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 第五十五章 捡你那年,雪下的大
    小县城,顾名思义,重点在于一个小字。

    有些坑坑洼洼的道路,低矮的平房还没有什么规律,偶尔有一栋稍高点的建筑,都是这里的地标。

    很多大城市里的人总觉得全国的城市都是高楼大厦林立,区别就是城市的规模大小,高楼大厦数量否认多少。

    但其实完全不同,即便是帝都、魔都都有破败的城中村,县城更是不用多说。

    如果有不同,就是同样的破败、杂乱。但帝都城中村,乱中带有浓郁的富贵之气。

    帝都的地,是神奇也是神器。何止是贵,简直寸土寸金,就算是六环,都贵不可言。

    帝都的地论平方。县城的地更神奇,直接论亩,还不一定有人要。

    ~~~~~~~~~

    傍晚时分,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夕阳的余辉染红了天空,分外妖娆。

    将车停在路边的赵守时看着眼前一栋只有五六层的楼房。墙体斑驳,还有些许地方如癣般脱落。

    普通的房子,普通的县城。就像普通的赵守时走在普通的街道上,普通到千篇一律,普通到无法用华丽的语言去描述。

    赵守时住过比这还破烂的房子,也住过比这豪华的多的住所。

    但此时的他有一种不同的感觉。他的心很静,他找到了家的感觉。

    迈步进入这栋连电梯都没有的楼房,还没到呢,就看到502室的房门大开着。一位系着围裙的中年女性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这就是老妈了。两个赵守时的老妈。一个普通的传统华夏妇女。

    停下脚步的赵守时抬头望去,四目相对眼中有光。但只一瞬,光芒散去,哦不对,人家把眼神撤去了。

    投注在赵守时身后的安希身上。一看这么漂亮的女孩,打扮穿着又是文文静静不张扬,一下子就击中了赵麻麻内心的柔软处。

    相中了,相中了。

    眼神带光似火焰的赵麻麻,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楼梯口。正好赵守时也走到眼前了。腆着脸道“妈,我回来”

    话没说完,就被老妈拽着衣服就给拉一边去了“爱回来不回来,没人关心。”

    刚还冷酷无情的老妈瞬间化身三月春风,一把攥住安希的手。脸上的笑,浓到化不开“啧啧啧,丫头长得真水灵,比挂历上的模特还漂亮。”

    安希也有点尬,抬起手里的礼盒,道“阿姨,这是给您和叔叔的一点心意,您别嫌弃。”

    “你肯来比什么都好。”赵麻麻也没客套,一手接礼盒,一手把都捂热的红包塞进安希手里“这也是我跟你叔叔的一点心意,没什么其他意思,就是意思意思。过节嘛,高兴。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转身的赵麻麻把礼盒塞进赵守时的怀里“这点眼力价都没有,拿着。”

    然后再转身,拉着安希的手就往家走“你叔叔可是好久没下厨了,听说你要来,主动请缨呢。有什么想吃的跟阿姨说,阿姨给你安排。有什么忌口的也别害羞。都是自家人。”

    “二姑,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人啊。”

    一直跟在身后的许明真终于忍不住了,自己手里拿的东西也不少,累的满头汗。没个心疼的也就罢了,连个跟自己搭话的都没有,真替自己心疼自己。

    赵麻麻回头看着撒娇的侄女,点头道“你瞧,怪姑姑都把你给忘记了。”

    许明真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眉飞色舞的开始炫耀。意思很明显咱这待遇虽然比不得‘嫂子’,可也比你强得多。

    还没高兴多久,就听见亲姑姑的下半句传入耳中“既然来了,也别闲着。帮你姑父做饭去。”

    “啊?”

    “啊什么啊。赶紧去。以前白疼你了。”

    撅着嘴的许明真是真的够够的。也不想再呆在这个伤心地,小跑着就进了家门。

    “小妮子撒娇呢。我们不理她。”赵麻麻继续跟安希聊着“从帝都到这里来可不近呐,累坏了吧?回家先好好休息下。刚榨的西瓜汁冰着了。凉丝丝,去乏解暑。对了,你现在能喝吗?”

    “能喝。”安希连连点头。有点招架不住的她看向赵守时求救。

    “那个。”危急时刻,赵守时挺身而出。当然不是为了安希,而是为了自己。

    落后别人一个身位可以忍,dyampnspampnspfrst嘛。可地位落后人家十八条大马路就不能忍了。吐槽道“开车的是我。累肯定是我累,西瓜汁得可着我先喝吧。”

    “皮糙肉厚你知道个屁累。”冷酷无情与三月春风请拂面无缝衔接的老妈轻笑着“姑娘家家身娇体弱,年轻时候就要主意。千万不能逞强。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

    “那什么,您老戏是不是有点多?我在电话里面说的明白。安希不是我对象。您知道吧?”

    “知道啊。”赵麻麻非常自然的回了一句。

    “那你这么热情是闹哪样啊。”

    “要不说你傻。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啊。”语气理所当然的赵麻麻看向安希,“安希是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安希没说话,也没话说。如果真的要她说一句,可能就是“我想回家”。

    赵守时也觉得自己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嘎嘎嘎的嘲讽着自己。

    赵守时大步一迈,抢先登楼,站在在两人身前,一把把安希给拉了过来,道“我跟您隆重介绍一下。安希,我认的干姐姐,按照程序来说,她应该算是您的干闺女。您不是一直遗憾家里没个姑娘嘛。”

    “现在您,如愿啦。”赵守时一摊手,得意中还带着三分的幸灾乐祸。

    “傻样。”

    赵麻麻冷冷瞥了赵守时一眼,继续与安希有说有笑,就跟刚才没人说话一样。

    说着说着,就进了屋。换了鞋的两人直接上了沙发,就跟没看到厨房里面忙碌的姑父与侄女。

    本来等着看笑话的某人傻了,连忙跟进屋“您这是怎么个情况,不说恼羞成怒,起码得变变脸吧。”

    “这么好的事,我高兴还来不及,为啥要生气?”赵麻麻摸了摸安希的手“板上钉钉的闺女,可比虚无缥缈的媳妇来的稳妥。再者说,我家姑娘这么漂亮。我还觉得你配不上她呢。”

    “”

    赵守时直接无语了。

    “这个家,不能待了。”他作势要走。却被赵麻麻给喊住了“你给我等会。”

    “您看,还是。。。”

    话没说完,得意洋洋的赵守时就听见心狠手辣老佛爷的后半句传入耳中“先把西瓜汁给我们拿过来你再走,天热不爱动。”

    赵守时欲言又止,止又欲言,一时语塞陷入沉默,好半晌后才开口“我问您老一件事,您确定我是亲儿子吧?怎么感觉像是捡的呢?”

    “哎。”

    赵麻麻长叹一口气,脸色带着落寞,“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再瞒你也没有意义。你都不知道那年冬天我跟你爸捡你的时候,下多大的雪。”

    “我错了,我错了,成不成。”

    赵守时转身直奔冰箱而去,连句狠话都不敢撂。

    ~~~~~~~

    ~~~~~~~

    亲的就是亲的,别看嘴里怎么损,疼也是真的疼。

    被人指使拿过来西瓜汁的赵守时就没有被委派其他任务,坐在沙发上陪着聊天。

    中秋佳节是仅次于春节的传统节日,家里本就准备好了食材,稍加加工,便可以出炉。

    晚上七点多,窗外已然没有了天光,满月还未升空,屋内客厅的餐桌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美食。

    久不露面的赵爸终于脱了围裙,正坐在赵守时的对面。

    近180的身高,魁梧,非常魁梧。起码180,单位是斤。非常标准的汕东大汉。

    今年正好迈入知天命的他已然有了不少的白发,脸上的皱纹也不少。

    看这轮廓,就知道是赵守时不是垃圾桶捡的。

    太像了。哦不,太像ps了。

    心中已经把这当成家的赵守时没有丝毫生疏,主动开口道“今天咱爷俩喝点吧。”

    “行吧。”赵爸犹豫了片刻,才道“一人喝瓶啤的吧。”

    要不说爷俩随,两人喝酒是谁也不服谁。两人跟外人喝酒。跟谁喝服谁。

    “别介,今天整点白的。我带了点好酒,您可得尝尝。”

    赵守时起身去门口,把两坛封的严严实实的酒坛取过来一坛打开,一股带着花香的酒味从坛内涌出。

    “神神秘秘的,还当你带的是茅台呢。”

    “嗨,您这就不懂了吧。这酒比茅台还难得。”

    “有什么说法?”

    “不可说,不可说。”嘿嘿笑着的赵守时各自添了半杯。

    酒中漂浮着枸杞与归花,这是桂花酒。酒色泽浅黄,桂花清香突出,轻轻喝一口,能感受到山葡萄的特有醇香,酸甜适口,醇厚柔和,余香长久。

    酒味并不冲,适宜女士饮用。

    半杯不多,但针对赵守时的酒量,这就不少了。

    北方有句老话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现在虽然没有古时那般豪迈,却也没差哪去。啤酒吹瓶那是比比皆是。

    就算喝白的,杯子一般是三两一个。比南方那种三钱的牛眼盅整整大了十倍。

    北方人喝酒的标准就是一杯勉强,两杯及格,三杯优秀。四杯以上,牛β。

    斟完酒的赵守时并没有放下,而是看向两位女士,“您二位来点?”

    “一点点吧。我陪陪你们。”安希倒是没拒绝。

    “我就算了,喝不来这玩意。”摇头拒绝的赵麻麻看向安希,劝道“安安,大老爷们才喝白的,咱俩喝点红的吧,舒筋活血,美容养颜。”

    “这是桂花酒,度数没那么高。您要是能喝酒,尝一点也可以。”笑着的安希斜着身子在赵麻麻耳边嘀咕了两句。

    说的什么不知道,赵麻麻的眼神亮了是真的。目光灼灼的盯着赵守时“你真找儿媳妇。呸,你给我找对象了。。”

    ‘啪’轻拍自己一下的赵麻麻骂道“瞧我这嘴。你找。。”

    话没说完,赵守时直接点头,“得,您别难为自己。我承认,重庆的,才谈一个月。您也别太高兴,指不准就把我给踹了。”

    赵麻麻笑的跟盛开的牡丹一样。把杯子往前一伸,“给我来点,我尝尝。”

    “你们说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赵麻麻一拍酒坛,嘿嘿一笑,“这酒,儿媳妇酿的。”

    老头倒是沉稳,眉头一挑之后便喜笑不动于色,把三两的酒杯往桌上一磕,沉声道“倒满。”

    同样端坐的许明真听说是未蒙面的嫂子酿的桂花酒,抬起手来道“给我也来一”

    “喝你的牛奶吧。”

    “我长大了。”

    “哦,那你可以喝果汁了。”

    “”

    ~~~~~~~

    【老子高歌,为问嫦娥,良夜恹恹,不醉如何?】

    中秋节起源于上古,普及于汉代,定型与唐初,盛行于宋朝之后。

    在上古时期,太阳与月亮代表白天与黑夜,当太阳落下后,黑夜与恐惧一同来临,而一轮明月照亮了大地,安详而宁静,是黑夜中的光明使者。

    也许对于太阳,当时的人们还有着爱恨交织的情绪,但月亮却获得了人类一致的称赞。

    而那时,人们表达自己内心的崇拜与感激之情的唯一方式就是跪拜礼敬。

    在当时,这是一种祭祀仪式,是统治者的专利,是集权统治的象征。

    从魏晋开始,文人们观赏祭拜、吟诗作对,编织出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等等神话故事,并在民间流传。

    至宋时,八月十五被定为中秋节。

    就这样,一步步演化,月亮不在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它彻底坠入了凡俗,被人们赋予了“团圆”的情感意义。

    月亮的圆满预示着人间的团圆。

    苏东坡一首《水调歌头》道尽了人们心中的无限惆怅。

    月饼是中秋节的节令美食,它的圆本身本身就代表了意义——这就是可以吃的月亮。

    美食必然需要美酒相佐,就像重阳饮雄黄,中秋则要饮桂花。

    吃月饼,饮桂花酿,恍若月宫之内一般。

    平日里不好酒的赵守时主动提议喝酒,就是因为这酒的特殊。

    这是裴幼清参与酿造,特意嘱咐要让赵守时带着的。

    桂花酿本来就重庆特产名酒,是她家乡特产。

    或许不贵,但这份心意确实应景,属于那种礼轻情意重。

    相思赋予谁;妆台纤纤指;偶然谁弹碎;佳人许梦里。

    诗人爱喝酒,都说酒这玩意可以启发灵感;而诗,赋予了酒不同的浪漫与情感。

    诗酒交融,奔放豪迈。

    今日适逢中秋佳节,一杯桂花酿,让赵守时想起了一部动画片《你的名字》。

    或许,真人版也不是不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