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命于己 > 1.晕倒
    江虹市的夜晚,灯红酒绿,湖面上水波荡漾,灯光倒映,天地共色,似是彩虹七色交叉,美而惊叹。大街上仍然熙熙攘攘,热闹不绝,欢胜白天。

    高楼大厦的霓虹灯让这个世界变得五颜六色,夜晚的黑暗抵不过灯光的绚烂。一幢幢大楼的窗户的白炽灯光不绝,即使是黑夜应该休息,有人娱乐欢呼,也还有人伏案工作。

    在某幢办公大楼的17层,寂静无声。

    办公桌前坐着一位秀发齐肩的女性,黑色短袖搭着深色牛仔裤,配上白色运动鞋,戴着一副玫瑰金色金属圆框眼镜,标准的瓜子脸,嘴唇薄薄的,淡淡红妆点缀。即使已经略施粉黛,也遮挡不住她的脸色较差。右手拿着铅笔不停绘画,左手拿着资料参考,低头绘画,抬头看资料的动作无隙连接。即使要用橡皮,放笔、涂改、拿笔动作不超过10秒。

    “嗒嗒嗒……”。因高跟鞋发出的脚步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寂静,一位黑色西装的长发佳人端着咖啡向办公桌走去,眼睛大而有神,双腿修长,玉指纤纤,将咖啡放在桌边,离那些画作较远,生怕一不注意就毁了无数心血。

    “乔姐,休息下吧。这一个周,你天天晚上三四点睡,不到七点就起来了。每晚靠喝咖啡提神。这样下去,你撑不住的。”放下咖啡后,佳人柳眉微蹙,对着办公桌前的人满脸忧愁。

    “柔柔,如果这次杂志封面设计好了,我们都会得到主编的奖励,说不定还能得到提拔。你们跟了我这些年,也没得什么好处,为了你们,我也得尽最大的努力啊。”她笑着回答,强撑着让人感觉丝毫不显疲惫。办公桌前的人叫做乔舒,是斐悦杂志社的美术编辑。

    李柔眼里尽是心疼。“乔姐你给我们的好处,在整个杂志社各工作小组都是最多的,我们都非常感激你。乔姐你没必要为我们如此,用自己的身体健康去拼。”

    从李柔进入杂志社起便一直跟着乔舒,但凡上级有奖金,乔舒不是请客吃饭,就是奖金平分,从来都不独吞。

    乔舒只是淡淡一笑,还未来得及回话,桌上的电话便响起来了——妈妈。她根本就来不及停下手中的工作。“柔柔,帮我点下免提,谢谢。”

    这样的情景已经不止一次了,每次都是李柔帮她接电话,乔舒几乎所有隐私都被李柔知晓。

    电话那头的乔母,王慕诗满是关心地问。“小舒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听见王慕诗的声音,乔舒显得更加精神,回答的声音甜甜的。“妈,我今晚不回来了,我明早就要开会汇报工作,今晚必须完稿。”

    王慕诗听到乔舒又再加班,只能无奈叹气,她根本无能为力,她既不能让乔舒休息,也不能帮乔舒工作。“那你注意身体,别太累了,记着吃饭。”

    乔舒莞尔一笑。“好,我知道了。”

    王慕诗正好在翻日历,发现明天是周六。“对了,你明天还去看林老师他们吗?你最近那么累,要不别去了。”

    乔舒听到这话,一拍脑门反问道:“明天?明天是周六?”

    王慕诗调侃一笑,心里却是很难受。“你看你都忙糊涂了,周几都忘了,还是忙完好好休息吧。”

    乔舒更是加快手下绘画速度,回答道:“不行不行,我明天开完会我就去。晚上我就回家啊——行了,妈,你早点睡,我忙了。”并让李柔帮她挂掉电话。

    乔舒不仅希望这次封面得到主编嘉奖,她还想带给江老师看,这次的作品是她呕心沥血之作。

    “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乔母——王慕诗坐卧在床上连连摇头,无奈地放下手机。“老乔你看看,她又不回来了,一天那么累,明天还要去看他们林老师和江老师。”

    年近50的王慕诗脸上已经有了许多皱纹,年轻时候便有许多雀斑,如今她的面容更是偏黄,也许是这些年的不断操心。她身旁的乔父——乔世斌刚好相反,早已年过半百,却红光满面,更不存在胡子拉碴,常常颔处干干净净。

    乔世斌放下手中的报纸,拍了拍王慕诗的手,笑着说:“你怕不是吃人家老师的醋?两位老师帮了小舒那么多,可以说没有他们,小舒在外独立是极困难的。小舒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否则不会近十年都保持每个周六去看他们的习惯。”

    “我怎么可能会吃醋!我这不是怕小舒累着嘛!”王慕诗嗔怒,拍着乔世斌的肩。

    乔世斌轻轻哼笑摇了摇头,取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让王慕诗关灯睡觉休息。

    几个小时过去了,而乔舒仍旧未停下手中的工作,她早已感到颈部略有酸痛,仍旧强撑。她嘱咐道:“柔柔,明早你帮我去买一点水果和牛奶,我用微信给你转钱。”

    李柔已经在昏昏欲睡,突然惊醒。“啊……好。”她还是清醒的,也听清楚了乔舒的话,便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她也习惯了。揉揉眼睛,看着忙于绘画的乔舒。“其实我很好奇你的两位老师,究竟是什么让你每周都去看望他们,工作狂的你总是把这件事排在第一位,风雨无阻。”

    每次提到这两位老师,乔舒总是流露出幸福的笑容。“他们就像我的另一对父母,给我光明,给我希望。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乔舒。我以后有机会带你一起去。”

    李柔似是懂了,轻轻的点点头。“好!”偶然抬头看见窗外,灯光不似刚才那般绚烂,再看表喊道:“三点了!乔姐你快休息吧,你看外面都快没人了。”

    乔舒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你快去睡吧,我忙完就去睡。”

    “可是……”

    未等李柔说完,乔舒便接着说:“好了,别可是了,听话,快去睡觉。”

    李柔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知道她再说下去也无济于事,只好独自离开,走向“寝室”。因为经常熬夜加班,杂志社特地在一办公室内安放一张床,可谓“贴心至极”。

    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照亮整个世界,人们一天的忙碌又将开始。

    斐悦杂志社的灯光一夜未灭,乔舒一夜未眠。

    “大功告成!”乔舒高兴地喊道。

    她没看见李柔,昨晚二人都没有回家,此时李柔应该在她身边。她拿起手机,拨打李柔的电话。“柔柔,你在哪呢?”

    李柔戴着耳机,在超市精心挑选水果。“乔姐,我在超市买水果,一会就到公司。”

    乔舒在电话一头露出甜美的笑容。“好,辛苦你了。”

    “没事。”李柔笑着回答。

    乔舒挂掉电话后,便去洗手间整妆。她感觉有一丝丝的头晕,立刻用冷水拍打额头,让自己清醒起来,她从小到大一直这样做。抬起头看镜中的她自己显得极为憔悴,本不喜浓妆的她,竟用厚重的粉底,掩盖她浓浓的黑眼圈,并加以腮红,强行露出好的精神面貌。

    不一会,李柔便拎着好几袋水果与一箱牛奶珊珊走来,乔舒见到立马过去帮忙,略有不好意思:“让你个娇弱的女生干这种事,真是难为你了!”

    李柔满脸不服的样子。“我哪里娇弱了!我才不是那种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一般女子!”

    “是是是!你是巾帼英雄!”乔舒递给她一杯水。“快喝点水休息下,准备开会!”

    李柔精神劲十足地回答:“好!”

    斐悦杂志社的周末工作会开始。

    乔舒在黑色短袖外加了西装外套,显得更加干练,站在投影仪屏幕前。她是今天的会议的第一个汇报者。

    她的柔荑指着屏幕上的画作解说。“本次月刊采访的是本市著名作家——宁远,他深受本市读者的喜爱。因此,我们便设计了这样的月刊封面。”

    “以他的处女作《父与母与师》为主题,采用淡青色的背景,画上父母与老师的形象,再加以……”乔舒略感眼前黑暗,耳边出现嗡嗡的声音。她稍微停了下发言,但时间不超过2秒。

    “青葱的树木,涓涓细流……”乔舒突然倒下,

    围着会议桌坐的人一片慌乱,纷纷跑向乔舒。

    李柔半跪在乔舒旁边,大颗大颗的泪珠直往下掉,她急极了,已经失去平时的理智。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快打12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