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闪婚萌妻CP营业中 > 卷一 第038章 夜大少发火了(下)
    “来嘛,来嘛,快来惩罚我嘛!”唐乔见夜泽霆好像有点犹豫的模样,生怕老公大人会反悔,迫不急待地把自己整个人都献上,“我会的可多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浓郁的眉眼挑起一抹坏笑,微凉的薄唇就亲了下来——

    唔!不!她说的惩罚不是这个!她的意思是,她可以帮他干活,洗衣做饭按摩捶腿都行。

    可已经羊入虎口的唐乔再想推开夜泽霆,不是痴人说梦吗?

    她的抗拒,只会刺激他更强烈的占有欲!

    他情难自抑地把她越搂越紧,他想要她,就现在!

    “不,不行……”唐乔如受惊的小兽般惊慌不已,她还在伺候姨妈君呢,哪能再承受一个他?于是她又咬了他,也许,只是她的牙又碰到了那个被咬过的地方。

    夜泽霆吃痛,不得不在淡淡的血腥中暂时松开她,可他已经停不下来了,声音暗涩又满是撩拨,“乔乔,我要你!”

    “可,可是——”她给不了啊。姨妈君不同意。

    “那就‘还手’吧。”夜泽霆突然挚起唐乔白嫩的小爪爪,亲了一口。

    “还什么手?”唐乔表示听不懂,她开车的段位还不够。

    “我强吻了你,你就不想还手吗?听说你的手法很好?”夜泽霆抓起那只小爪爪直接奔往他最引以为傲的……

    “啊!”唐乔一声惨叫,“我不会!”

    “我教你!”

    ……

    整整一个多小时之后,唐乔的爪子才重新回到她的控制。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漱室疯狂洗手,然后连洗边骂:“流氓!魂淡!不要脸!不纯洁……”

    夜泽霆却带着一脸的小满足,斜靠在床上,静静听着小媳妇对他的“谩骂”,还在那里鼓励她呢,“乔乔,你大声一点,我听不清。”

    唐乔气哼哼地从洗漱室探出小脑袋,用嫉恶如仇的小眼神瞪着夜泽霆:“你再用我的手,做那种事,我就——我就——”

    夜泽霆的眉眼全是对小媳妇的宠溺,“你就怎么样?”

    被逼急了的唐乔,顿时发狠道:“我就永绝后患!”

    不想夜泽霆竟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只要你舍得,我不介意,反正不能用的又不是我一个人。”

    唐乔顿了好几秒,才猛的反应过来,“我有什么舍不得的?我又不天天用,倒是你,一天离开了都不行。”

    夜泽霆挑眉,“老婆,你确定?”

    唐乔敢说确定以及肯定吗?万一夜泽霆现在就站起来,让她试试,她不是又掉入魔爪了?于是她使劲地哼了一声,不跟他说了,怎么说都是她这个当老婆的吃亏。

    洗了足有二十分钟,整只小爪爪都红得有些微肿了,唐乔才不得不停了手。

    她拿起一支护手霜,想要滋润一下她的小爪爪,却不想她的手刚握上,就想起了不可描述的画面,顿时一阵不适泛上来,她赶紧把护手霜给扔了。

    不仅护手霜,洗漱室里所有圆柱状的物体,她都看不得了。戴上塑胶手套,哗啦啦一通收拾。

    “乔乔,你在干嘛呢?”夜泽霆听到声音不对,便披了睡袍过来看看。

    不想,他才在洗漱室门口出现,唐乔就指着他,怒声大叫,“别过来,带着你的‘骄傲’,离我远点。”

    夜泽霆就在门口站住,不急也不怒,反而调侃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那晚,你对我的骄傲很喜欢呀。”

    “不许再提那晚!”唐乔气急,“我喝醉了,你怎么说都行。”

    “好好好,不提。”夜泽霆将手臂抱在胸前,一秒回到他平素的淡漠神情,“那我们说说‘土豆’吧。”

    “土豆丢了那么多年,有什么好说的?”想起土豆与她相依为命的那些日子,再想到爸爸留给她的遗物,唐乔的心里顿时难过起来。

    “它是丢了,但后来我找到了它。”

    “真的?”唐乔的眼顿时闪过惊喜的光,她忙道,“你真的找到它了?那你是养着它,还是——”

    “它死了。”夜泽霆遗憾地道,“你走后没多久,它又自己找了回来,我在离家不远的公路上发现它。它——发现你不在,就不吃不喝,没多久就死了。”

    他实在不忍告诉唐乔,那只被他们养得皮毛发亮的大肥猫,被丢弃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瘦得皮包骨头,而且身上全是伤,还瘸了一条腿,极其凄惨地被其他野猫和流浪狗欺负。

    他把猫带回去后,找到兽医给它治病。兽医说它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再加上不肯吃东西,没多久就死了。

    他甚至还依稀记得,他居然抱着那只猫的尸体哭了。可事后偶然提起,连卓迪都说没这回事,是他记错了。他的记忆力是出奇的好,他会记错吗?

    “死了,死了……”唐乔鼻头一酸。

    她知道的,家养的宠物一旦离开家,就是凶多吉少。可是这么多年,她喂过无数的流浪猫,冲它们喊“土豆”,就是希望有天找回爸爸送她的礼物。

    现在夜泽霆明确地告诉她,这个念想破灭了。

    “对不起,乔乔。”看到她难过,夜泽霆不禁自责起来,他竟连一只猫都没能救活。

    “干嘛说对不起?又不是你把猫丢掉的。”

    唐乔知道夜泽霆也很喜欢那只猫,猫猫也喜欢腻着他,如果能救,他绝不可能见死不救。都是唐姝母女做的恶,她们为了钱,连人的命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一只猫的命?

    “你不觉得奇怪吗?”夜泽霆道,“你爸的遗嘱,提到了股份,提到了售卖,提到了出国,还特别提到了那只猫。”

    “它是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可唐乔记得,他爸并不是一个多喜欢猫的人。

    “宠物再重要,也不可能陪主人一辈子。你爸既然规定了你二十岁才能继承股份,却又把那只猫的项圈作为遗物留给你。我真的不能理解。”

    “我也不太明白。”唐乔的小脑瓜就更想不通了。

    “而且你爸爸当时的身体状况是很好的,我调取了他之前在神夜旗下医院的就医纪录,他不应该那么早就立下遗嘱才对。仿佛他知道自己的时限将至一样。”

    夜泽霆又说出了一个疑点。

    “我好像听爸爸说过,他有什么仇人。但是具体的,我记不清了。”当时唐乔的年纪太小,很多事情爸爸都不会跟她说。

    “有仇人,倒是可以解释他提前立下遗嘱,他怕自己有个万一,没人照顾你。可他的遗嘱立得很粗糙啊,他居然没有为你指定监护人。”夜泽霆又说。

    当年唐乔之所以被唐姝带回夜家,被欺负得那样惨,就是因为没有指定的监护人,被唐姝钻了空子。

    “有的,他有让舅舅和舅妈来照顾我。但舅舅和舅妈为什么隔了那么久,才收到消息,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唐姝为了得到财产,从中作梗。”

    “极有可能。当时唐姝把你爸爸过世的消息,压了下来。葬礼也只有至亲去参加。”

    “是啊,来送我爸最后一程的人不多,他走得挺孤单的。”很多事唐乔现在回想起来,才更觉得世态炎凉。可怜她当年什么都不能为爸爸做,连他的死,她都不能完全理解。

    “你爸爸就没有提过你妈妈吗?”既然唐父都能放心地把女儿交给女儿生母的哥嫂,又为什么不能交给生母本人呢?

    “我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她。爸爸和舅舅都不希望我提起这个人,我问急了,他们就说她死了。可是怎么死的,他们又不肯告诉我。只告诉我,我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妈妈对于唐乔而言,是个陌生的字眼。

    这些年来,给过她母亲温暖的只有舅妈。可舅舅跟舅妈的感情又不是十分好的样子,动不动就吵吵闹闹的,分又分不开,孩子也不生,但俩人都对她十分疼爱。

    她真是看不懂成年人的世界。

    “那你想找到自己的亲妈吗?也许她还活着,也不一定。”

    “我不知道。”说不想是不可能的,可每次她提到亲妈时,爸爸和舅舅那凶厉的神情,又让她不寒而栗。他们一向很少对她发火,所以她能想到的解释,就是找亲妈这件事,会给她带来伤害和危险。

    她看向夜泽霆,“如果她是个坏人,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我不知道真相会不会好过些?”

    “那就不找,反正她已经缺席你的人生这么多年。”夜泽霆有些后悔自己的提议。唐乔和他的情况不一样,他深爱自己的妈妈,而唐乔是在没有妈妈.的环境中成长的。

    “但我要查清爸爸被杀的真相。”对此唐乔十分坚定,她绝不能让自己至亲死得不明不白。

    “难道你怀疑他的死,跟你妈妈有关?”夜泽霆自己母亲的死,就与他父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他们父子感情一直不太好。

    “不知道。”唐乔摇头,她现在的实力还太弱小了,她只能先积攒力量,等到自己真正强大的时候,再去查明真相。

    “那你爸爸的遗嘱,你不打算遵守了?”夜泽霆问。他不会去左右唐乔的决定,他只是希望知道她最真实的想法,然后尽他所能帮她实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