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阴阳五雷决 > 第三十七章重逢古人
    听天由命是一个古词语,但也曾经有人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是我想说的是有时候天命真的不可逆。

    胖子听完我说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愣了几秒,说道:“五弊三缺啊,我师傅好像是有跟我说过。我问他我犯的是什么,他告诉我是什么天机不可泄露。我也没在意,现在看来这是犯的是残啊!”

    我严肃的看着他,等他说完后:“对,你犯的应该是残,我倒觉得现在灵验了挺好,反正迟早都要来,还不如来的痛快。反倒我还不知道犯的是什么。”

    “你他妈是说老子腿断了还能高兴咯?”胖子骂道。

    看着胖子这样,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天命,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好好的一个人说残就残了放谁身上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接受的了的。

    我沉默了一会,抽上了根烟说道:“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叫个外卖回来,让带点酒,这顿我请。喝醉了就好了。”

    “这他妈还像句人话。”

    ……

    当天晚上我喝到天快亮,两个人都喝多了,要不是有护士刚好看到进来阻止,我们还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也许会直到真的消了愁为止吧!

    ……

    过了一个多星期后,两人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便双双出院回家。

    我们两人回到宿舍楼下,我刚要上楼胖子就拦住了我,说道:“别急着上楼啊,这段时间在医院吃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走,胖爷今天带你吃顿饱的先。”

    听他说完这句话我就知道他要带我去哪了,也不想跟他说太多:“走吧…胖爷……”

    胖子点点头就走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后面看着他那一瘸一拐的脚支撑着他那庞大的身躯,走着似乎很艰难,不由得一阵心酸。

    走了几分钟的路程,来到了不出我所料的自助餐厅。上次说吃自助餐的标准是饿的扶墙进,饱得扶墙出,但这放,胖子可能饿不饿都要扶墙进了。

    按着老规矩办事,两人吃到老板打烊被赶出来后,一人夹着根烟回到宿舍门口。拿到钥匙插着锁眼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这屋内情况不对,有一股很强的戾气,便给了胖子眼神。

    而胖子似乎也感觉到有问题,对着我点了点到

    暗骂道:“这他妈那来的邪物这么嚣张,敢在你胖爷头上动土。”

    说话间我速度很快的把门打开,两人冲了进去,想看看是哪路的鬼敢我一个阴阳先生家里。本来就在霉头上,正好打算了出出气。

    两人进门后环视了一下屋内,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但是戾气却越来越重。我不解的看到胖子说道:“怎么回事?这股戾气气怎可能没东西?”

    胖子鄙视的看着我,伸手狠拍了一下我的头,骂道:“你他妈医院住傻了吧,不开眼你看个锤子的鬼啊!”

    听胖子说完,我自己一拍脑袋:“对噢,我怎么没想的……”

    我随即展开手势,找出点晴笔,嘴里念着咒语:“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吾奉三茅真君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而胖子也用着他的方法开了眼,不多时,两人的眼就开好了。

    眼开好的瞬间,一个鬼脸突然就出现我的面前,我都还没看清是男是女,就条件反射一脚就踹了把去。随着一声惨叫声后,那鬼已经直直被我踹到在地。

    我这才发现那是一只飘着长发的白衣女鬼,而一旁的胖子却骂道:“你他妈干嘛打她?”

    “什么意思?你现在已经饥不择食了吗?女鬼你都要?”我一脸懵逼的看着胖子问道。

    “你看看她是谁!”

    我这才转过到看了一眼那女鬼,迟疑了近半分钟,才开口说:“铃…铃子?”

    是的,飘在眼前的正是我两年前碰到的那只女鬼玲子。我先是为了见到故友而暗喜,而又一脸懵逼的看着胖子,说道:“胖子,怎么回事?你他妈两年前不是说已经送她投胎了吗?那她怎么现在在这里?”

    胖子无辜的挠了挠头,说道:“没错啊,我是亲手送她下去的啊,你应该问她怎么在这里吧。”

    我望着玲子,深吸了一口烟,问道:“你不是去投胎了吗,怎么现在还出现在这里。投胎排了两年的队还没排上?”

    玲子嘟着小嘴,似乎还在为我刚才的那一脚生气,没好气的说:“人家特意回来找你,在这等了你一个多月,就等来了你这一脚?算了,我走……”说着就要往门口走,我连忙拦住,说道:“刚才是我不对,我道歉,你说说怎么回事。”

    胖子在一旁也附和道:“对对对,刚才是他瞎,别跟他一般见识。”

    之后玲子说她两年前是过了地府去投胎来的,但是地府的鬼说她尘事未了,不能给他投胎。这应该是指‘锁魂咒’的事情。而之前的时间一直在地府游荡,直到前段时间觉得这么过去不是办法,就上来找我想看看我有没有帮我找到幕后黑手。结果自然不用说,我找个锤子得到的幕后黑手,老子命都好几次差点没了。

    “那你先留下吧,反正你也投不了胎。不过你这件事都过了那么久了,哪里还会有线索可以找人。”我对玲子说道。

    玲子点了点头:“这多久了我也看淡了不少,听天由命吧。”

    而胖子在一旁看着我们着点头却没有作声。

    ……

    第二天中午,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我眯着眼睛打着哈欠,有气无力的暗自问候门外的人的母亲走到门口。边开门边骂:“他妈的谁啊,一太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刚打开门,门口的人就笑着说道:“肖先生还记得我不?”

    我打量了门口的人几秒,来的正是之前来过的那个爆发户周勇,这次身后还带着两个警察。

    而我看到警察立马精神了起来,睡意瞬间全无,生硬的笑着说道:“周老板啊…”说着指了指那两个警察又接着说:“你们这是……?”

    而我的心里想的是,这来找我不会是为了我和胖子俩人把长白山山洞干塌了那件事吧。

    “来,先请进。”

    我把他们请到房里坐下,又问:“周老板这次带了两位同志是为了什么事?”

    周勇先是派了一波烟,自己点了一根,才说:“来肖先生,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周智…”说着指着他旁边长得比较瘦高的警察,又指着另外那个矮一点的警察:“这是我弟弟的同事,叫……叫什么来着?”

    “你好肖先生,我叫李平通。”

    周勇随即附和道:“啊对,李警官,他们这次来访是为了最近有棘手案子实在找不头绪,想来找先生你看看能不能给看看解决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