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三章:同生玉璧
    “说真的,以往偷我妹的钱,心里总是害怕被她发现。而这一次,我却是一点都不怕。”茶室中,林清泉笑吟吟的看着嬴澈,如沐春风。

    钱有着落了,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于是,嬴澈便与林清泉闲聊起来。

    “清泉大哥,清音的钱和首饰,还得麻烦你再放回去,如今三十枚金币已经筹齐,再盗用清音的私房钱,我这心里的确是有些过意不去。”

    “嘿嘿,首饰和金币是肯定放回去,至于那三十二枚银币,正所谓见着有份。待会拿到当金买完解药,你再拿十枚银币回去,毕竟你爹有伤在身,你这个做儿子的,多买些补品给他也是应该的。”林清泉笑道。

    “不用了清泉大哥,家里什么都不缺,这钱还是放回去吧。”

    林清泉顾左右而言他,赶紧转移了话题。

    约莫一刻钟。

    老掌柜手中拿着一张写好的当票回到茶室,堆着笑走到林清泉面前,说道。“林公子,这是您的当票,请您收好。”说完,从怀中掏出两枚金币递给林清泉。

    “林公子,钱和当票您收好,当期一个月。一个月之内您若不来赎回,本当自当自行处理您所当之物,还请林公子谨记。”

    嬴澈一愣。

    林清泉连忙摆手。

    “掌柜的,既然那玉璧能当三十金,我这首饰也就不当了,你去准备玉璧的当票便是。”

    “玉璧?林公子莫要玩笑了。”

    掌柜闻言一愣,一幅不解的样子看看嬴澈,再看看林清泉。额上的褶子深陷,眼睛瞪得滚圆。“林公子,既如此,咱们这笔交易也就算是成了,记住一个月后来赎回您的东西。”

    说完,伸手便要去抓林清泉手中的首饰盒。

    “浑蛋!我的玉璧呢!”

    嬴澈终于反应过来,脸色憋的通红,脖间青筋暴起,一把掐住老掌柜的脖子。“玉璧,或者三十枚金币,交出来!否则我杀了你!”

    因为大力,老掌柜苦苦的挣扎,发出嘎嘎噶沙哑的怪叫声。

    “来...来人!”

    早就埋伏好的打手,在听见老掌柜的呼喊,鱼贯而入冲进茶室。透着寒芒的砍刀架在嬴澈与陈清泉的脖颈,让人不寒而栗。

    “小子,竟敢在沈家的地盘撒野,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放开掌柜,我可以饶你一命。”为首的打手,面无表情盯着嬴澈。那眼神,犹如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沈家?又是沈家!”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嬴澈掐着老掌柜的手更加用力。

    “把玉璧还给我!”

    咆哮声惊动了街边的路人,好奇的人只是偷瞄一眼,转身便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生怕会因为一时的好奇,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我再说一遍,把玉璧还给我!”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或许是因为嬴澈这种不要命的行为,就连大刀架在脖颈也浑然不惧的行为,吓住了这些打手。

    七八打手纷纷后退,让出了一个约莫一米的空隙。

    嬴澈心中更是焦灼万分。

    父亲中毒,急需解药。而他竟然连与自己同生的玉璧都丢了。

    这是一种悲哀吗?

    前世,那种无能无力的死,是一种悲哀,甚至是悲凉。

    而这一世,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爹爹毒发身亡而无能为力,这更是一种悲哀。

    就在嬴澈愣神的一瞬间,掐着老掌柜的那只手的手腕仿似针刺一般疼痛,只见一根绣花针似的物什,深深的刺进嬴澈的手腕。另一只手抓着受伤的手腕,不停发出撕心的咆哮。

    “把玉璧还给我。”

    因为嬴澈手腕吃痛撒手,老掌柜顺势逃离了嬴澈的掌控。七八打手一拥而上,将嬴澈打昏在地。

    老掌柜走到蜷缩在地的嬴澈面前,冷笑道。

    “年少最无知!敢到我们沈家的地盘撒野,就必须要尝尝断肠散的滋味。”说完,接过一名打手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朝嬴澈腹部狠狠划下。

    “不要!小澈!”

    衣衫破裂,鲜血汨汨。

    昏死过去的嬴澈已经听不见林清泉撕心裂肺的呼喊。

    “小澈,是我害了你啊!小澈,我对不起你啊!小澈!”

    将大刀丢给那名打手,老掌柜从袖中掏出一块绢帕,细细的擦拭这干枯的手指,残忍的笑道。“你们几个,把这位林公子,丢到行知书院门口。”

    “是!”

    “至于这个小子,将他绑在石头上,找个没人的地方,沉到陵江去。”

    “是!”

    ......

    夜清凉。

    “噗通。”

    绑在大石上的嬴澈,在巨大的重力压迫之下,迅速下沉。

    “这一世,又要结束了么。”

    “老天,你为何如此对我?”这是嬴澈心底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天昏昏,夜沉沉,岂敢高声惊仙人?借问天地何时灭,吾将归途何处寻啊!吾将归途何处寻啊!哈哈哈哈!”

    陵江水面平静,江底却是暗流汹涌。

    一入江底,汹涌的暗流如同刻刀,不停的冲刷击打在嬴澈羸弱的身体上,似是永无止境。

    “沈家!若我嬴澈有逃生之时,定将苦心修行,待我有了力量,定要你沈家血债血偿,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后悔与我作对!”冰凉的江水,伴着汹涌的暗流,最后一抹意识逐渐消失。

    “呵呵,又是这种无可奈何的死法...”

    蓦地,胸口闪过一抹白光。

    绑在嬴澈身上的绳索,像是风化了似的化成灰烬,眨眼间被暗流冲走。

    再看嬴澈,像是一块人形泡沫,片刻间便浮出水面。

    岸边,一道白色倩影,脚下踩着星光,踏着水波朝着嬴澈缓缓走来。那倩影,看不清脸庞,却在动静之间,弥漫着一种摄人心魄的仙灵之姿。

    她像是传说之中,月宫中走出的仙子。

    捏着双手,款步轻轻,身后拖着数丈的白绫无风自动,飘荡在天空之中,给这位来自天边的仙子,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臭小子,下次再敢将本宫当掉或者卖掉,你看本宫还会救你。”

    语气中,带着丝丝的嗔怒。

    宛如透白精琢美玉般的手指轻轻一挑,一股若有若无得能量波动从指尖荡漾而出,托起漂浮在水面的嬴澈。

    下一刻,美的不真实的倩影朝着陵山村的方向飞去。

    山坡上。

    嬴澈静静的躺在草地上,倩影婷婷而立,闭着的眸悄然睁开,激起一道强烈的光芒直冲九天。

    “看在同生的份上,本宫便帮帮吧。”

    绿莹莹的荧光,将躺在地上的嬴澈包裹。九天之上,落下点点星光,没入嬴澈的身体之中。

    一刻钟。

    一个时辰。

    三个时辰。

    拂晓时,白色倩影走到嬴澈身旁,轻轻地说了一声。“你再装下去,本宫便走了。”

    是了,早在一刻钟之前,嬴澈就已经醒了。

    睁眼便看见那白色的身影,吓得嬴澈没敢吱声,只能继续装昏迷,以期探查她的目的。

    谁知她竟知道自己是装昏。

    尴尬一笑,嬴澈爬起来,对着白影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嬴澈,你呢。”

    “本宫...算了,叫我小奴吧。”

    “小奴,你...你好美。”嬴澈由衷的赞叹。

    这才看清了少女的模样。

    世界任何华丽的词藻,形容她的容貌都是显得苍白。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哼,别以为说几句好听的,本宫就能饶了你。”伸出玉指,在嬴澈胳膊内侧狠狠的拧了半圈,疼的后者龇牙咧嘴。

    “臭小子,再敢将本宫当物件换钱,本宫决饶不了你。”丢下娇嗔嗔一句话,绝美的身影化作半块玉璧,挂在嬴澈的脖间。

    终于反应过来,嬴澈手抚在胸口,惊呼道 。

    “玉璧!你是我的同生玉璧?”

    “哼。”

    耳中再次传来一句娇嗔的冷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