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 第八十九章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
    “教主,我回来了!”

    没过两天,余艳娇也回来了。

    “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

    “教主放心,全部完成!”

    “这么顺利?”

    “其实正常情况下,不会这么顺利,但是有了教主您传授的《御男宝典》,姑娘们一个个巧言如簧,嘴巴跟抹了蜜一样。

    那些臭男人实在抵挡不住,被迷的神魂颠倒,爱的死去活来。

    一个个的别提多感人了,就连属下都忍不住想笑。”

    王动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掏出两瓶聚气丹和灵元液扔给余艳娇。

    这些玩意对他没用,赏给手下一点都不心疼。

    一想到天元丹吃完了,王动心里就不是滋味。

    因为他想到了血魔老祖那个大葫芦,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颗聚气丹。

    做人不能太血魔!

    真鸡儿小气,有好东西也不知道分享。

    王动眼珠子转了转,天天没有天元丹吃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

    余艳娇看到王动的眼神,没由来心头一颤。

    感觉有人要倒霉了。

    “教主,那属下先下去了?”

    “下去吧,这几日就在风云神教住着,还有回来的人都安排好了!”

    “属下明白。”

    余艳娇走后,王动提着一缸烧刀子来到藏兵谷。

    “血魔老祖,我来了。”

    “你走!”

    “干嘛,老祖你也不看看我带了什么就下逐客令?”

    “你小子太贱,找老祖准没好事,带什么都不欢迎你!”

    王动沉默,这个时候他无比想念李玄晶。

    这个世界上,只有李玄晶一人了解自己,懂自己。

    知音难觅啊!

    血魔老祖从谷内走出来,看到王动提着酒缸,一脸懵逼。

    酒缸,不是酒坛!

    “卧槽,你小子真是……

    有人说老祖我是酒鬼,也有人说老祖我是酒桶。

    就你他么更不是个东西,要把老祖我变成酒缸吗?”

    王动嘿嘿一笑。

    “老祖,咱们风云神教即将和血河宗死战到底,不管这次谁赢了,都不存在什么几大魔门了。

    谁赢谁就是老大,执云州魔门牛耳!

    这不眼看大战在即,我特地来巴结您老人家的嘛。

    毕竟咱们风云神教是神龙还是臭虫,就看老祖您了!

    知道老祖您酒量好,所以我特地给你多弄点极品的烧刀,绝对够烈、够爽。”

    血魔老祖哈哈大笑,从王动手里接过酒缸,往地上一顿。

    “算你小子识相,别看你是教主,但这风云神教,还是靠我和红云撑着的。

    不对,应该说是老祖我一个人撑着的。

    红云那老娘们不过先天中期,她还不行,我能死死的压着她!

    你小子巴结我,证明你有眼光。

    不过你小子也不差,年纪轻轻就能突破到先天,也算是百年……

    嗯……

    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了!”

    王动翻了个白眼,这夸人水平,拉稀。

    这个时候,应该把郭有德喊回来!

    “你小子,也不知道带点菜过来,光喝酒不得醉死?”

    王动心想这可不!

    但凡有一个菜,老子目的还能达到?

    “真男人就得纯喝酒,难道老祖年纪大了,不行了?”王动嘿嘿笑道。

    男人不能说不行!

    “你小子,最近嘚瑟的没边了,来来来,老祖教你做人!

    平常老祖不敢打你,因为你这小子太贱,我怕打起来收不住手把你活活打死。

    正好,老祖今天就在酒桌上,好好教你做人,让你知道天高地厚,尊敬老人。”

    说着,血魔抄起来酒缸里的水瓢,盛起一瓢就往嘴里灌。

    “来,该你小子了!”血魔一饮而尽,挑衅的看着王动。

    王动也大大方方的拿起酒缸里的另一个瓢,盛酒就往嘴里灌。

    然后故意当着血魔老祖的面,把酒劲逼出来。

    “卧槽,你小子过分了,当着我面明目张胆用真气逼酒劲,你小子是不是男人?”

    “咋滴,不能逼酒劲,纯真喝?”

    “废话,自家门派,还是在老祖这里,喝醉了怕什么?”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用真气逼酒劲,一醉方休,谁半途而废用真气逼酒劲谁是孙子!”

    “当然,老祖今天就教你做人!”

    王动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他的酒量本就惊人,刚刚来之前又喝了牛奶,就是抱着干趴血魔这个目的。

    酒过三巡。

    无论是血魔老祖还是王动,都已经头晕眼花了,胃里一阵阵的难受。

    “小子,你去搞点小菜,但凡有几粒花生米,老祖我也不至于喝的这么难受。”

    “老祖,酒我免费孝敬您的,再弄菜可就要收费了。”

    “赶紧去,你小子觉得老祖我缺钱付不起你酒钱怎么滴?”

    “酒钱就算了,不过这花生米得收费!”

    王动从兜里掏出来一包油炸花生米。

    “卧槽,你小子有花生米,不早点拿出来。”

    “没喝酒太清醒记性不好,一喝醉我就想起来了。”

    “这倒也是,不过现在拿出来也不晚!”

    “老祖,先说清楚了,这花生米收费。”

    “他奶奶的,不就是一包花生米吗,随你收。”

    “我这包花生米可是我亲自炒的,无价之宝,收费死贵的!”

    “随便你收,老祖有的是钱。”

    “好,老祖痛苦,来!吃!喝!!”

    …………

    ……

    看着先一步倒下的血魔,王动摇摇欲坠,赶紧用真气逼出酒劲。

    “你说的,收费再贵也无所谓,随便我收。”王动笑了起来,无比单纯真挚。

    “一粒花生米收你一粒天元丹,不过分吧?

    毕竟这花生米是我亲手炒的,付出了心血,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要知道我这份孝心,无价啊!”

    王动把血魔的葫芦拿过来往外倒,滴溜溜一口气倒出来八十三颗天元丹。

    “这么穷,我还以为你装了满满一葫芦。”王动撇了撇嘴。

    将八十三颗天元丹收入囊中之后,王动想了想,留个空葫芦太不地道了,有点过分。

    要不放一点回去吧?

    想了想,实在一颗都不舍得。

    王动从另一个兜里掏出另一包花生米,全倒了进去。

    “买一送一,不用谢,多的就当孝敬您老人家了。”

    血魔老祖没有回应,依旧趴在那里打呼噜。

    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在流口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