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七零异能小娇妻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寻找答案
    一层楼梯,总共才十几阶,很快就能走完。

    宋一然每走一步,心情都有变化,等她走完最后一阶台阶,上到二楼的时候,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田秘书带着她在一间卧室前停了下来,他敲了敲门,“新海啊,我带着小宋大夫过来了。”

    “请进。”屋里传来了一个略微青涩的声音。

    田秘书打开了房门。

    屋里很暗,厚厚的窗帘拉得严丝合缝,几乎透不进一点光亮来。屋里陈设简单,一张床,一张矮桌,连把椅子都没有。有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门口,单从身形上看,这个人很瘦,双肩微缩,看起来生活得应该不是很如意。

    宋一然无法想象这样的人会是大公子,她跟着田秘书进了房间,站在门口静观其变。

    “新海,宋大夫来了。”

    轮椅动了,那个消瘦的身影慢慢的转过身来。

    宋一然看到了一个身形消瘦,面目苍白的人。

    这个人真的是太瘦了,脸色也苍白的骇人,眼窝凹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长期饥饿,一直营养不良的人。

    他那双放在踏板上的腿,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即便是有宽松的裤腿遮掩,但是宋一然依旧看得出来,这人应该很久没有行走过了,双腿肌肉废用性萎缩,且经脉滞阻不畅,他是个不良于行的人。

    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大公子。只不过,他的五官与毛小芹描述的至少有八分像,如果不是因为他太瘦的话,他和画像上的人还要更像一些。

    “你好!”

    宋一然跟李新海打招呼,对方打量她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惊讶:“田秘书,这位是大夫?”看起来太年轻了!

    “是的,老领导打听了好多人,知道宋大夫医术高超,特意让她过来给你看看!你别看宋大夫年纪小,治病是真的有一手。新海啊,让她给你看看吧!?”

    李新海微微低着头,似乎有意与错开对宋一然对视的机会,“好,那就看看吧!”

    田秘书喜出望外,“哎,好。宋大夫,你快给新海看看吧!”

    宋一然点了点头,走上前去,把自己的挎包摘下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来之前,她做过很多设想,为了不在大公子面前露出什么马脚,所以特意将平时要用的脉枕、针灸盒、消毒的酒精瓶都放到了挎包里。

    虽然还无法确定眼前这人就是大公子,但是他和毛小芹提供的画像实在太像了,宋一然不得不小心。

    她把脉枕拿出来,放到矮桌上,示意李新海把手腕放上去。

    李新海一脸警惕,不过在宋一然和田秘书的注视下,他还是默默的把手放到枕诊上。

    宋一然给李新海诊脉,就在她把手指放到李新海手腕上那一刻,宋一然突然觉得手指头有些刺痛,有股微弱的电流刺激着她的指尖,试图通过往她身体里窜,好像在试探什么。

    宋一然纹丝不动,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也没有做什么抵抗,任由那电流往她四肢筋脉游走。

    李新海脸色越来越白,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人也摇摇欲坠,像是要从轮椅上栽下去似的。

    田秘书一看情况不好,连忙道:“等会儿,新海这是犯病了啊!”他上前去扣住李新海的肩膀,生怕人摔下去。

    李新海正试探到了关键时刻,被田秘书这么一搅和,只觉得嗓子眼发咸,紧接着便是吐了一口血,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啊?新海,新海?”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田秘书慌了手脚,“宋大夫,这,这咋办啊!”

    宋一然连忙道:“田秘书,你别着急,我来看看。”

    能不急吗?以前他的身体虽然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从来没有吐过血啊!

    就在田秘书焦急万分的时候,宋一然上前翻看了李新海的眼皮,又拿起他的手腕给他诊脉。

    “田秘书,他没有大事,只是昏过去了。”

    “这……都吐血了,还没大事呢?”

    宋一然笑了笑,问他,“最近他是不是经常失眠,而且胸口憋闷,喘不过来气。”

    “对啊!你怎么知道?他以前只是身体虚,这个毛病是最近才添的。”田秘书点头,倒对宋一然的医术有了几分偏心。

    “那就对了!这一口废血吐出来,他的这个毛病算是不药而愈了!”

    田秘书小心翼翼的问:“这么说,这吐血对他来说反而是件好事了?”

    “算是吧,你可以这么认为。不过,他这胎里带的毛病可不太好说。”宋一然道:“他就这么晕着也不是事儿,要不你先把他搬到牀上去?”

    田秘书回过神来,连忙把轮椅上的李新海抱到了牀。李新海太瘦了,田秘书很轻松就把人抱了起来,放到了牀上。

    “田秘书,要不我收拾一下这里,你去跟老领导说一声?”宋一然指着地上的血迹问道。

    “这,不好吧,怎么能让宋大夫收拾呢?”

    “没事,我们当大夫的,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你去跟老领导说一声,我呢,一会儿就过去。”

    田秘书满意的点了点头,心说这个大夫别看年轻,还挺会办事。

    “那行,麻烦你了啊!旁边那屋就有水和墩布。”

    田秘书一走,宋一然立刻跑到床边,用异能打量了李新海一遍,大概两分钟以后,她走到旁边的屋子,找到水和墩布,将地面上的血迹擦干净,下了楼。

    李昆听说孙子吐血了,也是十分紧张,这会儿看到宋一然下楼了,自然是要好好打听一下。

    “他最近失眠,胸口憋闷,喘不上来气的毛病,都跟那一口废血有关系,吐出来就好了!”

    “那你的意思是,这口血跟他打小的毛病没有关系?”

    宋一然摇了摇头,“没有关系。不过,他这胎里的病,看着有些怪,应该不是寻常病症。以前大夫开的方子有吗,我能看看吗?”

    李昆连忙道:“都有,田秘书,你找来给小宋大夫瞧瞧。”

    田秘书动作挺快,没隔几分钟就把厚厚的病例和药方拿了过来。

    宋一然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李昆有些不放心,嘱咐田秘书上楼看着李新海。

    “他没那快醒。”宋一然头也没抬,直接道:“他身体太虚弱了,只怕到了中午能醒就不错了。”

    田秘书看着忧心忡忡的李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昆挥了挥手,意思是还让他去守着!老二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不能让他没了后啊!

    宋一然粗粗的看了看方子,若有所思的抬起头。

    “怎么样?”

    “能治,但是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乍一听能治,李昆简直不敢相信,他愣了一下,又问了一遍,“能治?”以前那些大夫只敢说试试,维持之类的话,没有一个人敢说能治。

    宋一然点头,“不过,要用的药材太多了,有好些药材都不是很好找。”

    李昆有些激动了,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听说他孙儿还有救,心里自然是高兴万分的,“好,好,孩子,你把要用的药材写下来,我让人去找,去买,肯定凑齐。”

    宋一然点了点头,拿了桌上的纸笔,刷刷刷的写了起来。她一边写,一边斟酌,不管是李昆还是雷千钧都在一旁认真的看着。

    终于,她写完的药方,把方子替给了李昆。

    “我这方子,用药有些凶,您先找几个行家看过再说。”宋一然知道,就算她不说,李昆肯定也会找懂行的人看过方子再决定用不用,她先说出来,可信度自然更高一些。

    “小同志,我也不太懂,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您说。”

    李昆道:“你说这药用的凶?”

    “是!”宋一然落落大方,早就知道他会有一问。

    “可是以前那些大夫都说,我孙子的身体太弱,用不得猛药!”

    宋一然把笔放到桌上,正色道:“他们用不得,我能用得。我治病,从来不只靠药,不觉要施针!配合针法,凶药有奇效。”

    李昆那是见过世面的人,别看他七十了,能坐上如今这个位置,这位能是个简单的人物吗?

    “好,这方子我留着,先让人找药。找到然,再派人去请小同志。”

    宋一然淡然一笑,“您太客气了,到时候,派人打个电话就好了。”她把挎包里装着的一只小木盒拿了出来,递到李昆面前道:“我看患者现在吃的药方里都有人参,且年份不低,想来也不是太好买。我这里,有半株老参,年头也不短了,您给患者先用着,救人第一嘛。”

    李昆把那药盒接过来,打开一看眼里顿时有了光彩,“这参少说也有七十年以上,孩子,你就这么给我了?”

    原先叫同志,现在叫孩子,怎么能是白给的呢!

    “您能用得上,那就给您了。”宋一然道:“我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今天就先告辞了!”

    李昆点头,看着宋一然越发顺眼,先不说这个病能不能治,光是人家表现出来的这种大气,自信,就让他很欣赏。

    “我让人送你们!”

    从李家出来,宋一然紧绷的情绪终于有所缓解。

    雷千钧知道她撑得十分辛苦,一路上始终握着她的手,什么都没有说。

    两个人回到特安科大院,宋一然换完衣服,就把自己关到房间里想李家的事,什么都顾不上了。

    李新海不一定是大公子,但是他身上一定有古怪。这个人天生虚弱,从胎里带来的弱症,五脏六腑皆有不同程度的旧伤,按道理来说,他根本无法活到现在,早该在未成年时便没了性命才对。李家就算是搬空了金山银山给他用,他也不可能活过二十岁,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就在宋一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徐英红正在客厅里审问雷千钧呢!

    “我问你,你是不是跟然然闹别扭了,她回来的时候,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没有!”我何其无辜啊!

    徐英红一脸狐疑,“真的?”

    “真的!”

    “那她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李家给她脸子看了。”

    雷千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妈,你可别胡说,李老和蔼着呢!然然这是碰到棘手的病症了!这个病不好治,她自己又不想放弃,所以才会这样!”

    徐英红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这孩子,太要强了,何必自己为难自己呢!不能治就不治嘛!”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觉得挺骄傲的,做学问,学本事,就得有这种专研精神!

    “我去食堂买红烧肉,多打几个好菜。”徐英红道:“不能惹我儿媳妇不开心啊!”

    雷千钧再三保证,徐英红这才放过他!

    宋一然想了半天没有头绪,决定去欧阳若清那个臭老头的二层小楼里找找答案。

    那里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书,说不定会有提示呢!

    “雷大哥,开车陪我出去一趟!”

    两个人给徐英红写了一张字条,开车去了京医大。

    小二楼还是那样,藏在暗处放哨的那两个人雷打不动的出现在宋一然的视线中。

    本来嘛,宋一然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她带了一个人过来。

    这个人按照规定是不能出现在这里的。

    暗哨一闪身出来,他的速度很快,看起来就像一道暗风一样。

    雷千钧反应不慢,在这个人现身的当下,就把宋一然护在了身后,一拳打了过去。那人只觉得迎面来了一阵风似的,暗叫了一声卧艹,急忙闪身,倒退了两步,“误会,我是这里的暗哨。”

    宋一然连忙道:“雷大哥,我认识他。他肯定不会让你过去的,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吧,我很快下来。”

    雷千钧点头,“你去吧,这哥们在哪儿我在哪儿,肯定吃好喝好。”

    宋一然笑着上了楼,留下暗哨一号一脸的凌乱……

    关我什么事?

    宋一然上了二楼,来到了欧阳若清的书房。

    那么多书,她不知道自己要从何看起,一本一本的找过去,出了正月她怕也找不到答案。

    宋一然开启异能,目光在书柜上流连起来……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