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四月初,放在古时候就是阳春三月,天气本应渐渐暖和起来,可惜东京连下了两天的雨,气温不升反降,反而比冬天还像冬天了——这奇葩国家,冬天不冷,春天倒冷起来了,也真是神奇。

    雨不大,无声无息斜落在病房的窗户玻璃上,慢慢聚成水珠滑落,转瞬消逝不见,只留下条条泪痕,看起来像是春天的忧郁。千原凛人盯着看了一会儿,目光转到了白马宁子身上。她正在收拾东西,毕竟在这儿待了一个月了,书籍、棋子、探病礼物、生活日用品之类的杂物攒了一堆,眼下千原凛人伤势基本痊愈,明后天就可以办出院手续,自然要提前整理一下,免得要走时手忙脚乱。

    千原凛人望着白马宁子纤细柔美的身影,看她不时伸手轻挽一下耳畔的长发,满满都是女性柔美感,一时怅然若失。

    要走了啊……

    前阵子,他还迫不及待的想出院,准备再回自己领域内去迎接时代狂潮,一展身手破浪猛击,但这真到了要走的时候,又有些舍不得了。

    他留不下白马宁子,他伤好后,白马宁子会回归她的生活,去做她的事,去追求她想要的一切,根本安定不下来的。

    以后,不可能再和她整日的谈天论地,不可能抬头就看到她的眯眯眼了。

    千原凛人望着白马宁子在出神,白马宁子很敏锐的感应到了,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眯着眼睛笑,温婉问道:“千原君,怎么了,是有事吗?”

    千原凛人回以微笑:“没事。”

    他没打算挽留白马宁子,虽然这和他的本性不符,他一贯想要就去争取,管他瓜甜不甜的想吃就去硬拧,但双方谈开了,他却不想勉强白马宁子放弃她的想法,就像白马宁子从没劝他选择轻松自在的生活一样。

    他不会放弃自己的计划去陪白马宁子去看看世界,也明白白马宁子不会放弃去看看世界的追求,老老实实留在东京陪他。

    所以,多说无益,只待日后再看看分晓。

    未来不可测,谁知道会如何呢?

    他笑了笑,挽了挽病号服的袖子,就准备帮着白马宁子一起整理东西,但白马宁子马上阻止了他,笑道:“你还是继续琢磨你的事吧,这些我来就好。”

    大家互相都很了解了,千原凛人不能说是个生活白痴,因为他能做好生活中必须做的那些事,而且做得不错,但他的精力好像在工作中已经消耗贻尽,生活上很多小事根本懒得动脑子,都是随手而为,怎么省力怎么干,让他帮着整理东西,那效果就是胡乱塞进箱子袋子里,回头还是需要她二次整理,真是有他没他一个样。

    千原凛人确实不喜欢干家务,他从中得不到成就感,自然兴趣不大,但他人品过硬,知道体贴人,不好意思只让白马宁子一个人干活,笑道:“闲着也是闲着,一起来吧!”

    白马宁子有些无奈,其实她觉得千原凛人别腿伤刚好就四处溜达,能老老实实躺着就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但她只是温婉一笑,没多说什么,由着千原凛人开始胡乱往行李箱和袋子里乱摆乱塞,最多回头她趁千原凛人看不到时,再好好整理一遍。

    也许是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她对千原凛人有种奇怪的歉意,感觉有点辜负了他的一番情义。

    真的很奇怪,反正她是心里有些歉意的,不想太过阻止千原凛人做一些事。

    她没阻止千原凛人,两个人就一起忙活了起来,刚粗粗整理出个大概,病房门被敲响了,千原凛人转头一看,发现是志贺步。这人每周必来一次,多了能有两三次,明显对千原凛人这最能打的双花红棍十分看重,这是又来了。

    千原凛人连忙道:“志贺局长,欢迎。”

    志贺步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不过助手、司机之类的人他不会带上来,随手将伴手礼递给了白马宁子,笑道:“又来打扰了,代田佛寺的手绘竹片书签和筑田的初雪茶碗,挺有趣的,白马小姐日常可以用一用。”

    白马宁子也没推辞,大大方方的接了过来,这确实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竹片书签不值钱,茶碗同样不值钱,加起来也就两三千円的水平,确实只能说一声有趣——手绘并非名家,只取个独一无二之意,茶碗也非古董,特种琉璃材质,造型奇特,表面凹凸不平,可以尽显茶汤剔透,全是小玩物。

    千原凛人同样没在意,志贺步似乎准备学大耳朵刘学到底了,来了两次就摸清了白马宁子的喜好,每次来都要带点小礼物来表表善意——不值钱才显得情义深,值钱反而显得关系疏远,而且他也不是要讨好白马宁子,更多是想往通家之好方面发展,这个千原凛人能看懂。

    他连忙请志贺步坐下,而志贺步也没客气,捡了一张软椅就坐下了,矮胖的身子压得软椅咯吱一响,马上关切地问道:“听说千原老师伤势已经基本恢复了,要准备出院?”

    千原凛人笑道:“是的,头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腿上的也没事了,行走只要别太快就没有大碍。”顿了顿,他又客气道:“志贺局长事务繁忙,还记挂着这种小事,劳您费心了。”

    领导就是领导,不能立了功就居功自傲,客气话该说还是得说。

    志贺步哈哈一笑,连连摆手:“怎么能说是小事,千原老师可不能看轻自己,你这一年的时间,给咱们制作局添了多少光彩,就是让我在这里陪护,我都心甘情愿,可惜……”

    他看了一眼又去整理杂物的白马宁子,意思是轮不上他,他也没招,不能给千原凛人陪床,心中十分遗憾,而看完了这一眼,他马上又正色起来,认真道:“虽说伤口是痊愈了,但还是要小心别落下了病根,我知道群马县有处温泉对伤后修养帮助很大,现在千原老师要出院了,不妨去那边再休息半个月,我已经全安排好了,不必担心麻烦。”

    他这是一番好意,千原凛人也领这份情,别管这是不是因为自己有利用价值,对方做为上司能摆出这种姿态其实就很难得了,尤其在曰本更是如此,但他已经躺了一个月了,实在不想再去温泉里泡着,连忙道:“这就不必了,志贺局长,已经休息了这么久了,我觉得还是赶紧回去工作比较好,实在没有去泡温泉的心情。”

    志贺步沉吟道:“这样啊……身体确实没问题了吗?”

    “确实没有大碍了,工作中我也会注重休养,请不必担心。”

    志贺步如释重负,但马上有些不情不愿的叹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他演技不太行,这叹的有点假,不过也够坦诚,没藏着掖着,马上道:“局里确实也离不开千原老师,您能放弃休养赶去工作,局里会有表示的,这方面请放心。”

    这人态度实在无法让人挑剔,千原凛人也不是贪财之人,连忙道:“好意心领了,这本就是我份内的事,您不需要再做其它的表示了……不过,听志贺局长的话,春季档情况不好吗?”

    志贺步坦然直言道:“咱们情况就从没好过,如果说近一年来情况略有好转,那也是全托了千原老师的福。”

    关东联合电视台的制作局实力不能说不行,但和五大比起来,就是弱鸡一只,毕竟五大中最早的NHK发展了都四十多年快五十年了,最晚的一个朝月电视台也有近三十年的历史,积累不是一般的深厚,你说只发展了三五年的关东联合电视台轻易就能把这些老家伙挨在地上捶,那真是痴人说梦。

    更别说现在是五个老家伙捶一个新手,新手除了大口大口吐血还能怎么办?

    也就关东联合电视台意外获得了千原凛人这鬼才,一来就祭出了《人间观察》、《半泽直树》、《非自然死亡》三板斧,这才在周五晚上打开了一定的局面,而其余的时段,关东联合电视台还是老样子,被五大按在地上打。

    甚至就是千原凛人这一休息,没再开新节目,《人间观察》就成了关东联合保存颜面的唯一节目,由此就可见一斑——春季档开播后,《人间观察》凭借之前积累下的口碑、千原凛人的名气以及忠实观众,一举杀进了当季收视榜前十,虽然就是在第十名上挂着,但也比关东联合那些上不了榜或者就在榜尾挂着的节目强百倍。

    那些也是大制作,但就是干不过五大的大制作,实在没招。

    千原凛人闻弦而知雅意,马上认真问道:“志贺局长是有事交待我吗?”

    他觉得志贺步的意思大概是让他赶紧开个新节目,只是目前准备太不充分了,不,该说毫无准备,开新节目前景堪忧,会让他名声大损,他不太想,已经开始想理由推辞了,但志贺步却道:“确实有事想拜托千原老师,千原老师该知道外面的人怎么判断电视台水平吧?”

    千原凛人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答道:“知道,看全天收视率、黄金时间收视率以及黄金档收视率。”

    全天收视率,也就是5:00——23:00点这个时段的全节目平均收视率;

    黄金时间收视率,也就是19:00——22:00点这个时段的全节目平均收视率;

    黄金档收视率,也就是各家电视台多年经营的口碑剧场以及几个重点时间段的收视率。

    上至政府,下至大型广告商、运营团体及各种类型的协会,大部分都是参考这三个数据来判断一家电视台的实力,目前当之无愧的霸主是NHK这条万年老咸鱼,它的天生条件太好了,具有商业性民放网所没有的公信力,哪怕对娱乐节目不怎么在乎,但凭一些固定的老节目,比如红白歌会、国内外大型赛事转播权以及选举时的电视辩论、议员采访之类的,这些就足够压制其他民送网了。

    NHK未来的挑战者是樱岛电视台,在互联网崛起的过程中——互联网对传统新闻媒体伤害巨大,樱岛电视台凭借对娱乐节目的长久经营,一举击败了NHK,这才把三冠王抢走了。

    这些千原凛人自然知道,但不清楚志贺步为什么突然要问这种事,只听志贺步继续说道:“那千原老师该知道,咱们电视台最近一年以来影响力一直在提升,除了破了纪录,千原老师的节目确实出色,就是因为咱们拿到了周五晚的黄金收视率冠军。”

    《半泽直树》时就拿到了,当时该剧气势如虹,不可阻挡,紧随其后的《人间观察》也表现良好,20、21两个小时绝对优势,而19点到20点之间大多是新闻节目的时间,除了NHK大占优势,其余各台差不多,等到了22点到23点那一个小时,关东联合才回归弱势,但平均一下,当然是关东联合赢了当晚的收视冠军,这才引来了四大商业台的警觉,开始不惜血本非要跑来捣蛋。

    也因此,《非自然死亡》一开始情况非常不妙,当时志贺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准备事后好好安慰一下千原凛人,再次强调对他的信赖和重视,只是没想到千原凛人竟然铁着头,强行杀出了一条血路,最后把同时段的对手吊起来打,联合更加强壮的《人间观察》再次拿到了周五晚的黄金时间收视冠军,不由让人更加对他刮目相看——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啊,不论环境多恶劣,敌人多么强势,哪怕失败理所当然,有无数理由可找,仍然百折不挠,最终击败了对手!

    这可比《半泽直树》破了纪录更让志贺步欣赏,不然他也不会一趟一趟跑医院,他也是极忙的,整个关东联合电视台,配让他这样做的,除了台长也就只有千原凛人一个人了——真乃国士也,不可轻忽,拼了老命也得解衣衣之,推食食之!

    千原凛人自然同样知道周五晚上拿了黄金时间收视冠军的事,笑道:“这我知道,这是制作局全体成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但志贺局长说这些……”

    到底什么意思啊?不是让我赶紧开新节目吗?

    志贺步直接坦言了,期待道:“我说这些,是想说……周五一晚的冠军不够,局里希望千原老师能拿下一季的黄金时段收视冠军,不然一季的全日收视冠军也可以。当然,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人了,但这涉及到台里的战略安排,我们需要更加大的影响力,希望千原老师……”

    他住口不说了,眼中的期待之意更足了,而千原凛人无语了。

    关东联合电视台的战略安排离他还太远,他倒是从没想过,但料来肯定是为了争夺全国放送权、各种体育赛事转播权、政府补助,甚至涉及到巨额广告费之类的问题,四大不想有人分这些东西,不准关东联合有影响力,但关东联合不甘心,想要,私下里拼命钻营,而就算钻营,也需要彰显实力,以实力为基础。

    那对电视台来说,没什么比一季收视率冠军更能让人清楚其实力了!

    但,这特么的搞笑呢?

    你让我一个人去捶爆了五大?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