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命于己 > 17.谈心
    南方的冬天总刮着轻轻的寒风,没有那么凛冽刺骨。峨峨岑岭萦带湖的四周,湖水还是有活气的,潺潺流过,只是少了几分灵动。偶尔可以听到几声鸟鸣,听到游人行过的脚步声,别无他响。

    乔舒穿着件长款白色羽绒服和低帮靴子,系了一条米白色围巾,还是扎着高高的马尾,走在宋明肃旁边。风瑟瑟的,她是怕冷的,可她也没有把双手揣进兜里,是因为这是她的一个习惯,从遇见林毅开始的习惯。而宋明肃因为当过兵,也没有把手揣进衣兜缩脖子的习惯。

    冬天的严寒,也未能让他们为之屈服。他们围着湖走,不急的步伐,冬天唯一的美好。

    “这半年辛苦你了,每天陪着我,耽误了不少工作吧?”乔舒此刻很温柔,没有追梦似的那样强势不可攻,软人心头。

    “如果没有这半年,我们今天恐怕是没有机会这样聊天吧?公司有李柔帮衬着,我完全不需要操心。”宋明肃口中吐着白气,他那浓眉笑起来也像月亮一样。

    须臾间,绵绵细雨不速而至,宋明肃拉着乔舒的手,飞快地跑向那边的亭子。乔舒完全跟上了他的速度,丝毫不费力。

    驻足于亭,宋明肃才意识到刚才跑得太快。“没事吧?你才刚刚好,是不是跑不了……”

    乔舒微笑着摇头,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还被宋明肃握着,而宋明肃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太冰了。”随即宋明肃捧起乔舒白荑,朝其哈气,又不停地搓着。

    渐渐地,手暖和了。乔舒一直注目于宋明肃的身上,嘴角微微上扬。“我要真的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你会持之以恒吗?”

    “我说过,不论你爱不爱我,我都会一直爱着你。”

    他想到了高一那年与乔舒相见。在此之前,他们都不知道世界上有彼此。乔舒初中时很出众,中考成绩也较为优异,初入高中却吃力了,她不甘,每天到校最早,离校最晚,为多考一分拼尽全力。宋明肃没有见过这样努力的女生,他好像被吸引了,被她的努力,以及乔舒独有的气质所吸引。但是乔舒并没有与他有过多的交集,那时的宋明肃又瘦又矮,还黑黑的,完全引不起任何一个女生的注意力。

    “恭喜我校高一(27)班乔舒同学获得云宁作文杯特等奖。”

    “恭喜我校高一(27)班乔舒同学获得青描画赛一等奖。”

    校广播连续播报乔舒的奖项,原本成绩不突出的乔舒,一朝成名。高一(27)班教室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乔舒不慌不忙地从位置上站起来,向四周点头微微鞠躬表示谢意,不骄不躁,她似乎早已经料定自己会获奖,没有丝毫喜出望外。宋明肃站在角落里,直勾勾地盯着乔舒,他愈发喜欢她了。

    才升入高三,大家都如火如荼地复习备考。而宋明肃却公开地在学校向乔舒表白,宋明肃自然是被学校重大处分,乔舒也险些遭受牵连。

    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乔舒以为宋明肃死心了。

    可是没有。

    “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还用重金让艾平才辞退我。”这是乔舒心中的疑问,她早已明白宋明肃对她的心,不该继续问那种毫无意义的、同样的问题。

    “我退伍后,打通各处关系,建立了软件公司。而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你。正好我医院一个朋友告诉我你的消息,我了解你的性格,联系到斐悦,所以与艾平才达成那样的协议。”

    “你知道艾平才那个死胖子当时说什么吗?——他说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没有你他损失太大了,给他10万都不知足。”

    听到这样的话,乔舒忍俊不禁。“看来我的价值不小啊。”

    “是,15万都少了,在我眼里,你是无价之宝。”

    宋明肃突然搂住乔舒的腰,在1米8几大男人的面前,她极其矮小,踮起脚跟也只能仰视于他。

    乔舒满眼是惊、是喜、是恐,眸子睁得大大的望着这个男人,痴情至深的男人。25年来,她第一次尝到恋爱的滋味,甜甜的,有个人愿意无偿包容她的全部,她是他的全世界。

    “你不要这样。即使我们现在已经是男女朋友,我也不希望超越自己的底线。”即使小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但她还是从宋明肃的怀里挣脱出来。跑到亭子一角,忽然间她的脸恰如那方红梅之色,娇媚动人。

    宋明肃也立即收回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却又不知道错在何处,抓抓头,也未能得到答案。“是我唐突了。”

    她低头未语,把笑藏进心里,两只手的手指头彼此逗弄打趣着。世界仿佛安静了,宋明肃再一次静静地看着檀粉慵调的这个女子,他七八年来都在体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如今终于得偿所愿。

    宋明肃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来是一条淡蓝色的手链,他拉起乔舒的手,为她戴上。“也许,这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以后,我会给你更好的。”

    看着手上的手链,乔舒低头浅笑。“足够了。”

    良久。“要过年了,我们是要去爷爷奶奶家的,顺便看看外公外婆,你愿意跟我回去吗?”乔舒转过身,抬起头,她很渴望能得到对方的肯定,她已经一年没有回去看四老了,他们都是八九十岁的老年人,当下愿望就是乔舒早日寻得王子,有一个归宿。

    但并没有迎来宋明肃的立即肯定,他犹豫了,毕竟他好歹也要回家看看父母。可是他又不愿意白白放弃这个机会,促进他们关系更进一步的机会。

    乔舒没有催促他回答,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就这样静静的。

    “好。那大年初一你跟我回家。”似是乔舒求着他非去不可似的,他有些小傲娇。

    乔舒噗嗤一笑,眼前人跟个孩子般可爱。点点头答应。

    “过了这个冬天,我大概就要到全国各地参加马戎闪、艺术节,去多多少少挣点奖金,毕竟我还欠着你5万,大半年在家也花了爸妈不少钱,你也别问我哪来的自信能赢。”

    “我陪你去。”宋明肃瞬间接话,他眉毛皱起来,他不放心乔舒一个人出远门,也深知异地恋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更何况他们才刚刚开始。

    “不行,那段时间你要帮我照顾好爸妈还有老师,他们年纪都大了,身边不能没有人,尤其是林老师,年纪最大,昊哥又在国外。他啊看上去身体倍棒,自己强撑着,其实有着各种毛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年近九旬了,我也没尽到什么孝道,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多陪陪他们。”

    “还有你,得先照顾好自己,要是遇到什么事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找找柔柔,静雪,槿毓帮忙,槿毓现在已经是五百强企业的员工,多多少少能帮你点。”她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人家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她这是未行千里担忧全家。

    似是踏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雾笼罩着前方,下一步走到哪里也不知道,朦朦胧胧的,感觉是曙光,又感觉是黑暗。通向未知的世界。

    宋明肃还想说些什么,却无法开口,乔舒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既交给他在她心里极其重要的事情,又关心了他。微微开口,久未语。纠结半天才说:

    “你想赚钱可以去我的公司啊,我给你工资比你去比赛奖金不知道要高出多少,你何必呢?”

    “我如果想去,何必等到今天,还欠你5万?我是确实不想出去搞这些的,但毕竟我是要独立生活的,可我已经不想再做看人脸色的工作,我得通过这些比赛去跟那些人打交道。”她眸子里充满了希望,胜利的光芒似乎已经在闪烁着。

    宋明肃还想说,但乔舒用右手食指放在他的唇前。笑靥如花地摇摇头。“你要对我有信心,我是你喜欢的乔舒啊,如果我妥协了,不就不是了?”

    是啊,他喜欢的乔舒本来就是这样,誓死不会妥协,坚持初心。

    宋明肃不再说了。

    雨停了,天也渐渐黑了,乔舒主动牵上宋明肃的手,走回林毅家。

    彼此的温度进入对方的手掌,似是会流动,流入了心脏,流入了血液。

    “怎么才回来?”江熙容听到敲门声,立刻从厨房出来给他们开门。

    “刚才下雨了,我们在亭子里待了会。”乔舒一边说,一边取下围巾,脱下外套,整齐地挂在门边。

    “快过去烤烤火,暖一暖,别感冒了。”江熙容招呼着他们过去,自己转而又进入厨房。她和王慕诗在厨房里精心准备着,有条不紊。

    走到客厅,他们发现林毅和乔世斌居然在下围棋,其实也不稀奇,十年来他们下了好多次,每一次都是不分伯仲。

    曾经,林毅不仅是名运动员,也指导不少青年选手参加围棋比赛,获奖可丰。

    “我看您俩下了十年的棋,我一点也没学会。”乔舒有些哭笑不得。

    “那说明你笨!”乔世斌打趣道,顺手又走了一子。

    林毅完全没有思考便接了下一步,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小乔哪里笨了,只是是个文艺女青年。”

    话锋一转。“只是放在古代,像你这样的女孩,是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好,你生在了现代。”

    被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乔舒像个小女孩似的,跺了跺脚。“哎呀!我学不会肯定是兴趣不到位,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是是是!”林毅和乔世斌对于乔舒的反应感到无奈,敷衍地回答着她。

    菜的香味从厨房飘出,勾住每个人的胃。乔舒顺着香味走到餐厅,满脸满足幸福的模样。正在下棋的两人看着乔舒馋猫样,笑着摇摇头,放下这难破之局,跟了上去。

    “这简直就是满汉全席啊!江老师,妈,你们怎么可以那么棒!”乔舒盯着这一盘盘美味佳肴,早已经是垂涎三尺。

    王慕诗端出最后一盘菜,笑道:“你看你,都25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

    “妈,您不是常说在您眼里,我永远都是个孩子嘛!”

    王慕诗与江熙容听到这样的话,对视一笑,已是哑口无言应对乔舒的伶牙俐齿。

    “好了好了,吃饭吧,再不吃,小乔的口水真的要出来了!”林毅首先动筷,又夹了些菜放进乔舒碗里。

    其余的人这才纷纷动筷,乔舒接过林毅的菜,满心欢喜,满容皆笑。

    这顿饭,算是年前的一次团圆饭,其乐融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