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与你为将 > 第二十七章 一舞惊鸿
    舞台上的烛火忽然熄灭,席风轻功本就很好,她轻巧的跳上绑着红绸子的柱子上面,当再次点亮所有红蜡烛的时候众人看见的是一个美人在空中翩翩飞下,夹杂着桃花的花瓣和裙子的丝带。

    席风并没有要落地的意思,她轻松的抓住柱子和柱子之间的丝带,就这样轻松的吊在了半空中,翻身踩住了丝带,她并没有将自身所有的重量都放在丝带上,音乐声这时才响起,一柄折扇自观众席而来。

    席风接在手里但是又推了回去,一个旋转扇子也跟着席风的脚步转了一圈。

    曦月的看客们没见过这么大胆的表演,就连北魏也没有过,火红色的大裙摆在旋转的过程当中就像百花开在了空中。

    与这粉色的桃花花瓣相称的很,席风就像众多花朵中开的最好的那个,她收了扇子,纵身一跃跳上了另一条丝带,脚上的铃铛叮铃作响,配合着音乐显得格外的清脆,撩拨心悬。

    但是这自然是要感谢老鸨的,这身衣服是老鸨自己珍藏多年的,今日才肯拿出来给席风试了试。

    席风没有穿鞋,白净的小脚在空中不断的点着鲜红的丝带,有两条丝带是离得很近的,就是为了席风今日的表演,做一个秋千正好,席风不会跳舞,但是轻功到是让她比跳舞更胜一筹。

    当丝带悠起来的时候,席风飘逸的发承接着空中随风而下的花瓣,就像天上的百花仙子将芬芳和美丽洒向人间一般。

    不知道是坐下的哪位客官先鼓了掌,看呆的众人才缓缓发出了雷鸣的掌声和叫喊声。

    “她要真是个女人,我都考虑怎么把她安排在府里了,可惜了是个男人。”顾墨靠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一直在拍手叫好的拓跋桐说道。

    “那能轮到你吗?”

    拓跋桐也就坐在顾墨不远的位置,看的清楚那些男人贪婪的目光,那是对席风的觊觎,他不允许,拓跋桐此时是多想将所有人的眼睛都挖下来包括顾墨的。

    虽然和顾墨一直打趣,但是两个人的眼睛一直在搜索着曦月廉的身影,老鸨说曦月廉最擅长的就是易容之术。

    她没见过曦月廉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倒是见过他常用的那张脸,今日他肯定不会让众人轻易的发现他,所以老鸨并不抱着能认出他的心态。

    天气还是有点冷,尤其是舞台上面的空气,那真是冷死了,席风从台上下来还没裹紧温暖的衣服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你可真是没有让我失望。”虽然是熟悉的声音,但是席风对这张脸没有任何印象。

    “我们?认识吗?”眼前男子虽然长着一长异域风情的脸,但是席风真的不认识这种帅气的人。

    “我昨天说过的,今天爷也没失约啊。”

    席风倒是记得昨天说话的人,但是完全不是一张脸啊,这曦月可以将易容做到如此出神入化的人,恐怕也只有曦月廉了吧。就这么在她面前暴露身份?

    “国主,这么闲情逸致的和我这种人赴约?”席风按照曦月的礼数给曦月廉行了大礼。

    “这么聪明的人,只能落在孤的手里,要是被别人得了这么漂亮的宝贝,那孤不是很失败?”曦月廉一只手抬起了席风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国主易容之术出神入化,整个曦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奴家后续还有安排,先行告退。”刚才席风忍住了自己的手没有在曦月廉抬起自己下巴的时候一巴掌抽上去。

    席风发现自从下山以来,自己这种和人近距离接触的恐惧心理已经克服很多了,阿志刚刚上山的时候,席风虽然担着照顾他的责任,但是很少和他亲近,也难为阿志自己长成了这幅热情的样子。

    席风出去的时候他们已经竞拍到第四个了,反正是最后一个没什么着急的,在台上用余光肆意的寻找拓跋桐的影子,但是他却盯着看客席的位置,席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是曦月廉,他的折扇收起来了,正在安静的喝茶和周围吵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看样子拓跋桐已经锁定了目标。

    到自己的时候席风就像一个商品一样等着被人抬高价格,但是曦月廉坐的很稳,没有说一句话,一直等着慢慢抬高的价格停下来,每次停下来他就会加两千两。

    一直和他竞争的是拓跋桐,席风以为拓跋桐是想帮老鸨多赚一笔银子,但是其实是拓跋桐不愿意将席风让给曦月廉。

    “这位公子,美人无数,就不要和在下争这风月一妓了吧。”曦月廉先开口了,人们总说先开始讲理的那个人就输了,但是拓跋桐没有接话,也没有再继续加价格。

    这一仗看上去好像是曦月廉赢了,但是他自己却觉得自己输了。

    直到老鸨将席风带到了最华丽的房间门口,长安才隐隐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

    “我们将军一去,她还能回来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卖了将军。”长安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质问拓跋桐,但是他必须质问。

    “若曦月廉发现将军是个男人,他会杀了将军的,曦月廉有几百毒尸,一瞬间就会要了将军的命。”长安见拓跋桐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就继续追问道。

    “她本来就是个女人。”拓跋桐喝着茶,眼皮都没有抬起来一下。

    他早就盘算好了是吗,他要把将军送给曦月廉,这样来求得两国的太平,可怜的将军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还一直以为拓跋桐真的真心待她。

    席风对拓跋桐的感情长安自跟了席风就明白,虽然他之前不看好这样的感情,但是自从知道将军是个女人,长安没有一天不盼望,拓跋桐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娶了自己的将军,让将军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是原来拓跋桐一切都是骗她的,不但骗了将军,连他都骗了。

    三个人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顾墨知道拓跋桐的为人,必要的时候是可以舍弃一切,但是一个小小的曦月真的值得拓跋桐舍弃了席风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