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我重生了八千年 > 第004章 看到二胡手痒
    白卓不知道青水集团,但对安若欣来说,这个名字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青水集团,世界五百强企业。和其他一般的企业不同,青水集团的主要业务是文物搜寻、挖掘、维护、修复和仿制。

    可以说,在文物界,青水集团代表的是至高的权威。

    而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竟然是青水集团的首席顾问?

    安若欣只感觉一阵狂风暴雨击打在心头上,久久无法平静。

    对于她的反应,老人李润泽并不意外。

    只要是对文物有点研究的人,听到青水集团和他的名字,都是这幅表情。

    突然,他表情一僵。

    因为,他发现白卓只是随意的一瞥,一点反应都没有。

    虽然,他一把年纪了,也不是很在意这些虚名,不过,看到白卓的表情,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友没听说过青水集团吗?”

    白卓摇了摇头,道:“没有,怎么了?”

    “没,我只是随意问问,对了,如果青水集团想聘请你,你愿意吗?”

    “啊?什么意思?”

    白卓话刚出口,后腰突然一疼,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你掐我干嘛?”白卓回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安若欣。

    “青水集团,你不知道青水集团吗?”安若欣看着他一脸着急。

    李润泽说的是“聘请”,而不是“聘用”,而且安若欣看得出来,李润泽对白卓很欣赏。

    也就是说,白卓一旦过去,待遇绝对不会太低。虽然,靠这个要还清二十多个亿的负债不可能,但总比在家死赖着要强。

    所以,安若欣想提醒白卓,别把话说岔了,白白浪费一次机会。

    白卓摸了摸后颈,道:“没有啊,怎么了?”

    安若欣懒得跟他废话,一把将他拉到身后,气鼓鼓道:“行了,别丢人现眼了。李先生,我帮他做主了,如果贵公司看得上他,我就让他过去。”

    “这……我觉得还是得听听他的想法。”

    安若欣闻言,头一扭,一双美目直勾勾盯着白卓。

    “你愿不愿意?”安若欣语气冰冷。

    “什么愿不愿意?”白卓还没搞明白。

    刚重生的他,没整清楚什么叫聘请。

    “别扯开话题,我就问你愿不愿意,你要说个不字,我们马上离婚。”

    白卓无语。

    就给两个选择,一个是愿意,一个是不愿意。

    不能说“不”字,那还用选吗?

    他苦笑道:“好吧,我愿意。对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愿意不愿意?”

    “好了,愿意就行,别的你不用管。”

    安若欣挡着他,面对李润泽道:“他已经同意了,您看看什么时候过去面试?”

    李润泽一脸尴尬。

    没想到白卓这么厉害的年轻人,竟然是个妻管严。

    “这个事容我回去跟董事会沟通一下,三天内会联系你们,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有劳您了。”

    三人说话间,警察已经过来将黑脸男子和高瘦男子带走。

    李润泽收了白卓挑的三件文物,也不逗留,离开了古玩店。

    一辆商务轿车上。

    李润泽手捧着那幅字帖。

    “李叔叔,您想请他来代替您的位置?”何子姗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是啊,你觉得他怎么样?”

    “问题不是我怎么觉得,而是董事会绝对不可能同意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来担任首席顾问,就算董事会同意,蒋叔叔他们也不会同意。”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老蒋他们什么心思,难道我不明白吗?只要你同意,其他人由我来想办法。”

    “李叔叔,您为什么如此看好他?我承认,他确实有点才能,但是,要担当首席顾问,他还远远不够。”

    “你小瞧他了,以后你会明白的。当然,我选他,还有两个考虑。一来,现在我们集团青黄不接,其他有能力的,年纪和我都差不多,身体状况甚至连我都不如。年轻的,又没有人能担当此重任。二来,董事会给首席顾问的权利太大,我不放心把工作交给其他人,所以,才想让他试试。”

    ……

    柜台前,看着手机的安若欣,轻咬嘴唇,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67万。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多钱了。

    突然,她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看向白卓道:“你赢了,我说过答应你一个条件,你说吧。”

    白卓显然已经提前想好这个问题。

    听到安若欣的话,他手一指陈秀梅,不假思索道:“我要她离开。”

    陈秀梅和安若欣一听,愣住了。

    “白先生,我……我跟您道歉,之前……”,陈秀梅哭丧着脸。

    这份工作空闲,待遇也不错,她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你不用道歉,你的问题在性格,而不是做错了什么。”白卓淡淡的说道。

    安若欣也没想到白卓的要求竟然是这个。

    她承认,陈秀梅之前嘲讽白卓的话确实有点难听。但是,安若欣认为,那全是因为陈秀梅对她的关心。

    所以,她目光一转,故作生气道:“这就是你的要求?”

    “是。”

    “你还是不是男人?堂堂七尺男儿,就这点肚量?”

    “我……”

    “我什么我?你还能再丢脸一点吗?人家说你几句,你就要解雇人家?行了,赌约的事就这样了,我请你到外面吃顿饭,算是帮她给你赔罪,这个事以后就不提了。”

    “可是……”

    “可是什么?”

    “没,没什么。”

    白卓无奈的耸了耸肩。

    怎么说的好像又变成了他的错?

    他发现,自己这个妻子似乎不太好相处,动不动就爆脾气,还不讲道理。

    安若欣把吃饭的地点选在女人街。

    穷过之后,她对物质的追求低了很多。什么星级饭店美食美味,她都不是那么看重。能什么都不想,安安静静地吃顿饭,就比什么都让她开心。

    夜晚的女人街很热闹,灯火璀璨间欢声笑语流连。

    “你在这里等等,我先上个厕所。”安若欣把包包压在白卓手中,拿着一包纸巾就进了街道旁边的公用厕所。

    白卓“哦”了一声,没说什么。

    他站在街道的中央,看着这陌生而神奇的世界,心道:“人类的智慧真的太厉害了,八千年前,谁曾想过,有一天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

    别说八千年前,就算上一次重生,他也不会想到,下一次睁开眼睛,世界会变得如此绚丽多彩。

    突然,他微微转头,看向不远处。

    一首二胡拉响的二泉映月传入了他的耳中。

    他不自觉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时代在变化,唯一让他觉得熟悉的,只有二胡的声音。

    吸引他的,正是这点熟悉感。

    拉二胡的是个老人,穿着有些破烂,满脸的皱纹透着岁月的沧桑。

    女人街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偶尔有人会驻足听上几分钟,但是,真正赏钱的人很少。

    一个小女孩跪在地上,身前摆着一个大碗,碗里只有零星的几块钱。

    白卓看着那把二胡,微微有些失神。

    经历过太多的风风雨雨,一般的人情冷暖已经很难让他上心。他关心的,不是别人的苦难或者欢乐,而是如何在新的环境中找到归属感。

    不得不说,老人的二胡拉得并不怎么样。

    整首曲子几乎没有丝毫的情感起伏,就像一个人在哭泣,却哭得有些假。

    “真是浪费了一首好曲。”白卓感慨。

    说着,他迈步准备上前。

    还没走出两步,一只白皙娇嫩的手从后面扯住他的衣服。

    白卓还没回头,就听到安若欣有些不满的声音传来:“叫你等我,你怎么乱走?”

    白卓止住步伐,转身看向她,解释道:“刚刚有些走神,不好意思。”

    “走神走神,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走神,好好的心情,都被你破坏了。”安若欣抱怨道。

    “不好意思。”

    “行了,看到你就烦!”

    说完,安若欣赌气往前走。

    走出几步,她突然发现白卓没跟上。

    “你……”,安若欣气得想骂人。

    还没等她开口,白卓已经转身迈步走向那个拉二胡的老人。

    “喂,你到底还吃不吃?”安若欣一跺脚,恨不得一口咬死白卓。

    白卓没理会她,走到老人身边,道:“老人家,能把您的二胡借我用一下吗?”

    老人愕然抬头。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突然手痒,也想拉一首。”白卓解释道。

    他的话一出,周围立即响起嘲笑的声音。

    “嘿,帅哥,你别一手痒把人家吃饭的家伙搞坏了。”一个胖子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对啊,你当那是木锯啊,有手就能拉?”

    “帅哥,你还是别献丑了,这东西拉不好,听着能要人命。”

    ……

    安若欣一张脸乌云密布,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自己怎么带了这么个家伙出来?丢人都丢到家了。

    跟一个讨钱的人要乐器来玩?还是上不得台面的二胡?

    我的天,要是被熟人见到,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正想着,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

    “咦,若欣,你怎么也在这里?”

    安若欣回头,一看,差点晕过去。

    只见,站在身前的,竟然是她的大学同学胡佩佩和张丽华。

    “佩佩,丽华,你们也来逛街啊?”安若欣说着,就准备拉着两人离开。

    可是,胡佩佩却没动,反而手一指白卓道:“那不是你的丈夫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