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不负余生不负心 > 正文 第九章
    对设计工作的深深厌倦,让我觉得虽然还没中标,我也该辞职了,这个项目肯定会中标,到时候反正也要辞职。于是头脑一热,直接跟公司提出辞职,并且手里的工作简单交接后,第二天就不去上班,收尾工作也在电话里遥控指挥。作为老员工,我的辞职势必会带来较大影响,老板找到我,问我怎么回事,我借口同学开了公司,实在忙不过来,邀请我当合伙人。老板在苦劝无用之下,留下一句话,说以后如果还想回来,公司随时欢迎你。我小感动了一把,心想,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又怎么会回去。

    付伟在表明来意后,钱总同意按我们公司情况,适当修改招标条件,保证我们中标,但他要分设计费的15%,而且中标公示一结束,马上就要给他兑现。我和付伟有点蒙了,回来跟李勋一说,他拍案而起,那个钱总凭什么分15%。我和付伟也觉得,钱总那儿不过是个代理机构而已,行业规矩,通常没有领导打招呼,代理最多也就抽10%,现在找了领导,打了招呼,他反而要15%,太他妈不识抬举了。而且还要立马兑现,我们还没看到钱呢,这不操蛋么,什么意思?不买严局长的帐?细一揣摩,钱总那儿,应该有三个意思,但是都代表了严局长的意思,一是严局长应该会分这15%,二是哪家单位出价高,就让谁中标;三是所有设计公司都没有找上层领导,只找到严局长这儿,所以他才敢这么做。可惜的是,我们后来才明白这些,中间严局长打了两次电话给李勋,关心投标情况,我们没有看懂形势,一味乐观,按照修改后的招标条件,最有可能中标的就我和老板两家。

    为了避免投标公司数量不够,我们自己准备了三家公司的投标文件,相应地,每家公司需要交十万元投标保证金。从找到钱总以来,付伟对这个项目就不怎么看好,加上那段时间他公司资金确实紧张,说投标保证金不会压很久,一个月之内,就会退出来,让我想想办法。我很乐观,很相信李勋,相信严局长,于是做了一个傻逼决定,去找张扬借钱。张扬听完这件事,二话不说,立马跟家里要了三十万,我感动至极,写了个借条,算了利息,立即将三十万转给了付伟,让他去操作,付伟也给我打了个借条。

    交完保证金,一周后开标,中间钱总打电话告诉付伟,没问题了,你们肯定中标,赶紧准备好答应我的吧。我们很是兴奋,结果一小时后,钱总打电话告诉付伟,我们没中标,中标的是我老板。晴天霹雳,我第一担心的,就是李勋发飙,运作这么久,连代理都搞不定,居然以微弱差距,失败了。本来想做完这个大项目,以后就好跟他老爸开口,证明我们能成事,没中标,他以后拿什么跟他老爸要项目?

    李勋没有生气,可能因为看我交了三十万保证金,确实已经尽力,反而安慰起我来。高建设也在一旁分析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现我们输在没有弄懂严局长的心思。李勋跟严局长汇报了评标结果,严局长并没有觉得很奇怪,只是安慰,后面几年的项目,你们提前参与,按你们条件来设定招标条件,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我们稍感安慰,我此时还是觉得有点气馁,想想自己近来在程静面前意气风发,在张扬那儿信誓旦旦,对这个项目的胸有成竹,似乎都成了笑话。

    程静没有责备我,但辞职后的我,没有项目,整天像游魂,非常不自在。每天跟着李勋和高建设,窝在“四合院”里,看他们打牌,陪他们喝茶、喝酒,他们的日子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而我,每天吃老本,眼看卡里余额就要见底,依然没有项目。高建设和李勋也开始帮我想办法,又联系了本县一些他们认识的领导,局里的、乡镇的,期间请这些所谓的领导吃了几顿饭,每顿都消费几千,并没有任何效果,因为跟这帮人酒桌上根本不可能提项目,提了他也当你顺嘴一说,说多了又会破坏酒桌气氛,只能傻傻陪他们喝酒,然后默默买单,自作自受。

    没有什么项目,我开始恐慌。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张扬父母开始问那三十万,张扬推不过,问我什么时候保证金能退回来。我找到付伟,发现三家公司,要分三次退,最快的还要一个月,最慢的就不好说了,要等中标公司签完设计合同以后,才能退,估计半年。我顿感压抑,觉得无颜面对张扬,觉得被付伟给坑了。于是跟付伟商量,他先把三十万退我,以后保证金他慢慢收,当初说好的,我这三十万只周转一个月。他同意了,但是要再缓他一个月,一个月后,他才有资金回来。

    张扬最近有点郁闷,环保查的厉害,他家玻璃厂需要交50万罚款,被勒令停产整顿,不达标不准生产。这么些年,他家玻璃厂在工商、税务都没问题,现在环保倒出问题了。喝茶的时候,我看似不经意地跟李勋提起这事儿,他问张扬跟我什么关系,我说老铁。李勋沉吟片刻,拿起电话,当下约了环保局周局长。然后让我通知张扬,明晚请周局长吃饭。

    我打心里感谢他那么把我当回事,同时又惊讶于他的关系网,好像在本县,就没有他不熟悉的领导。但是在本县范围,他只帮人办事,从不向领导开口自己的事情,比如我们的设计公司,他从不跟政府投资公司或几大局领导开口要项目,他的说法是,一开口要项目,自己的身段就低了,就觉得矮人家半截。其实我一直想对他说,不趁着老爷子在位多捞点,等退下来,就没得捞了。也许是因为在上面呆惯了,接触久了,发现李勋最大的问题是不太接地气,明明没挣着钱,还要装的飘飘似仙,也挺累。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格调有了,逼格有了,但都是装出来的。他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也畏惧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传到老爷子耳朵里。这样下去,难成大事,这点让我对我们的合作有种深深的忧虑。但以他公子哥脾气,逼他向老爷子要项目,肯定是不行的,得迂回,找机会慢慢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