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零五章 鱿鱼图
    白马宁子是在两天后收到的信,她打开信箱后看到一封格外厚的信时,还小吃了一惊。

    她回了房间,拿裁纸刀仔细开了封口,然后取出了叠得厚厚的八页信纸,不由莞尔一笑,感觉千原凛人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她就坐在书桌前展开信细读,看着看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又变成了小眯眯眼,甚至读到一半时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我的标准语原来说得这么好么,这位千原桑原来是真的没发现我就是关西人啊!

    不过,笑话还是很有趣!

    她偷笑了一会儿,又继续看下一页,但看着看着,有些奇怪起来,感觉这种细腻轻柔描述风景的文字不像是千原凛人能写出来的,不太符合他的性格——看千原凛人的字就知道了,他写起东西来像赶着要去投胎一样,字和字恨不能连到一起,虽然不妨碍阅读,但都说字如其人,明显一看就是个特别性急的家伙,很难相信这种人可以耐心看风景。

    她怀疑千原凛人是从某本书或杂志上“借鉴”的,笑了笑也没在意,又看了看他附在信中的那首短短的现代诗——

    有一天,突然想去流浪。

    看看不一样的天空,

    呼吸不一样的空气,

    感受一下只属于自己的自由,

    守望一下心灵之中的那片净土。

    还没有去过沙漠,

    却已经感受到了它的荒凉,

    还没有去过海边,

    却……

    她看完了,品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像千原凛人能写出来的,这人明显事业心特别强,哪怕是诉苦诉累都透着一股子随时准备重整旗鼓再战沙场的坚强味儿,特别适合在红尘里打滚——要说这种人想去流浪,想寻求心灵上的安宁自由,她觉得不太可能。

    但她还是很喜欢这首小诗,反复读了好几遍,这才继续往下看去,饶有兴趣的读完了旅行攻略,又看千原凛人说了说工作上的烦累,这才把信放下了。

    哪怕她是那种性子比较清淡的女孩子,也不得不承认这封信真的很有意思,在那里自己像个小傻瓜一样笑了一会儿,铺开纸,取出了笔墨开始给千原凛人回信。

    她在信里也抱怨了几句关西人的不着调,然后又简单说了说最近去参加海洋祭的感想,表示烧鱿鱼很好吃,有机会千原凛人也可以试试,随后又感谢了千原凛人提供的旅行攻略,将来要是真去的话,一定到他说的那些有趣地方去转一转,最后还开玩笑问他那些风光描述和小诗是哪里看到的,可不可以直把那本书或杂志介绍给她。

    除此之外,还说了一些生活琐事,而等写完了,她拿起来读了读,又和千原凛人的信对比了一下,感觉自己写得好无趣,不过也没办法了,文字她并不擅长,便拿毛笔画了一只淡墨“烤鱿鱼”附上了,方便将来千原凛人真想去尝一尝时可以按图索骥。

    等把信封好了,填好了地址贴好了邮票,只等明天投寄了,这时她才哑然失笑。

    好奇怪啊,怎么莫名其妙开始通信了?

    这是……笔友吗?

    …………

    东京的邮政系统挺烂的,不远的一点路周周折折,快三天信才到了千原凛人手中,而千原凛人赶紧打开细读,看了一会儿无奈的笑了。

    这才抄了一点点就被发现了吗?别的穿越客是怎么干的?那些人抄起来可是不管风格不管年代,原样照抄一点事也没有啊,根本没被人怀疑有代笔,结果轮到自己了,这还是抄的手下的文章,怎么就被识破了?

    好在他脸皮够厚,也没放在心上,继续往下看信,看着白马宁子那些对日常生活琐事的平谈言语,就像白马宁子轻笑着眯着眼儿在向他娓娓道来一般,感觉特别亲切,而最后拿着那张淡墨鱿鱼图一时没认出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来,愣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拿倒了,正过一看忍不住笑出了声。

    没想到白马宁子还有这份才艺,明显是学过水墨画的,只是用来画鱿鱼就难免有点焚琴煮鹤之嫌了。

    他把这鱿鱼图贴到了书桌的记事架上,然后把信又读了一遍,随即便列了一个回信草稿,老实承认上一封信有些句子是抄的同事的,自己没文笔,写的东西干干巴巴,但坚持那诗是自己瞎编的——不这么说解释不了那诗怎么来的,然后就开始兴致盎然的讨论起了那张鱿鱼图。

    这次他老老实实自己写的,虽然他对使唤手下干私事毫无内疚,并不觉得自己本身是圣人,有什么精神洁癖,但人家已经识破了,也就不用再做那种无用功了——他其实受他的不良导师影响颇深的,只是他自己都没太注意到。

    很快他就写好了草稿,自己强行润色了一番,仔细抄好后封装好打发白木桂马帮他把信寄了,随后就开始期待白马宁子的回信,感觉这方法好,至少不用老想着往料理屋跑了,那方法真是够蠢的,不是自己没时间就是白马宁子不在,两个人根本说不上话,还不如通过笔墨交流。

    说真的,写信交流和后世网恋有点像的,畅想空间无限,感觉格外美好。

    就这他的一片期待之中,《半泽直树》的第四集放送了,结果比千原凛人预期的口碑爆炸早不少,分时平均收视率一举上升4.7%,达到了28.2%的惊人成绩,分时最高收视率也一举攻破了30%大关,达到了30.6%,最终一举越升到热播榜第一位。

    这成绩一出,顿时吓倒了一堆人,就连村上伊织这个负责参加制作人会议的白骨精都有些担心弄出了乌龙,怀疑统计课的人把数据严重弄错了,不顾主持会议的专务的奇怪脸色,再三要求核实。

    当然,成绩经核实后无误,这玩意又不是关东联合电视台一家在统计,不少中立机构以及其它大电台也都统计着呢,出错的可能性极小,而千原凛人得到专门为他们剧组制作的加厚版分析报告后陷入了深思。

    这世界上还真的有傻子啊,十倍奉还大馒头在第三集播出后竟然卖出了三百多份,这些人不知道电视购物10円的东西就敢卖500円吗?

    那大馒头和超市里卖的是一样的,最多定制得大了一点,还有盒子上印了张菅野信的脸!

    村上伊织注意到他在看电视剧周边的销售数量,马上笑道:“运营部那边的人说了,目前周边销售势头是持续递增的,他们准备按原计划十倍备货……你在看的这个大馒头,他们就准备再备货三千份,争取下周全卖掉。”

    千原凛人点了点头,无话可说。这收视率爆增之后,暂时性的拿到了榜单一位,他还没来得及开心呢,运营部比他还开心得早,真打算借这股东风红红火火的搞电视购物了,不过这算是细枝末节,他也无心再看锅碗瓢盆卖得怎么样,直接翻到下一页细看,耳中却听村上伊织继续说道:“运营部在会议上还要求在片头、片尾加广告。”

    千原凛人叹了口气,问道:“已经有了,他们还要再加吗?”

    “不是必须的,他们是在询问咱们的意见,加不加由你来决定。”村上伊织不太在意,他们也是有靠山的,运营部不敢强迫他们,这更多是在争求意见,想多捞一点——运营部的业绩是看钱的,和他们制作局看收视率可不一样。

    千原凛人把拳头顶在下巴上沉吟了一会儿,觉得钱确实是好东西,但也不能舍本逐末,任由这些家伙脑袋发热就开始胡来,直接说道:“片头不能加了,节奏绝对不能拖沓,片尾可以再加一加,算给他们个面子,不过他们也要想办法给我们增加宣传预算。”

    村上伊织随手在记事本上划了划,微笑道:“我会和他们谈的。那下一件事,目前报纸上已经开始议论菅野信了,有专栏提到了他以前的不良事迹。”

    千原凛人今天还没来得及看报纸,而这种事可比卖馒头、添广告重要多了,马上关切地问道:“是自然议论还是有人红眼病犯了,在故意针对他,或者是在针对我们?”

    做为一个受过互联网洗礼过的家伙,他从来不敢小看舆论,见识过无数次被人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事了,那菅野信在六七年前拉了那么大一坨臭臭,很难说会不会被有心人翻出来利用,借此来打击《半泽直树》的上升势头,而且娱乐圈里演员、偶像们之间互相暗害、公开撕X根本不是新鲜事了,真的多不胜数,必须小心。

    村上伊织摇了摇头:“现在还看不出是不是有人在推波助澜,而且目前几个专栏里也仅是提了提菅野信以前的事,并没有深究。”

    千原凛人轻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先等等再说!”

    如果只是偶然的,那就不需要多做什么,毕竟是六七年前的事了,让它能随风而去是最好了,没必要急着有反应自暴其短,先再观察观察,说不定是虚惊一场。

    只是他想得挺美,盼着不用多操什么心,但随着《半泽直树》口碑猛然爆炸,突然性的跃居榜单一位,仅放送了不到半季就马上要破30%的分时平均收视率了,自然在报纸上被广泛热议,而且《半泽直树》这部剧也确实针对了曰本社会上的一些潜藏的阴暗问题,道出了很多中下层普通职员的苦闷憋屈,社会影响日渐扩大,这就更火上浇油了。

    在对《半泽直树》夸奖和称赞了两天后,突然有一份小报猛然报出了一堆老照片,上面正是菅野信在酒吧痛殴他人的现场记录,场面极其血腥!

    顿时舆论一片哗然,开始对着刚刚有点超新星崛起势头的魅力男演员评头论足,话题顿时风向一转——这样一个人,配不配演半泽直树这样的一个正面角色?

    这样一个人要是成功了,会不会给社会风气带来更坏的影响?

    会不会把电视观众教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