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近卫老师预备中
    坂泉泉水在灾区举行了“巡回演唱会”,非常简陋的那种,舞台是临时搭建的露天舞台,没有绚丽的灯光,没有良好的伴奏,还因为连续辗转各地,得不到休息,她整个人日渐憔悴,但演唱会的效果极好,无数灾区民众自发前往去听她那暖人心肺的歌声,无数人掩着口流出了泪水,更有无数人心灵得到了洗礼,对生活恢复了希望。

    她的巡演在灾区引起了轰动,曰本首相官邸的歪招大成功,把她这不到一百斤的歌姬投放到灾区,比投放了一万吨各类物资器械还管用,一时舆论中都开始有人称赞起了他们——救灾还在进行中,还是不顺利,确定的遇难者持续升高中,目前已经冲破了2500人大关,不过灾区民众的情绪开始好转。

    nhk转播了一场“灾区演唱会”,这种天然高收率的美事只会落到nhk头上,四大商业电视台和关东联合是沾不上边的,而在濛濛细雨中,坂泉泉水举着伞,轻轻顿着足,踩着节拍,向着台下无数身着雨披,举着雨伞的灾民歌唱,而唱到情感浓烈时刻,她松开了雨伞,任由雨水浸湿了头发,紧紧握着话筒,竭尽全力想把歌曲中那股子别放弃的坚韧精神传递出去,而这一幕,第二天马上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照片上,她头发很狼狈的贴在额头上,贴在脸上,脸色苍白而虚弱,但眼神极其坚定,形成了鲜明对比。

    报纸上满是对她的溢美之辞,称她为“曰本的感动”,民众也纷纷称赞她为“真正的歌姬”,反正比那些跳舞比唱歌用心,恨不能一脚踢到自己的头,露出胖c的偶像歌姬强一万倍——坂泉泉水根本不会跳舞,她就站在台上唱歌,晃晃脑袋顿顿足就是她的极限了,但民众们不在乎,反而认为这是她的优点。

    真的歌姬,用情动人,这样才最纯粹!

    而《绝不认输》是巡回演唱会中的重点曲目,这是曰本政府官方指定的本次自然灾害应援歌,是政府对受灾民众的支持和鼓励。这歌也确实好,好听之中透着一股子昂然向上之意,随着坂泉泉水的倾情演绎,不但迅速在灾区内流传起来,更是传唱到了整个曰本。

    公信榜对此反应最敏感,《绝不认输》单曲刚由政府同步发布(所有收入支援灾区重建),排名就在单曲榜上一路攀升,很快便把《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给捅了下来,但《尽管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做为应援歌同样有出色之处,喜爱的人同样有一大堆,立刻还以颜色,第二天又把《绝不认输》捅了下来……

    一时之间公信榜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奇景,曰本歌坛上的两大主流,摇滚和主题曲全都仰着头在下面看两只应援歌杀得天昏地暗,互相争取榜首,而这两首歌后面的后缀竟然完全一样——演唱者坂泉泉水,曲词作者千原凛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坂泉泉水在全曰本范围内红了,千原凛人也在圈子里红了。记者们闹哄哄跟在坂泉泉水后面在灾区四处游荡,千原凛人则收到了无数定制歌曲的邀请——以前他是电视节目制作圈的人,只给自己的电视剧写歌谱曲,向他邀歌的人还不多,现在歌坛认可他的实力了,不少歌手希望能成为第二个坂泉泉水。

    坂泉泉水确实唱得好,但这歌也同样好,产生了1+1>2的效果,坂泉泉水靠这一首歌就可以在歌坛一举奠定地位了,而她才出道多久

    很多歌手也希望能得到一首这样的经典曲目,邀歌毫不迟疑,只愁和千原凛人老师无法直接搭上话,甚至据村上伊织所说,关东联合电视台不少电视剧也希望主题曲由千原凛人来写,理由还挺充分——千原老师,你是制作局电视剧部门的次长,你当了这个次长就得管管我们,帮我们拉一下收视率!

    千原凛人不想往歌坛发展,那不在他的计划内,也不想帮那些忙,好歌有也要自己用,但不好意思一口气拒绝这么大一票人,很干脆的“伤势恶化”,同时得了“精神衰弱”以及“偏头痛”,还有了轻微“抑郁症”,暂时无法创作,直接闭门谢客,彻底进入了休养生活,但这仍然止不住定制歌曲的邀请送往他的病房。

    白马宁子很好奇的翻看着发来的邀请,柔柔笑道:“千原君,没想到你这么会赚钱,十分钟就可以赚几百万円。”

    她真的有点惊到了,感觉这比抢银行来钱还快。

    她亲眼看见千原凛人十分钟就写好了《不要认输》,而希望定制歌曲的经纪公司、事务所,一首歌在付他版税的同时,还愿意给指名创作费一百万円到三百万円不等,这赚钱的速度,现在有人说千原凛人是只下金蛋的母鸡,她都愿意赞同。

    千原凛人看着棋盘,随口道:“再能赚也没你们家有钱。”

    他们现在的关系处在知己状态,除了极度的事,几乎什么都聊,而白马家和山神爱子形容的差不多,是京都府的大地主,光管理的十几块大大小小的墓地,每年就能带来丰厚的收益,更别提寺庙本身经营带来的收入了——丧葬礼比一般人想象中要赚钱十倍,和尚们要多少就是多少,极少有人还价。

    白马宁子笑眯眯丢掉了手头邀请信,目光又放回到了棋盘上,等千原凛人落子后,她歪着头开始思考。

    她这个人娴雅得很,不显山不露水,十分低调,但从三岁起就开始接受传统家庭式教育,能弹琵琶、三弦琴,写得一手好字,会下棋,最爱绘画。此外,烹茶抹茶插花都有较高水准,踢毽子更是一把好手,自称小时候穿着和服木屐也能一口气踢三百个,甚至还一直在学习唐手,只是除了练习外,没和人打过架。

    她会的东西其实很多,这会儿就在陪千原凛人下棋消遣,免得他整天掂记着工作想搞事,随手就应了一子,反正她也下不过千原凛人,真只是在消遣,但千原凛人斜倚在床头,又进入了长考状态——他非常擅长围棋,他就喜欢这种大局观强,走一步想十步的游戏,不然白马宁子也不可能骗得他开始下棋。

    当然,不下棋也实在无事可干,现在不能叫人到病房里来商讨工作了。

    他心中不忧不喜,纯粹在计算怎么吞掉白马宁子的大龙,白马宁子对自己的大龙死不死不关心,她这人胜负心不强,等待着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到了千原凛人的脸上——眉头紧锁,表情严肃,看起来有些不怒自威,是个和她父亲完全不同的男子,但相处了这么久了,她能感觉到千原凛人的吸引力。

    这人身上有一种奇怪的魅力,自信、坦然、真诚却又心细如发,很重视别人的感受。有担当有责任感,行事正派,哪怕明显野心勃勃也能说是个正人君子,同时言语得当但又不缺乏幽默感,要是能和他生活在一起,一定很安心很舒服,再能有两个孩子,就是标准严父慈母的的格局,幸福想来不难。

    就是当他的妻子,需要有一定的家庭智慧,能让他按时回家,别死在办公室里。

    相处了这么久,她真很欣赏千原凛人,这其实挺难得,她温婉却能识人,一般不会轻易和人过深交往,免得陷入了俗事坏了心情,而且更重要的是,千原凛人也喜欢她,大家是互相喜欢,有点两情相悦的美好感,这就格外难得了。

    当然,千原凛人也不是没毛病,他生活习惯不好,需要有个人一直跟在他后面给他擦屁股,但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人,白马宁子不怎么在乎这些——她十六岁就接受过新娘修行,里面就有驯夫之术,不缺怎么管理引导老公的办法。

    “该你了。”千原凛人落了子,抬起头望了她一眼,以为她在习惯性观察自己的状态,也没意,直接笑道:“我不累,不用休息。”

    白马宁子温婉一笑,没说什么,低头看起了棋盘。

    她不会对千原凛人说明自己的好感,因为她确实不想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追求,就像千原凛人不肯向她正式告白一样——有些事真挑明了,逼某一方做决断,大家可能连知己都没得做了,所以需要保留些分寸和距离。

    他们就这么躲在这间病房里,闭门谢客,下下棋,聊聊天,读读书,在其中某一个偷着干点工作之余,一起享受着悠闲假期,而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

    千原凛人的脑袋基本没事了,腿伤恢复状况良好。

    近卫瞳也进行了深度疤痕修复手术,而且手术很成功,只是面部皮肤和身体上的皮肤有色差,需要让身体花一点时间来自我修复,近卫瞳左侧面部暂时有点像斑马——医生保证了,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基本就能恢复如初,不影响将来的容貌,但暂时嘛,医术不是仙术,修复手术不是万能的,这种效果已经很好了。

    近卫瞳至少短期内,当演员是不用想了,以后能不能提高演技也是个问题,但她也没沮丧,在术后无菌室里埋头写她的剧本,准备等放出来了就拿给千原凛人看,然后拍成电视剧,从此一鸣惊人,成为近卫老师,可以衣锦还乡!

    千原凛人隔着玻璃探望了她一次,感觉这二弟子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自己回头可能要倒大霉,但说出去的话他认帐,无论如何,这倒霉师父得干下去。

    而时间很快到了三月下旬,96年的冬季档马上要结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