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重返文明 > 第一卷 存活 第十七章 病假
    严良一长出了一口气,喝口水定了定神,继续说道:

    “幸亏当时为了照顾老板,因为他岁数大没法再顺着绳子上下,盗洞是倾斜着打的,我们顺着盗洞拼了命往外跑,何洋在前,我在最后面,等我刚跑出洞口,一只大耗子追了出来,眼看就到我脚上了,被何洋一管插在了地上,我们赶紧跑上车,什么都顾不上了,开车漫无目的的乱窜着,等跑远了,我们才想起来,盗洞口外的车,洞里的死人,还有那几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雇佣兵,这些都是隐患,这件事早晚都会查到我们身上来,就这么一路开到了附近的市郊,拿走了随身物品,烧了车,找了家小旅馆稍作停留,连夜打了辆出租车到了火车站,正好就赶上了这班火车,这本来是打算跑路的,结果,后边的你也知道了…”

    臧志杰听得瞠目结舌,半天才回过神来,想了想对严良一说道:“严大哥,你这些个事儿都跟我说了,你就不怕等救援队来了,我给你们举报了?”

    严良一笑了笑,说完这一切显得如释重负,认真的看着臧志杰说道:

    “志杰兄弟,其实当时在火车上的时候我们三个就商量过,如果真的跑不了,就认命,不过话说回来,谁又真的甘心吃那碗牢饭。后来火车上出那么一档子事,听到你在火车上的广播的时候我就想过,很有可能栽在这个当兵的手里,不过后来咱们到了旅社,你的所作所为,我也是有所触动,想我这一生,好像只有碰到老板之前的日子,是彩色的,其他的都是一片灰暗,再想一下何洋,他的一生不能步我的后尘,至于曹华,他压根就没有什么目标,其实也是混日子,经历这一场灾难,反而想明白了很多,活着是为了个啥,之前大家在那介绍自己,我才发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连说出自己的名字都要考虑再三,刚才你那么直接了当问我,我反而觉得如果去编造谎言应对会更累,唉,管他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听完臧志杰心里的疑团算是解开了,同时心里也说不出的滋味,臧志杰本身是特别痛恨那些无视法纪为非作歹之人,不过对他们,臧志杰又恨不起来,但是说同情吗?好像也不是,又好像有那么一点,总之复杂到不行,臧志杰迟疑了片刻,对严良一说道:

    “严老哥,我这话可能有些难听,但毕竟我是兵,你是匪,但是你这也算是坦白从宽了,再加上你们几个也是尽可能的保护着这些幸存者,属于戴罪立功,你的这些事情我知道就好,我也不会跟外面其他人讲,不过如果等这场灾难过去了,我陪你们去自首,并且会把你们戴罪立功的情况详细的讲给他们,给你作保,请求宽大处理,你看行不?”

    严良一瞬间大笑起来,高兴地说道:

    “好的志杰兄弟,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今天就聊这些吧,明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样,严老哥早些休息吧。”

    说着臧志杰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间的灯。

    “好的志杰兄弟,好梦。”

    严良一应着,关上了床头灯。

    臧志杰躺在床上,闭上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强烈的倦意席卷全身,还没来得及细细消化严良一的自述,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混沌中,满脑子都是严良一讲述的光秃秃的大老鼠。

    一觉醒来,看了看表已经八点了,这一觉睡得很长,也很香。

    再看严良一,也睡的正香,也难怪,毕竟他两天没睡个好觉了。

    臧志杰爬起来,叠好被褥,轻手轻脚的走进卫生间,拆开房间里备好的一次性的洗漱用品,简单洗漱完毕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打开走廊门就嗅到一股香喷喷的大米粥味儿,一看潘振海正端着一口铝锅放在餐桌上,孙守业坐在餐桌旁,耷拉着肩膀,彦絮正从厨房拿着一摞碗走出来放在餐桌上,依次摆开准备盛粥。

    “起来了啊志杰,来喝粥啊,老严呢?”

    潘振海看起来精神不错,孙守业也回过头,硬是挤出了一丝笑。

    “还睡着呢,看睡的正香我就没叫他。”

    说着臧志杰走到餐桌旁,看着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喝粥的塔娜,笑着摸摸她的头,回身又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孙守业:

    “怎么这么没精神,没有肉吃不下饭么?”

    “倒是睡了一整晚,可总感觉像没睡好一样,脑仁儿嗡嗡的,脑袋发沉。”

    跟潘振海红扑扑的脸比起来,孙守业的脸色非常难看。

    臧志杰伸手摸向孙守业的额头,正好孙昊也推门走了出来,臧志杰连忙打了声招呼:

    “起来了啊,来喝点粥,其他人呢……哎我去!”

    孙守业的额头很烫,显然是很严重的发烧,臧志杰心里不禁一慌:

    “你怎么烧的这么厉害?”

    “昨晚去给锅炉加了几次煤,雨就没停,等我不去加了,反而停了,真特么寸。”

    孙守业有气无力的嘟囔着。

    “一会找点药吃上,这种情况,可不能病倒,万一…”

    臧志杰忧心忡忡的看着他。

    “万一什么?你就吓唬我吧。”

    孙守业端起粥喝了一口:

    “我要是变异了指定先找你。”

    “你辛苦一下去叫一声金岚她们吃饭吧,我们去不方便,还有,顺便找找有没有退烧药。”

    孙守业这会儿显然是贫不动了,臧志杰没接他的话茬,张罗彦絮去找药,在这地方,也就只有旅社主人房间里可能有药了。

    彦絮轻声“嗯”了一声,把刚盛好的一碗粥放在臧志杰面前。

    “塔娜家里有医药箱~就放在柜子里呢,我带彦絮阿姨去拿。”

    塔娜说着站起来,彦絮笑着拉着她的手,俩人往客房走去。

    “老潘啊,储藏室还有多少大米。”

    潘振海面上看起来像个大老粗,其实还是挺细心的,做粥的米肯定是他在储藏室找来的,应该也了解储备情况。

    “米只有一袋,全新的还没拆开呢,我估计啊,应该是之前老板怕放不住,就没多存,储藏室最高的架子上倒是有风干的牛羊肉,不过臧想起昨天志远他们的情况,就没敢往这里拿。剩下的就是昨天旅行袋里那些东西了,再就是几箱酒,还有……半箱香烟。”

    潘振海笑着从衣服兜里摸出一包烟:

    “嘿嘿,我拿了几包。”

    “恩谨慎点比较好,散装的肉类的暂时不要吃了,真空包装的香肠罐头之类还是没问题的,看起来咱们必须得找些补给了。”

    说着臧志杰站起来走到吧台,又尝试着拨打电话,跟昨天一样,还是一样没人接听。

    这时候大家陆陆续续走了出来,严良一也打着哈欠跟着出来了,估计是大家开门关门打招呼的声音给他吵醒了。

    “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严良一伸着懒腰问道。

    “恩,刚试过。”

    正说着,彦絮就带着塔娜拿着药出来了。

    她把手里拿着的一板药递给臧志杰说道:

    “医药箱找遍了,退烧药只有这两粒了。”

    臧志杰伸手接过来,看孙守业粥已经喝完了,正无精打采的捏着脑门,把药放在他面前对他说道:

    “我说,你吃上药先回房休息吧,如果能找到常用药我们也带一些回来,你病好了,再跟我们干活,今天就算病假吧。”

    孙守业拿起药,连瞅都没瞅,直接抠出药片胡乱丢进嘴里,又接过彦絮递过来的一杯水,喝了一口把药送下去,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往客房走去。

    臧志杰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心忧,转头间正好碰上严良一的目光,显然严良一也在担心孙守业的状态。

    “恩,先吃饭吧,喝点粥,然后得商量一下咱们的补给问题。”

    臧志杰招呼众人坐下吃饭,心里还是隐隐惦记着孙守业。

    喝了两碗热乎乎的粥,肚子里舒服多了。

    “补给倒是能找到,从这里往西,差不多一百多公里吧,是哈密市区,那里倒是啥都有,不过我估计怪物也不少。

    潘振海擦了擦嘴,摸出香烟,缓缓点上,吐了个烟圈说道。

    “……嘶嘶……重复广播……”

    王栋儒喝了一碗粥就去摆弄收音机,里面唯一的广播还是那一条反复重播的消息。

    广播并没有更新,还是机械式的重复着这一条内容,看来外面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看起来怎么都得去一趟了,就咱们现有的米,也就够喝几天白粥了。”

    口粮肯定不能断,臧志杰去意已决:

    “一会收拾一下,加满油。”

    臧志杰看了严良一一眼:

    “老哥,你们留在这里,在院子里弄点求救信号之类,越大越好,不能放过任何求援的机会。”

    “志杰,让何洋和曹华跟着你,市区地形之类都比这里复杂,你自己去肯定是不行。”

    严良一表情严肃,容不得臧志杰拒绝。

    “我和跟你们一起去吧,毕竟我经常在这块跑,路线啥的我都熟。”

    潘振海说道。

    臧志杰想起了昨天在小屋孙昊他们要先走的事情,这会儿肯定不能把他留在这里,严良一就一小老头,孙守业还病恹恹的,如果孙昊又搞事,出点什么乱子反而更麻烦。

    至于孙守业,他的情况臧志杰真不好确定,思量再三,决定留下何洋帮严良一看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