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不负余生不负心 > 正文 第四十章
    小戴跟我请假,说他最近手里其他项目不是很急,如果园区项目也没什么事需要处理的话,周末想带家人出去玩。我说去吧,园区项目暂停了,你确实很久没有好好放松了,出去透透气,陪陪老婆孩子。

    好像总有工作需要处理,被压抑久了,希望他度过一个完整又放松的周末吧。且为一日欢,慰此穷年悲。

    新公司人手不够,老板让我尽快招聘两个。在网上挂出两个职位,每天都可以收到很多简历,有的是学生会主席,有的考了各种证书,但都没什么用。因为按照老板要求,只招重点本科并且有工作经验的,如果没工作经验,那就研究生吧,不招女生。公司小,职位低,但要求还挺多,没办法,人力市场就是这么个现状。经过筛选,还真没几个符合条件的,选出两个,今天由我来面试他们。很多公司都要求吃苦耐劳、有责任心和团队精神。而我看着眼前这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先问了他们一个问题:如果三百六十行任你选,你觉得你想做什么工作?

    两人都有点懵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尴尬了一阵之后,都跟我说,还是找个专业对口的吧。

    然后我继续问:那你们喜欢自己大学学的专业吗?

    两人都说不喜欢,当初稀里糊涂,不太清楚自己专业是干啥的。

    一直以来,我听到的最普遍的找工作想法,就是专业对口。但在我看来,相当荒谬。本来绝大部分人当初的专业,就是自己不喜欢的,如今找工作不是按照自己内心喜好,非要跟不喜欢的专业对口,那不是一错再错么?就像拿着一把刻度有问题的尺子,量什么都是错的。专业我们才学了几年?而内心的喜好才会跟随我们一辈子。

    我又问:工程设计你们都干过,你们觉得干这个工作有激情没?

    两人眨巴眼睛后,一阵摇头。估计此刻会觉得我这个面试官心理有问题,甚至变态吧。最后两人耷拉着脑袋,与我苦笑道别。

    目送两人离开后,我回到办公室,新人们忙里偷闲,见我刚才出去了,都在上网打游戏。

    泡杯茶坐下,看着几个人偷瞄我,生怕我责备他们上网打游戏,其实他们想多了。回想起自己前些年,何尝不是跟他们一样?在办公室闲下来的时候,总有种无力感,感到深深的无助,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嘛。不敢让自己闲下来,于是习惯性地找寄托,就像疼痛了立马找止痛药。寄托于手机屏幕和电脑屏幕,上网闲逛、电影电视、游戏和玄幻穿越……。因为这些可以暂时占据我的大脑,让我有种代入感,沉浸在意淫之中,避免想起痛苦、恐惧和空虚。但是放下手机、离开电脑,刚才的上网闲逛、电影电视、游戏和玄幻穿越,在大脑里荡然无存,心里涌起更多空虚和无助。就像止痛药,药效一过,又会痛,甚至更痛,治标不治本。日复一日,在“疼痛”和“止痛”之间循环,却发现自己的无力感并没有丝毫减退。挺佩服这些八卦网站、视频网站、玄幻穿越和网络游戏,抓住了大家的那种“止痛药”心态,我们心里越空虚无助,这些“止痛药”厂家就越做越大,肆意扩张,生意兴隆。

    跟老板汇报了面试情况,说最近来面试的都不合适。老板说不急,反正大学生有的是,慢慢挑。然后让我午饭后跟他一起去看个现场。

    又是本县的一个项目,老板亲自出马,项目应该不小。秋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川西坝子,林盘聚居,一路经过许多农户,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打小麻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大家都习惯了这种生活。老板忽然发出感慨:你看人家幸福感多强!我们一天到晚忙碌奔波,跟人家比,幸福感差远了。

    我心说:他们那是无可奈何,如果能像你一样日进斗金,谁还在那儿打五毛钱的小麻将消磨时间?

    不过也可以看出,老板并不喜欢在做的事情,那为啥还要做呢?以他如今的上亿资产,转行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应该挺容易的,不理解。也许是社会责任感吧,手底下养了一百多员工;也许压根儿就没什么喜欢的行业,只能习惯性地攫取财富。为了有财富、有地位,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得我欤?

    张教头自从环保省了几十万罚款之后,跟周局长和项科长还时有联系。有天晚上请二位领导吃饭,邀请我和李勋参加,说晚上正式叫影视学院的两位公关出马。别看张教头平时很有女人缘,驰骋情场,遇到这两位女学生,刚开始还有点不知所措。跟我们一说,李勋就开玩笑劝他先拿下,就像土地,先开垦了才能长庄稼。

    张教头心知一旦出手,不好断后,当然不会惹火烧身。经过一段时间的苦口婆心的洗脑后,两位女同学终于答应今晚正式出马。张教头让她们今晚来的目的,其实还是实习锻炼,毕竟周局长和项科长都是熟人,即使哪里失态,没什么大碍,好过以后在重要场合失态。

    最近我不想参加任何应酬,觉得做什么事、见什么人都是浪费时间,宁愿自己独坐或看书。但不可能就此与世隔绝,尤其是张教头和李勋,自己不组织活动就算了,他们都开口邀请了,不去有点不识抬举。

    酒桌上大家依然是按次序互相劝酬,不同的是,今晚多了两位美女。张教头给大家介绍,分别叫莎莎和丽丽,两人依然是上次KTV见面时的神态举止,我见犹怜。不懂酒桌规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敬酒词。张教头和李勋就从举杯、倒酒、敬酒次序开始教。两人带着几分羞怯,几分不情愿,还带着几分笨拙地学着,两位领导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饶有兴致地点拨几句。酒桌气氛还算融洽,只是到后面,李勋估计酒多了点,语气有点盛气凌人,让两位美女微微蹙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