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 第五十三章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夜间十点,次卧内灯光大亮。

    裴幼清的父母正坐在曾经属于赵守时的床上。

    裴麻麻盘腿坐着,柔唇轻启,不停的说着刚才从裴幼清嘴里得知的信息。

    裴爸爸则是坐在床边,闷声的抽着烟,整个屋内都有些烟雾缭绕。就这还是窗户敞开的情况。

    裴麻麻明显有些不高兴,但能猜到丈夫的心情,也就没有劝阻。

    吐了一口烟雾的裴爸爸想要把心中的郁闷都吐出去,却没有一丝效果。

    今天他进屋没多久就察觉到了不同。一栋房子有没有男人住,是完不同的。藏都藏不住。

    当时就要打电话把裴幼清给叫回来,然后好好收拾一顿。是妻子不准他发作,还让他在姑娘回来时,躺沙发上装睡。

    知道目前来说不管如何身份自处,都还不到相见的程度。假睡的他偷偷的打量了一眼。

    身高180。体型匀称。长得倒也规规矩矩。原本应该还不错的模样,但一想到某些事情,就让裴爸爸如噎在喉。

    不喜欢,特别特别不喜欢,心中也是无名火起,恨不得上前直接锤爆他的狗头。

    知天命的他明白暴力式的态度,对事情有益无害,甚至连真话都不一定听得到。

    如水的母爱在这时候比如火的父爱要更能达成所愿。

    她们母女谈心的时候,他离开也是故意的。就是怕自己在场,自家姑娘会忐忑、会无法放松。

    当然,气是真的气。这是知道有猪想拱自家白菜时的本能反应。

    吐了一口闷气的裴爸爸问道“幼清说他两没有那种关系,你就信啊。”

    “当然不信。”裴麻麻语气非常坚定,顿了顿后才娓娓道来“放弃侥幸心理吧。你家幺妹真的长大了。不过她说目前只是合租倒是不差。我看着两人也不像同居。

    刚才你没看到,傻妮子给我介绍那个男孩时,脸上都有光。笑的就跟个傻妞一样,我从来没见过她有这样的表情。

    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代表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尤其是你也知道你家里的两个姑娘什么性格,跟你一样,都是犟种。”

    裴麻麻在这叭叭叭的说个不停,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有点气的她直接踹了丈夫一脚“你哑巴啦。说话啊。”

    “说什么。”裴爸爸的声音闷闷的,就跟从瓮里传来的回音一样。

    “大哥,你家二姑娘谈对象了诶。你就不担心?”

    “你这不是说些废话。我不担心个锤子。”转过头来的裴爸爸直接把香烟掐灭,语气带着担忧,“这事我不同意。”

    “为啥啊。”

    “没有为啥,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说你犟你还不服。要是你姑娘问你,你杂说?就说老子不同意啊。信不信她挠花你脸?”

    “嫁的远,我不同意行不行?”

    裴麻麻摇摇头,否认道“从你姑娘跑帝都来上学,你不就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嘛。她上学第一年,你就给她买了这栋房子,不就是怕她以后留在帝都压力大么。

    还有,你这次来帝都不就是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工作重心转到这里来。要是顺利,帝都跟渝都没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借口不行,换一个。”

    “他家境不行,算不算?”裴爸爸想了想,补充道“当然,我不是瞧不起他的家庭啊。电视台主持人赚钱不多,不过说出去也不丢人。

    我也不是非要追求什么门当户对。我就怕幼清到时候跟他家里人处不惯。

    别的我不敢说,我的孩子从小就没吃过屈。我一想到咱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要去伺候别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看看,终于说实话了吧。不管谁跟你姑娘谈恋爱,你都不高兴。”

    “对,我就是不乐意。我就是不高兴、不乐意,小心眼。怎么了?”

    裴麻麻指了指门“既然你不同意,那你出去找你姑娘。正好我好久没看你耍威风了。你要是不知道怎么说,我教你。

    你就说姑娘啊,咱以后不谈对象了成不成,要不然老爸心里不高兴。你就在家陪着爸妈一起变老,当个老姑娘也没事。家里也不差你一口吃的。爸妈养你哈。”

    “你。。。”裴爸爸气的手都抖,“你说的什么混账话。”

    “我混账还是你混账。”裴麻麻也是完不落下风,直接翻起旧账来,“想当年,咱俩谈恋爱,我爸嫌你没文化,就是个臭酿酒的,也不同意。你倒好,偷偷拎着两瓶老酒就去我家了。

    也不知道要脸。进门就喊爸、妈。喊得比我这个亲闺女都甜。把我爸妈都叫懵了。你还借着自己酒量好,跟我爸划拳,三五下就把他灌醉了。你还敢趁着我爸喝醉了,让他在你准备的结婚同意书上按了手印。

    你知不知道我爸醒了酒,真想弄死你来着。要不是我妈死命拦着,你这阵埋哪还不一定呢。”

    “你别管我混账不混账,这招有没有用吧。哥们这叫直捣黄龙。”裴爸爸梗着脖子犟,语气不复之前的阴沉,还带着得意。

    “我重提这事不是跟你讨论有用没用。”裴麻麻抬头看了一眼,语气平淡,却有化不开的威胁之意“我就告诉你一句话人生有道,命运无常。自己种的什么因,就准备收什么样的果。”

    一句话,把裴爸爸的心气给说没了,原本耿耿于怀的他直接坐下来“那你说这事怎么办?这一天,我怕了二十年。终于还是来了。”

    “怎么办?凉拌。孩子正是心气高的时候,听不进去我们两个老古董的意见。

    打骂是绝对行不通的,只能引导。孩子没有恋爱经验,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我们的人生经验告诉她。让她把握好尺度。不管如何,至少要保证不能吃亏。

    还有这么合租不行。到时候早晚出事。咱家也不差他那点房租,想办法让他搬出去。”

    “那你还在这干嘛,赶紧跟你姑娘谈心去。我表明态度哈,被人骗钱无所谓,人不能吃亏。”

    略顿片刻,裴爸爸说道“你说话委婉点。假装咱俩还不知道这事。就跟她闲聊天提醒她就行。现在的年轻人我也看不懂。说不定明天就分手了呢。”

    “天下好事都你家的。”

    裴爸爸也不敢妻子犟,话题一转,说道“对了,你给我把电脑要过来。那个谁不是什么主持人嘛。我看看。”

    “这大晚上的,你要我怎么给你要。”

    “就说我炒股。”

    “晚上炒股?别把你二姑娘当成二傻子。”

    “纳斯达克。d?”

    “你个文盲跟我拽什么英文。一天天的我伺候你们一大俩小三个祖宗是真够够的。”

    ~~~~~~~~~~~

    主卧内,裴幼清刚给某人发了一条微信过去,就听到有人在开自己的房门。

    把手机一扔,就开始装睡。

    “幺妹儿,你睡了?”

    黑暗中传来裴幼清的声音“睡了。”

    “没睡正好。妈跟你聊会天。”

    “妈,我真睡了,睡的老香了。”

    “孩子爱撒谎,就是欠打了。”

    “”

    ~~~~~~~

    隔壁,安希家的客房内亮着灯,躺在床上的赵守时翘着二郎腿,眼睛看着窗外。

    没立[今夜无眠]fg的他是丝毫睡意没有。

    手里攥着手机,不管是震动还是声音,都可以保证自己不会错过。

    衣服也没脱的他做好了随时去隔壁负荆请罪的准备。

    他没去隔壁,却也多少知道隔壁的情况。例如目前的他以普通租客的身份蒙混过关。但也不敢说会不会露馅。

    嗡的震动,来信息了。

    赵守时连忙拿起手机明天计划照常。清晨四点出发。

    回了一个ok的赵守时确认目前时间已经是半夜十一点。生怕睡过头的他直接起身往外走。

    敲了敲安希的房门,赵守时道“姐。幼清说明天早上出发。我怕睡过头,万一她再下去的早。今天晚上我就睡车里,你等我们电话再下去。”

    “我还等什么啊。我收拾收拾东西,跟你一起下去等她。”

    ~~~~~~~

    半夜时分的帝都与其他地方并无二致,寂静的很,感受从车窗进来的习习凉风,看着天窗之上的星河,轻松许多的赵守时进入梦乡。

    斗转星移,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窗外的天色依旧阴沉如墨。

    早早醒来的裴幼清听着身边老妈的呼吸声。轻轻掀开被子的她拿起一旁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

    就跟做贼一样踮着脚尖、屏着呼吸向门口走去。

    即将走到门口的裴幼清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咔哒一声,屋内亮起暗黄色的灯光、

    原本就紧张到冒汗的裴幼清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身子一歪,差点瘫坐在地上。

    看着手还按在床前台灯开关上的老妈。裴幼清不带好气的问道“老大,差点被你吓死好不好。”

    “你要去哪?”

    “厕所啊。”

    “继续扯。我就没见过谁在自己家里要上厕所还这么鬼鬼祟祟的。你手里拿着衣服干什么?去吃西餐啊。”

    “妈,你讨厌。”裴幼清摆出受伤的表情,撅着小嘴道“我这不是有晨跑的习惯嘛。又怕一会吵醒你。就提前拿出去,怎么了?”

    “不怎么。就是单纯的不信。”

    “好吧,我承认。我跟隔壁的希姐,还有昨天的外卖小哥约好了去夜登泰山看日出,看云海的。人家都在楼下等着我了。”

    裴麻麻抬头瞥了一眼,沉声道“不准去。”

    “为啥啊。”

    “如果我记得没错,泰山是汕东的,那谁也是汕东的吧。”

    “您老知识面可真广。”竖起大拇哥点赞的裴幼清啧啧两句称赞,然后才说“泰山属于泰市。绵恒于泰安、济南、淄博三市之间,可你嘴里那个谁是清岛的。隔着好几百公里呢。

    就跟咱家重庆跟成都一样,地理位置都是蜀地。他不一样啊。”

    “你爸在隔壁,你问问他能不能听进去你的大道理。”

    裴麻麻拉着她,硬是把手里的衣服给收回来,才道“你爸千里迢迢过来陪你过中秋。你却不声不响的跑出去玩。你爸得多伤心。他来时还说你见他肯定高兴,还要你带他去天an门看升国旗呢。

    你要知道,我跟你爸这趟出来,你姐姐可是很不高兴的。要是回家让她知道今天这事,你等着被她收拾吧。两天而已,你跟你朋友商量商量?”

    “嘁,裴允姝也不过比我大五分钟,成天用姐姐的名义欺负我。你们也是的。当时就不能先让我出来啊。到时候我就是姐姐,我也欺负欺负她。”

    “说什么混帐话,几分钟那也是你姐。”

    “好啦,好啦。我去跟朋友商量下行不行。”裴幼清面露难色,其实也明白大势如此不可违。

    老爸老妈特意赶来的情况下,自己偷摸跑出去潇洒有些不像话。尤其今天还是八月十五中秋。

    今天晚上吃完团圆饭,跟那个谁视频一下气气她。明天早上去看升国旗。提前订好去泰安的机票,完来得及爬泰山。

    至于原本定下的去栈桥、海洋世界的计划往后挪一挪就好了。

    ~~~~~~~~~~

    ~~~~~~~~~~

    前方青新高速,请靠左前方行驶。。。继续行驶22公里

    前方请减速慢行,即将进入荣潍高速收费站

    下午三点,一辆黑色大g行驶在荣潍高速上。

    通过车窗可以看见驾驶车辆的是赵守时。在车上等了一夜的他终于等到了裴幼清。

    却得到一个她不能跟他们一起前行的消息。

    赵守时早就猜到她应该会陪在家人身边,倒也没有多失落。

    裴幼清留在帝都两天,安希受裴幼清委托,跟着去赵守时家的县城,监督他有没有沾花惹草。

    如果有,先斩后奏,砍了喂狗。

    如果没有,后天的国庆当天,三人齐聚泰安登泰山。

    看着前方不远的收费站,赵守时道“下了收费站,距离我家就不远了。你真的不跟我回家过节?幼清说过她不会多想的。”

    赵守时是真心邀请安希去家里做客的。但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