的姐妹们说。

    “如何不可能!你看太上老君都跟着一同跪拜!就连玉皇大帝陛下方才都拱手做拜啊!”坐在她们身侧的那位身穿白衣,抱着只雪白兔子的女仙说道,大约她是嫦娥仙子。那兔子甚是肥硕,映衬着嫦娥仙子纤细柔弱的让人十分怜惜。

    “那坐在她身侧的那位男子便是伏羲大神?他在门口迎客时我竟然未曾三拜!罪过!罪过!”那位司命星君情绪激动,甚合我意。看他对父神母神如此恭敬,那么我向他借命簿的时候,他也许会与我好说话许多。

    “那么今日办寿宴的这位禾洛神君?……”终于!终于有位小仙提到了我!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听他们即将说我些什么好话。

    “我听到她管伏羲大神叫做父神。”司命星君凑过去,神神叨叨地搭话。

    “那女娲娘娘岂不是她的?……”黄衫子那位仙子捂了捂嘴,很是惊讶。

    “罪过!罪过!那这禾洛神君,你我理当再三拜过!”坐在最角落的太上老君做了总结。

    我听他们说闲话听得入神,只觉得十分有意思。二哥坐在我对面的桌子上,传话给我:“你今日可是好风光!”今日二哥为我带了一棵沙棠果树,还亲自帮我栽在院子里,这下我才不与他计较他狠心驳了我帖子的事。这沙棠果可是个好东西,吃了它就可以不怕溺水,整个水下由得你逛。

    我十分得意,一样传话给他:“那是,我可是等了整整五十万年,才有这样的风光!”

    不过我和他说不通的,二哥哥被送去玉虚宫学艺之后就变得呆板了许多,不像以前一样喜欢同我们一起胡闹了,正襟危坐的样子很有几分父神的风采。

    无趣,实在是无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