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竞技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0章 要学会自己推理
    其他人齐齐转头看光彦。

    “那个……”光彦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道,“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那个大姐姐在女厕所门口哭!就在黑影出现前不久!”

    目暮十三神色顿时严肃起来,看向友里百合子,“怎么回事?我记得你说你在把便当买回来之后、在观众引起骚动前,都没有离开过放映室外的房间,不是吗?”

    友里百合子忙解释道,“是我的隐形眼镜突然滑开了,所以我趁煮开水的时候,去洗手间重新戴了一下,因为时间只有不到一分钟,我想不用特别说的……”

    “那你当时有注意到这件事吗?”目暮警官又问古桥稔。

    “没有,当时我一直在放映室里,”古桥稔道,“不过你根本不用怀疑,因为在黑影出现的时候,她确实和我在一起没有错。”

    “那我们去放映室看看吧!”柯南出声提议。

    “嗯。”目暮十三点头,带着一群人前往放映室。

    柯南一路跟着,沉思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伸手拉池非迟的衣角,低声问道,“你发现了几个疑点?”

    池非迟平静回道,“作为一个早熟的孩子,要学会自己推理。”

    柯南一噎,一般人不会让一个小孩子自己去解决命案的吧,“我说……你对小孩子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没有,”池非迟垂眸看柯南,“只是对这个案子不太感兴趣。”

    柯南对视上那双微垂而满是冷淡的紫眸,突然想起之前张田政次的反应,好吧,突然被这双眼睛盯着,他都觉得背后凉了一下,更别说当时池非迟还用那种平静得诡异的声音,说什么舌头要不要之类的话,“你不会是因为张田先生之前的那些话,才不想管这个案件的吧?”

    “一点点,”池非迟承认,“不过还有别的原因。”

    没有赏金,又不急着回家、吃饭、睡觉,怎么能有干劲?

    “还有什么原因?”柯南好奇追问。

    “懒。”池非迟跟着大部队进了放映室。

    柯南:“……”

    神特么的懒!

    ……

    一群人在放映室看了一圈。

    柯南沉思着出门,走向洗手间,发现池非迟也跟来了,“你也想去女洗手间看看吗?”

    池非迟看了柯南一眼,“会被警察抓的。”

    柯南把自己刚才说的话琢磨了一遍,确实有点不对味,忙解释道,“我是想去女洗手间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之前友里小姐不是来过洗手间吗?”

    “我知道,不过,去女洗手间这种事,你不会有事,我倒是有可能被抓,”池非迟说着,转进男洗手间,“我只是来上个厕所。”

    好吧……

    柯南第一次发现作为小孩子也不是没好处,至少跑进女厕所不会被当成骚扰。

    不过,这家伙还真打算不管这起案子了啊……

    仅仅是因为懒吗?还是小心眼记仇了?

    从池非迟那没什么表情的脸、甚至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眼睛,他判断不出池非迟的想法……

    不对,现在还是应该先想想眼前这个案子。

    女厕所里,灰原哀出了隔间,静静看着柯南进门、关门,然后一脸思索状地一直往里走,看了一会儿,悠然出声提醒,“你是想试试撞墙的感觉吗,大侦探?”

    柯南回神,停步,看着近在咫尺的墙面,汗了一下,转身往门口镜子的方向走,“我只是有点想不明白,友里小姐为什么要特地到洗手间来换隐形眼镜?”

    灰原哀跟上去,坐到洗手池边,打开水龙头洗手,“这些你跟池非迟商量更好吧?”

    “可是他好像完全不想管这起案子……”柯南双手撑着洗手池的边缘撑起来,看向镜子,不说就不说吧,他自己也能解决这个案子的!

    “他那里有什么线索吗?”灰原哀问道。

    “谁知道,看他的反应完全看不出来嘛,”柯南看着镜子,“之前你说过,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家里有心理学的书,我怀疑他是为了反制他的医生才看的,不过完全没必要啊,光看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就够难猜透他的心思了。”

    没什么表情……

    灰原哀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那天晚上,池非迟就笑了一次,那双眼睛笑起来很好看,只是之后好像就没见池非迟笑过了。

    柯南看了镜子后,发现灰原哀在走神,疑惑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灰原哀关了水龙头,看向镜子,“只是在想,你倒是挺习惯的,我每天早上只要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就会不寒而栗,我会问镜子里的那个人,你到底是谁……”

    “小孩子别想太多。”

    洗手间门被推开,池非迟站在洗手间门口,没进门。

    柯南快速回想他们刚才有没有说什么不能被人听到的话,还好,虽然灰原的话有点古怪,但没说变小之类的话。

    就是他似乎说了一点点池非迟的坏话……咳,事实应该不算坏话吧?

    灰原哀同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才的话,庆幸自己没说池非迟抠门得连多笑笑都不肯,至少不用像柯南那样心虚,气定神闲地问道,“你们都喜欢来女洗手间看看吗?”

    “我上洗手间出来,听到你说照镜子会不寒而栗,忍不住过来看看,我没有觉得不寒而栗,只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会感觉很古怪,”池非迟转头看向镜子,要说最不适应的应该是他吧,有时候早起看到镜子里的脸,大脑会卡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所以我选择不照镜子。”

    灰原哀本来看到池非迟眼里的认真,还有些担心池非迟是不是因为人格分裂才觉得照镜子不对劲,只是最后这个转折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

    “别没事盯着镜子看,看久了谁都会觉得奇怪,”池非迟继续平静道,“再看下去,我觉得可以给你推荐我的主治医生了。”

    灰原哀:“……”

    她是不是瞎了眼才会觉得池非迟这家伙暖?

    柯南忍笑忍得很辛苦,“咳,我们先回去吧。”

    “镜子有时候是可以用来骗人的。”池非迟回想起这段剧情,灰原哀好像会给柯南提供灵感,貌似被他破坏了,帮忙补了一下。

    柯南一怔,脑海里灵光闪过……镜子?骗人的?

    池非迟看名侦探这模样,就知道不用再提醒下去了,转身离开。

    很快,柯南也跟出门,加快脚步追上池非迟,“你早就知道凶手犯案用的手法了?”

    灰原哀紧跟出来,有些好奇地看向池非迟。

    “很多魔术手法会用到镜子,我是魔术爱好者。”池非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意思是说这不值得大惊小怪?

    柯南瞥了池非迟一眼,压下心里的复杂情绪,思索着正色道,“那么……能用那个手法的只有那个人了!你不揭穿他,是因为没有证据吗?”

    池非迟:“……”

    他是真的不想管这个案子……

    不过,这个案子的证据,他还真记不清是什么了,而且一开始就没打算去想,甚至没想过自己能不能想出来。

    柯南沉思着,走到放映室外时,嘴角突然上扬,“我知道证据在哪儿了!”

    池非迟低头,看到了柯南那违背光学原理的眼镜反光,“那就交给你解决了。”

    柯南顿时蔫了,他总不能说这是他这个小孩子推理出来的吧?

    “咳,我可是小孩子,还是我把证据告诉你,你去推理比较好……”

    “很麻烦。”池非迟拒绝。

    柯南实在没法理解这种思想,当着其他人的面推理、揭开真相,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居然有人觉得麻烦?

    可偏偏这种人推理能力还很强,没天理。

    “那就让我们少年侦探团来负责推理吧!”

    柯南决定拉上少年侦探团,跟一群孩子一起表现,可以隐藏一下自己。

    再加上池非迟在一旁,其他人估计也会认为其实这是池非迟的推理,只是请他们这些孩子帮忙。

    “随意。”池非迟没有意见。

    找到犯人就像做题,还是只要一个答案就行的选择题,只要会做,脑子转一转,答案就出来了。

    而推理则是把这道题详细讲给其他人听,其中包括:为什么选这个答案、解题步骤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解、这一步的重点在哪儿、为什么这个答案就是正确的……

    他实在没法理解侦探为什么乐此不疲,偶尔一次两次、或者过段时间讲一次也就算了,柯南几乎天天讲、讲了那么多,不觉得累吗?

    放映大厅,柯南找到元太、步美、光彦后,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灰原哀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其他三个孩子不时重重点头,然后齐齐看向池非迟,目光满是崇敬和期待,好像在说‘我们准备好了,快开始吧’。

    池非迟一怔,明白了,估计是柯南把‘发现了真相’的成就推到他身上,找到弯腰看死者生前座位的目暮十三,“目暮警官,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凶手?”目暮十三惊讶抬头,“这么说,这起事件果然不是自杀吗?!”

    池非迟点头,转头看向等在一旁的一群人,“凶手是古桥先生,至于手法和判断依据……由少年侦探团来说明。”

    “没错,就请交给我们吧!”光彦正色道。

    目暮十三看向那边跃跃欲试的少年侦探团,一头黑线,“好、好吧……”

    比起画张说明书让警方自己去还原手法,这次好歹有一群解说,已经很不错了,他还能要求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