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玄天后 > 三十八、傅恒染病(完)
    傅恒是干实事的人,也不浪费时间在和这位纳兰公子的谈笑之中,虽然泰半心灰意冷,但他非常清楚,留给他的时间不算多了,自己的身子一天天的差下去,而缅甸大营依旧是固若金汤,如今缅甸国王还御驾亲征,若是再拖延下去,他怕自己等不住了。他这一次算是等到了金秀,和他带来足够多令人惊喜的物资,这是一件好事儿,所以傅恒要召开军前会议,再商议好,到底是怎么样才可以破敌。

    这不是大规模的召集,而是只有寥寥数人,傅恒居中,两位副帅阿里衮和阿桂,永基和明瑞在侧,金秀原本在这里没有位置,但这一次立了大功,再者,如今他也是军前参赞,自然是有身份可坐的,于是坐在了永基之下,此外,还有孙士毅、海兰察这几位,其余的将领一概没有入内。

    金秀原本的任务是缴纳三千斤的精铁,而这一次,金秀已经运了四千斤的精铁而来,还不算是接下去还要络绎不绝运来的精铁精铜,金秀现在是不求什么质量,只求数量,要在国力抗衡上,超出缅甸无数倍,这样的饱和性物资供给,才有可能用国力,狠狠的压死缅甸。

    “铸炮之事,已经开始慢慢的做起来了,之前就做了一门,不过因为精铁不足,所以拖延至今,”金秀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孙士毅朝着金秀介绍,“大帅的意思,总是要多几门红衣大炮才行。”

    红衣大炮威力无比,只是到底是难以铸就,再者也需要时间,傅恒原本还有些忐忑不安,如今得了金秀的禀告,看过册子,所筹集的物资竟然有如此之多,拖延下去,不见得就是大玄朝的坏处,反而可能是缅甸的坏处,“非用红衣大炮,不能破开缅人大营,之前虽然铸就了一门,但只有一门,那是远远不够,故此,”傅恒点点头,“我也不拿出来,就先等着,要精铁锻造出再多几门大炮之后,再来轰开缅甸陆上大营,智冶,”傅恒吩咐孙士毅,“此事就交给你负责,务必要快,但大炮不能出纰漏。”

    孙士毅起身拱手,“是,交给下官就是了。”

    “粮草之事,如今充沛,却也还不能怠慢,既然是孟驳会来骚扰新街,必然他也会得到消息,想着来断咱们的粮道,”他吩咐阿桂,“此事还要交给你来统辖,务必不能出错。”

    “海兰察这一次运送粮草至此,缅甸人还是怕他的,不若还是让他来运?大帅,”阿桂禀告道,“如今粮道可是最要紧的事儿了。”

    金秀收起了扇子,孙士毅坐在金秀之侧,见到她如此,似乎有话说,“如若兄,你觉得如何?”

    “海兰察要承担更重要的事儿,阿桂将军,依学生之见,继续护送粮草,乃是大材小用之事,破敌之日渐渐近了,海兰察如此勇士,不必浪费在那些地方。”

    阿桂性子倒也算好,比起昔日的阿里衮,不知道和气了多少倍,金秀如此的直言不讳,阿桂也不生气,只是问道,“破敌之日,这话是什么意思?”

    金秀觉得不能再耽误下去了,今日能够参加这个会议,表明傅恒等人认可了自己的能力,自己又非皇家子弟,又非高官大将,而以一白丁之身坐在这里,已经足够说明了很多问题,所以既然是阿桂垂问,她也不客气,将这些日子自己所观察和所了解的东西,一概都说了出来,“大军在此地多久,鏖战也不少日子了,却尚未发起总攻,等到大炮铸成,必然是要和敌人一战的,到了那个时候,海兰察所率领的索伦勇士才到了用武之地,这一番复又回缅甸的路上,海大人颇为辛苦,如今恰好,应该是整顿休息的时候了。”

    海兰察感激的望了金秀一眼,傅恒点点头,赞许的说道,“这话极是,你好生休养,”傅恒对着海兰察说道,“日后还要你出力的。”

    海兰察自然抱拳行礼,这些日子大军驻扎在老官屯,却也不是什么战斗不发生的,两边鏖战许久,大概知道了双方的实力,大玄这边,最后的胜负手索伦兵、红衣大炮,还有金秀十分看重,初出茅庐就立下功劳的火枪兵,大玄朝还不算是正式的利用过,哦,当然,火枪兵被孟驳亲眼见识过,想必这个也算不了什么压箱底的胜负手了。

    但火枪兵尚未训练完全,约翰教习也承认这一次的作战过程并不是很流利,士兵们对着火枪的威力十分自信,但失去了火枪的火力支持,面对欺压到身边来的盾牌兵就很是畏惧了,畏敌,这一个缺点如果不改正,火枪兵永远成不了决定战争走向的决定性因素。

    而缅甸那边,如今还未正式出动过的,应该就是象阵了,这些庞然大物,并不是都那么的和顺温和的,从小驯养为作战目的的大象,性格十分暴虐,再加上它那些身上的盔甲,和长长的獠牙,若是被他们发起性子来,只怕是谁都扛不住,一下子就踩成了肉泥。

    这些战争的胜负手还要继续思考,但现在不能够再继续拖延下去了,“马上就要到十一月,在军中自然也不讲究过年不过年的,但战士们的心思,还要提防一二;这是一个事儿,另外一个事儿,那就是过了二月,只怕是缅甸雨季又要到了,到了那个时候,豪雨阵阵瓢泼而下,将士们更是待不住,而且大帅的身子,还是要回国好好静养才能好起来。”

    金秀继续说道,“缅甸人水陆并进,互为犄角,若只是用红衣大炮,只怕是水寨还是无法攻克,这一节,学生却不知道大帅,用什么法子可以破之?”

    阿里衮摇摇头。

    伊洛瓦底江在老官屯一带最宽处有约八里,其余的地区宽度也在四到六里不等,实在的波澜壮阔,较之大玄国内的大江大河,不遑多让,这江心中间还有一个大的冲击平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