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洪荒问道行 > 第八十九前往三山关
    “不过,三山关一地,最近有些不太平。”

    “前些时日刚刚打杀了一只旱魃,最近又招惹到了一位修士。”

    “道长若是此时前去,恐怕会节外生枝。”

    妲己掩嘴轻笑一声,说道:“说起来,此事也怪三山关总兵邓九公父女二人。”

    “人家辛苦祭炼出来一只旱魃,哪想刚刚出世不久,就被二人打的灰飞烟灭,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旱魃!

    修士!

    北冥道人脸上不由出现一丝古怪神色,原来那只旱魃是修士祭炼出来的,不是什么天生旱魃。

    祭炼旱魃一术,自古就有。

    只不过,一来怕惹怒天女旱魃,二来此术乃是旁门左道,玄门修士少有习得。

    哪怕是一些散修,即便身怀此术,也不敢随意施展出来。

    “如此来说,娘娘可有办法帮助贫道!”

    他非常清楚,妲己不会无缘无故说起此事。

    “妾身与那修士,也算有过一面之缘,若是与道长一同前去,多少也有一些情面。”

    “即便生出争斗,妾身也可保全道长安然无恙。”

    妲己十分自信说道。

    她的一身神通道行都在魅惑一道上面,对付邪物自然事倍功半。

    可要是对付一位修士,却是事半功倍。

    甚至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要是妾身没有看错的话,道长身怀人族一脉功德,似乎可以执掌青州鼎。”

    对于功德一物,妲己可是羡慕不已。

    奈何,想要谋取功德,实在是难之又难。

    然而,北冥道人亲自绘制出的水车图纸,随着水车一物慢慢推广开来,身上的功德越来越多。

    连妲己都瞧出一丝功德光华,足见积累下来的功德不在少数。

    “只要道长可以执掌青州鼎,俱时还请道长帮妾身护法闭关一段时日。”

    九鼎乃是人族至宝,非一般修士可以执掌,就是人族修士依然不行。

    不然,当初一众妖圣、洪荒异族大神通者,也不会轻而易举将九鼎抢夺而去。

    倒是北冥道人身怀人族一脉功德气运,正符合执掌九鼎的要求。

    “娘娘是想踏足太乙金仙一境!”北冥道人多少有些明白她的意思。

    妲己想要闭关踏足太乙金仙一境,又没有什么可以信得过的人帮忙护法。

    偏偏他很有可能执掌九鼎之一的青州鼎,就是一些大罗金仙修士前来,面对青州鼎,恐怕也要生出一丝忌讳。

    “不错,妾身正是想要趁机踏足太乙金仙一境,而且还要褪去妖身,与现在这具太阴之体融为一处。”妲己直接承认下来。

    她虽然一直占据太阴之体,却终究非是自己的肉身,与她一身神通道行不合。

    否则,也用不着什么先天冰魄,就可直接踏足太乙金仙一境。

    不过,太阴之体非同小可,一旦与她肉身相互融合之时,使得太阴之体气息泄露,定会引来邪魔修士。

    “道长无需多想,妾身仅是想要在这场封神大劫之中,争夺一丝生机而已。”

    “不然,当日道长与姜子牙二人,拦下苏妲己魂魄之时,妾身就已经现身而出,岂会一直坐视不理!”

    她现在早就顾不上苏妲己魂魄一事,不管是转世轮回也好,还是投身阐教一脉门下也罢,都是以后的事情。

    要是妲己在封神一事之中,烟消云散,自然什么因果仇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要是侥幸活了下来,俱时再行应对不迟。

    苏妲己魂魄!

    北冥道人不由双目一缩,好个妲己,连这件事情都一清二楚。

    不过,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倘若知道苏妲己已经拜入人教玄都大法师门下,非得悔恨万分。

    有着人教一脉庇护,想要化解往日中的因果,可不是那么容易。

    “好,只要取得青州鼎,那么贫道可以帮娘娘护法一段时日。”

    “只是娘娘真身多日不会皇宫,就不怕纣王瞧出破绽!”

    事关青州鼎,北冥道人不容有半点差错。

    倒是妲己一连十数日,未曾回到皇宫之中,真不怕被人瞧出破绽。

    “咯咯,此事道长大可放心,有胡喜儿身在皇宫之中,自可瞒过纣王。”

    “至于其余人等!”

    “妾身姐妹二人,乃是奉女娲娘娘法旨而来,即便被人瞧出破绽,又有何人胆敢阻挡女娲娘娘法旨!”妲己一脸娇笑说道。

    她还真没有将纣王放入眼中。

    区区一位凡夫俗子而已,就是身为人皇,又能如何!

    何况,人族现在早就没有人皇一职,有的仅是人族共主而已。

    二者截然不可相提并论。

    “既然道长答应妾身,那么事不宜迟,你我二人立刻前往三山关,免得横生枝节。”

    下一刻,妲己一挥衣袖,二人直接腾云驾雾而走。

    昆仑山中,隐隐响起一声冷哼。

    “整日与九尾妖狐为伍,也不怕陷入孽缘之中,连真灵飘入封神榜的机会都没有。”一位道人忽然睁开双目,口中有些不满冷哼一声。

    此人正是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广成子。

    “呵呵,师兄言之过早。”

    “九尾妖狐仅是要想谋取一线生机而已,并非想要图谋什么。”

    “再说,大劫之下,亦有机缘暗藏其中。”一旁的太乙真人笑着出言说道。

    “机缘、机缘!”

    “机缘一物,岂可强求!”

    “倒不如早早脱身而去,免得身死道消。”广成子轻叹一声说道。

    他宁愿不要什么机缘,也不想沾染封神一事因果。

    奈何,身为阐教一脉掌教大弟子,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置身事外。

    “哈哈,我等自然不需要什么机缘,可一些小辈弟子,却早就望眼欲穿。”

    “对了师兄,你可是还在埋怨云中子师弟,将苏妲己让给玄都师兄一事生气!”太乙真人说道。

    阐教一脉并非一片和气,其中隐隐分成几个小团体。

    然而,云中子却游离这些团体之外,除了玉清圣人法旨,少有过问阐教是非。

    一位将来有望大罗金仙的太阴之体,轻轻松松让给玄都,最终拜入人教一脉门下。

    广成子自然多少有些不满。

    不过,他也清楚,云中子就是这样的性格,行事向来不受约束。

    “为兄非是怪罪与他,仅是有些可惜而已。”

    “好端端的,让玄都师兄捡了一个便宜。”广成子苦笑一声。

    闻言,太乙真人不由微笑不语。

    恐怕,云中子师弟,是特意不让苏妲己拜入阐教一脉门下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