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二章:借钱 典当
    “澈哥,我跟你一起进城!”

    才追上来的朱八,正好听见了大壮叔说的话。热血年纪,自是不知天高地厚,一见嬴澈要走,便出言要与其同行。

    嬴澈打量着比自己小两岁的朱八,不由露出笑容,一拳轻轻打在朱八胸口,嘱咐道。

    “小八,你帮我照顾好娘,我买到药就回来。”

    “可是澈哥。”

    “没什么可是的,放心吧,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就凭现在的我,非但不能给爹报仇,贸然前去,只会是送死,我没那么傻。”

    说完,拍拍朱八的肩膀,走出小院,朝东陵郡城走去。

    东陵郡,隶属天渊行省。

    六十年前,东陵曾是前朝国都。

    月氏兴兵立国,建国都于北方燕州,更名月京!而这座曾经的前朝都成,却是当做封地,赏赐给立国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白战天,更是封其为异姓王,世袭王位。

    至于白战天,嬴澈自是没有见过。只是听过坊间传言,白战天是一位宗师级的超级强者。

    现在的东陵王,是白战天的儿子,名唤白迟!

    在东陵,除了王府,官方势力还有郡守衙门。嬴澈虽然没见过郡守大人,但鼎鼎大名的月国正三品官员,东陵父母官卢静安之名,也是如雷贯耳。

    至于商业势力,是以沈氏家族族长沈清云为首。刘氏家族刘自安退其次。余下各家族林立,组成了一个强大的经济体系。

    另外,沈、刘两家,包括东陵大大小小的商业势力,私下培植许许多多的帮派组织。毕竟,上不了明面的脏活和黑活,总归需要有人干。

    陵山村,属于东陵近郊,距离不足十五里。

    嬴澈自小在行知书院读书,对东陵郡城的一些事情,也算是了解。

    沈氏商号掌柜沈三,属于沈氏家族嫡系近脉。对于这种大人物,哪一位受伤没沾过血。爹爹嬴不悔和大壮叔几人将山货售卖给沈氏商号时,中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想要报复沈三,单凭嬴澈自己自然是不行。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断不能贸然而为。

    当务之急。

    搞钱!

    搞药!

    东陵繁华,青瓦白墙,鳞次栉比。

    踏上宽阔的街道上,人头攒动,浓厚的商业气息扑面而来。

    行知书院位于东陵西城区,也是青瓦白墙建筑,占地二十余亩。嬴澈形色焦急,顾不得与相熟的书院先生打招呼,径直朝着院长林一夫的别院走去。别院占地两亩有余,单论豪华程度,虽不及沈氏刘氏之类的豪门府邸,却也能算的上东陵城数三数四的豪宅。

    回廊,假山,池塘。比之嬴澈的家,真是壕的没边了。

    “小澈!”

    装着烦心事,嬴澈只顾赶路,却是没注意到一旁的人影。闻声转脸看去,不由心中一喜。

    “清泉大哥,院长在家吗?”嬴澈问道。

    林清泉走到嬴澈身前,轻轻地拍了拍后者的肩膀,打趣道。“你小子,是来找我我爹还是找我妹啊,给我老实交代,从实招来!”

    嬴澈脸颊一红,稍纵即逝。

    “清泉大哥,我找院长有急事,你能带我去找他吗?”

    “真找我爹?”林清泉不由尴尬一笑,转而说道。“巧了,我爹带清音去鸡鸣县游学交流,差不多还得半月左右才能回来。”

    院长不在!

    这一刻,嬴澈有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该如何开口,的确没考虑到院长不在家的因素。院长不在,嬴澈心中唯一的倚靠也塌了。莫名的,心中酸楚涌动。紧攥着拳头咬着牙,用力的闭着眼,却如何也阻止不了眼泪流出。

    心中突然想起前世看过的电影,其中一句台词,最能诠释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成年人的崩溃,都是从借钱开始的。这句话果然没错!

    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林清泉一见嬴澈泪如涌泉,不由慌了阵脚。“小澈,你别哭啊!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

    是啊,也许陈清泉能帮忙。

    想到此,嬴澈重重呼出一口气,说道。“清泉大哥,我爹中了断肠散,我想...”

    嬴澈话还没说完,林清泉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嬴澈,全然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断肠散?这...这怎么可能?你爹得罪了谁啊,竟下如此毒手,这可是要人命的毒药啊。”

    “沈氏商号,沈三。至于这其中的细节,我并不清楚,我此次前来,是想看看院长能不能借钱给我,至少要先购买一粒解药,缓解我爹体内的毒素,防止恶化。”

    听完,林清泉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若说旁人,林清泉还可以仗着院长的名头,卖一卖面子。可对方是沈氏商号,这就难办了。

    “你还差多少钱?”

    嬴澈心中一酸,不由自嘲道。

    “实不相瞒,我身上一枚铜币都没有。”说完,暗自摇头,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下。”

    林清泉喊住嬴澈,压着嗓子说道。

    “你在这等我,我去找找我妹的私房钱,能有多少就算多少。”说完便朝着西侧一见阁楼跑去,边跑还不忘嘱托。

    “小澈,等着我,别走啊。”

    嬴澈自然不会走,爹爹还等着钱买药救命呢。

    约莫半刻钟。

    林清泉怀里抱着一个三寸见方的朱红首饰盒,跑到嬴澈跟前。“五枚金币,三十二枚银币。这些你先拿着,我在清音房间顺手拿了几件成色不错的首饰,我们拿到当铺去当些钱,应该能凑齐二十枚金币,这样的话,先买两粒丹药帮你爹维持生命,应该能撑到半月后我爹和清音回来,到时候那最后一粒丹药,我给你送去。”

    常言道,锦上添花常有,雪中送炭难求。

    林清泉不仅是雪中送炭,更是将炭火点燃,帮助他取暖。这份救命的恩情,嬴澈必将谨记于心,永生永世不忘。

    清泉大哥,此间救命大恩,嬴澈一生当牛做马,再来报答!

    “别废话了,跟我一起去当铺吧。”

    说完,林清泉抱着首饰盒在前面走,嬴澈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陵江商业街,坐落在美丽的陵江河畔,因其风景秀美,来往客商络绎不绝。

    林清泉带着嬴澈来的这家当铺,就坐落在陵江商业街上。

    正公典当。

    一进门,那高高的当台使得嬴澈只能仰头观望。

    “哟,贵人里边请!”

    掌柜的热情好客,先一步将林清泉让进茶室,嬴澈紧随其后。

    林清泉神色肃穆。他自然知道当铺的水有多深,所以只能故作深沉,以免被掌柜的坑了。干咳几声,陈清泉将首饰盒递到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认识本公子吧?”林清泉道。

    掌柜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听闻林清泉发问,斜着眼仔细看了林清泉几眼,讪笑道。“恕我眼拙,还未请教。”

    “行知书院院长是我爹。”林清泉也不罗嗦,直接报出名号,以期能给当铺掌柜一些压力。

    “失敬失敬,原来是林公子,莫怪,莫怪。不过,还请林公子稍等,待我替林公子的东西掌掌眼。”说完,不再理会嬴澈二人,自顾自的拿起首饰盒中的首饰,一会暗自摇头,一会微微点头,口中不时的发出啧啧啧的惋惜声。

    “林公子啊,您这一共是四件首饰,而且都是尚品。若是诚心典当,公子随我来记录当票,也好为林公子收当。”当铺掌柜满脸堆笑,说道。

    “那是自然,这四件首饰可都是大师级工匠雕刻,若不是急用钱,我也不会拿出来。掌柜的你就直说,这四件首饰,能当多少钱。”林清泉开门见山,直接发问。

    “哈哈哈,林公子少年英才,快人快语实在令人佩服。既如此,我给林公子出...”说着,老掌柜伸出两根手指。

    “二十金币?好吧,当了!”林清泉也没想到,这四件首饰这么值钱。不过,只要能凑够买解药的钱,等爹和妹妹游学回来,再来赎回也不迟。

    “呃...林公子玩笑了。四件首饰,两枚金币。”老掌柜露出一幅意味深长的笑容,静静的看着林清泉。

    “两...你们这是黑店吧!都说当铺是吸血鬼,确实不假啊。”

    坐在一旁的嬴澈,心中有些失望,同时也有些庆幸。他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情绪,只是总感觉若是当了林家小姐的首饰,这是一种不可弥补的错。

    至于失望,自然是凑不齐钱给父亲买药。

    蓦地,嬴澈灵光一动,顺手将脖颈挂着的玉璧摘了下来,递到老掌柜面前。

    “掌柜的,您看我这玉璧,能不能值三十金?”

    老掌柜刚想嗤笑,一双精悍的小眼睛陡然闪出一抹兴奋的光芒,嘴角的笑容更是不再掩饰。

    “啧啧啧,这位公子看着眼生,不过出手却是阔绰。这玉璧虽然只有一半,但我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这并非凡物呐,若是公子信得过,容我拿到当台,让老朝奉掌掌眼?不过公子大可放心,我看公子也是爽快人,我就做一次主,不管公子这玉璧值不值三十金,老朝奉掌眼之后,本号定会为公子提供三十金的当金,如何?”

    “你快些,我有急事。”

    “好!好!这位公子,林公子,二位请稍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