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十一章:山水有相逢
    房间里的气氛很诡异。

    嬴澈被请到莺宁郡主和林清音之间落座,时不时的与两位美人聊上几句,不过多数还是在和林清音交谈,毕竟莺宁郡主只是被请来帮场子的,与嬴澈并不熟。

    郡守大人也很知趣,没有打扰他们,只是不时的与沈青云交流几句。

    “沈老板还真是提携后.进啊!”

    “是是是,与嬴老弟相识,是我的沈家的荣幸。”掏出绢帕,擦拭着额头不停渗出的冷汗,还不忘奉承一句。

    “既如此,沈老板该和嬴公子单饮一杯啊。”郡守适时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

    沈青云站起身,哆嗦着端着酒杯,兜着笑。“嬴老弟,此前之事还望恕罪,今日便借着机会,敬嬴老弟一杯,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啊。嬴老弟,老哥先干为敬了。”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准备起身,一旁的林清音却是突然拉住了他。先嬴澈一步说道。“沈老板,嬴兄面薄,不好意思多说,便由本公子代他,有些话咱们还是说明白点好。”

    “面薄?”

    沈青云心中腹诽连连。

    “你是没见他今天是怎么骂人的,那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这叫面薄?”不过,此情此景,他却是不敢真的说出来。

    “是是是,小林公子直言。”

    “既然你让我说,那我便说了。”

    清了清嗓音,娓娓说来。“据我所知,你们沈家私自抓捕了一位叫做朱八的小兄弟。今日你在这陵江庄苑宴请嬴兄,想必是要借朱八之名,要挟嬴兄以达你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沈青云愣住了。

    卢静安也愣住了!

    他如何也想不到,他们之间竟然是这种诡异的关系。既然如此,你们神经病啊,竟然还聚在一起吃饭,这不是坑我这个本地面父母官吗?

    沈青云毒蛇般的小眼睛偷偷的瞄向莺宁郡主,只见莺宁郡主手中捏着杯盏轻轻把玩,好似没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

    心中把嬴澈,林清音,包括林一夫在内都骂了个遍。

    他没想到读书人都这么不要脸,胡说八道都不脸红的吗?刚开始以为嬴澈就已经够过分了,没想到这位东陵第一才女更过分,竟然说诬蔑他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怎么不说朱八那小子放火烧我沈氏商号和一十三间铺子的事啊,你怎么不提嬴澈绑架了我女儿的事啊。

    一旁的卢静安终于不淡定了,看向沈青云质问道。

    “沈老板,若有此事,当属我月国律法所不容啊。”

    “这这这...”

    沈青云气急,话都说不利索了。

    莺宁郡主放下杯盏,饶有兴致的看向沈青云,笑道。“这么一说,小王倒是也有了兴趣,不如大家就听听沈老板说说,小林兄所言是否属实啊。”

    一瞬间,这位东陵首富,竟像是苍老了几岁。一时不忍,解释道。“小王爷,卢大人,请听我狡辩...不是,请听我解释。”

    尴尬一笑,目光落在卢静安身上。

    “相信卢大人对前几日南城大火还有些印象,这大火,就是那位叫做朱八的小子放的,不瞒小王爷,卢大人和各位公子,我们沈家也是有苦难言啊。一把火,烧了我们沈氏商号,还有毗邻的一十三间铺子,这其中损失,不可谓不大啊卢大人,我请放火的朱八过府,实乃是无奈之举啊。”

    哭丧着脸,一见众人正在静心聆听,并没有搭话的意思,沈青云继续说道。“经济上的损失,我沈家倒是可以承受,可这事总得有个说法啊。”

    南城大火,遮天蔽日的浓烟笼罩整个东陵,在座的诸位怎么可能忘记。

    但卢大人好像并不关心纵火之事,皱着眉头质问。

    “这事,你大可上报到郡守衙门,为何私自处置?莫不是你沈老板想在我郡守之下,私设公堂?”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郡守大人明鉴啊,我们沈家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做有悖帝国律法之事。”

    沈青云慌了!

    最重要的是被这几位咄咄逼人的言论吓到了,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卢静安低声抽泣,以博卢静安的同情之心。

    “小王爷,卢大人!您有所不知,在起火第二天,我们就已经打算送那位叫朱八的小伙子离开的,可谁曾想,嬴澈小兄弟,竟带着陵山村十数名少年,趁着我女儿玉珠进陵山祭拜天神之时,绑架了我的玉珠,想与我作为交换。我那可怜的珠儿,从小身子就弱,如何能受得了这样的折磨啊!就在今天,我们沈家摆明了态度,诚心想与嬴澈小兄弟杯酒释前嫌啊,所以才会在这宴请嬴澈小兄弟啊,卢大人!”

    此前,郡主从行知书院离开之后,直奔郡守衙门找到卢静安,直言要在陵江庄苑请他吃饭,并没说过有什么事,如此听沈青云一说,卢静安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一个是陵江的首富,一个是与郡主熟识的嬴公子。

    怎么取舍?

    “嬴公子?沈老板所述,可属实?”卢静安问道。

    嬴澈站起身,对着卢静安恭敬行礼,语气恭敬至极。

    “回卢大人,澈自幼便知,为人一世,当以品格、德行为重。澈七岁便说过,德行教化,是为育人之根本,又怎会自毁牌坊,行如此粗鄙下作之事?”

    “你...”

    怒色挂在脸上,遥指嬴澈,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心中暗暗发狠,今日过后,一定会把今天的辱和恨,十倍百倍的还给他。

    从袖袍中掏出绢帕,露出卷起的发丝。

    “这是你在心园别苑的时候给我的,你剪了珠儿的头发,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沈老爷,你说是我就是我,证据呢?当着郡守大人的面,毫无证据却诬蔑良人,这便是你沈大老爷的做派吗?这便是你们沈家的做派吗?”

    证据?

    真没有。

    他能笃定沈玉珠是被嬴澈一伙人抓走的,但却不知对方将沈玉珠藏在哪里。

    “那你有证据证明我抓了朱八?”斜着眼怒视嬴澈,如果眼神能杀人,今日在此宴席上,嬴澈已经死了一百多次了。

    林清音站起身,挺着胸脯抢先一步说道。

    “你方才当着小王爷和郡守大人的面亲口承认,还用找什么证据?不过为了让你死心,我便给你证据。”

    走到房门口,对着外面轻轻喊了一句。

    一整天没露面的林清泉,跟在林清音身后走进房间,对着莺宁郡主和郡守大人躬身行礼后,走到沈青云面前笑脸吟吟的看着他。

    “陵山村朱八,现在正关在沈府内院,绑在院中的石柱上,被抽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早已不省人事。”

    “你...你有什么证据?”沈青云反驳道。

    “证据?十日之后,我爹在家中摆宴,想请沈老爷过府赴宴,便派我前去送请柬给沈老爷。我将请柬送到的沈府内院,碰巧看见了被绑在石柱上的朱八。当时我好奇,就顺便问了你们沈家的下人,是他们自己说的,石柱上绑着的,就是那日纵火的少年。”

    “我想林公子看错了,也听错了,石柱上绑着的,是我沈家犯了错的下人。”

    事已至此,沈青云也不再惧怕。

    想要凭借这点小事就扳倒沈家,那是痴人说梦。一旦月京的关系疏通,到时候就连郡守卢大人,也决不敢再用现在的语气说话。

    小不忍则乱大谋。

    “哦,对了!”

    林清泉一拍额头,看着沈青云说道。

    “沈老爷,刚才在来的路上,碰到一个女孩,看着像是你们沈家的大小姐沈玉珠,不过沈老爷说我眼神不好,那我把她叫进来,由沈老爷自己看看,那人是不是你沈家大小姐。”

    说着,林清泉走出房门,片刻后带回一个病怏怏的短发女孩。

    “珠儿!”

    沈青云看清来人,再也抑制不住激动地心,一步上前,拉住沈玉珠的双手。“珠儿,你的头发!”

    “爹!”

    呜咽声响起。

    沈青云轻抚着女儿的短发,轻声安慰。

    “好孩子,爹在!爹在!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说完,将沈玉珠带到嬴澈面前,指着嬴澈问道。“珠儿,别怕。告诉爹,绑架你的人,是不是他?”

    沈玉珠看着嬴澈,缓缓摇头。

    “爹,没人绑架我,是我不小心进山迷了路,幸亏遇到了几个好心的少年,才带我走出了深山。”

    “那你的头发呢?”沈青云喝问道。

    “头发缠绕在灌木之中,无奈之下,女儿只能请那几位好心的少年帮我剪了。”沈玉珠越说越委屈,扑在沈青云的怀中哭了起来。

    听完沈玉珠的话,沈青云终于忍不住,气火攻心喷出一口鲜血。

    “噗!”

    扫视一眼房间里的众人,目光落在嬴澈身上。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心机,等你长大还如何了得?这一局,我沈某人认输了。也请少年郎你记住,咱们山水有相逢。”

    “好说,好说!沈老爷,看在沈玉珠的面子上,再免费提醒你一句。你们沈家,唯有沈玉珠是个好人,你以后一定要离她远点,别让你身上的腌臜之气,玷污了可怜的沈玉珠。”

    “沈某受教了!咱们走着瞧!”

    “告辞!”

    “不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