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洪荒问道行 > 第五十一章震惊
    姬昌与其余三大诸侯,以及朝中费仲等一众官员,酒宴散去。

    又立刻再次摆上一桌酒宴,仅有东伯侯姜恒楚、南伯候鄂崇禹、西伯侯姬昌与北冥道人四人而已。

    连侍女、护卫,都让姬昌打发出去,免得有人泄露消息。

    当下姬昌轻叹一声,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道:“不瞒二位侯爷,姬昌乃是有要事相谈。”

    “故而,还请北冥道长,先将朝歌城中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上一二,俱时我等三人,再行商量对策。”

    闻言,东伯侯姜恒楚、南伯候鄂崇禹,皆是面露不解。

    朝歌城中发生何事,竟然需要如此慎重!

    而且,四大诸侯乃是商朝根基,即便有事情发生,也应当是四位诸侯一起与纣王,以及朝中文武百官相商才对。

    然而,此时仅有三位诸侯,不见北伯候崇侯虎身影。

    南伯候鄂崇禹神色略微有些不自在,出言问道:“本候虽与崇侯虎不合。”

    “可若真有事情相商,只怕还是将崇侯虎一同请来才是,免得它日崇侯虎又要借机生事。”

    刚才宴会中,南伯候鄂崇禹与北伯候崇侯虎一番争执下来,几乎差点拳脚相见。

    足见,若是此时不将崇侯虎请来,不用问,它日崇侯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南伯候深明大义,贫道钦佩不已。”

    “奈何,先且不说北伯候崇侯虎与侯爷的仇怨,单单太师闻仲与十数余万精锐,一直驻扎北海一地围剿袁福通。”

    “此时就不能将崇侯虎请来。”北冥道人淡淡出言说道。

    非是他不想将崇侯虎请来,而是崇侯虎来与不来,都是身不由己。

    反倒不如不来。

    此言一出,鄂崇禹、姜恒楚二人互相对望一眼,闪过一丝异色。

    难倒西伯侯姬昌想要商议的事情,与纣王有关!

    见二人没有继续出言,北冥道人脸色一正,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一会还请二位侯爷冷静一些。”

    “数十日前,纣王立妲己为后,致使姜皇后屈死宫中,殷郊、殷洪两位殿下下落不明,大臣商容撞死大殿之上。”

    “纣王生怕因为此事,四位诸侯谋反,故而将四位侯爷召入朝歌之中,只待明日一早,将四位侯爷一同斩首。”

    闻言,姜恒楚脸色煞白一片,亲生姐姐屈死宫中,两位侄子下落不明,顿时心中一疼,天旋地转,眼前漆黑一片。

    足足过了半响时间,姜恒楚方才嘶哑,说道:“纣王小儿,怎敢如此?怎会如此!”

    北冥道人轻叹一声,说道:“贫道所言句句属实,若是侯爷不信,大可命人前去打探一番。”

    “北冥道长此言,本候已经查探清楚,姜皇后确实身死,如今皇后一职乃是由苏妲己担任,至于二位殿下也是不见踪影多日。”

    姬昌虽然十分信任北冥道人,但是此事非同小可,容不得半点差错,自然需要另外命人查探一番。

    “纣王小儿,本候与你不死不休!”

    姜恒楚只觉胸口一热,仰头喷出一阵血雾,立刻大哭起来,道:“我姐姐死的冤枉、冤枉!”

    自从姜皇后继位以来,从来没有贪图奢华享受,整日打理皇宫事物,半点不让纣王操心。

    姜恒楚对于纣王命令,亦是无不遵从。

    即便有损自身利益,也从未拒绝过半点。

    不想,今日却换来了姐姐屈死,两个侄子下路不明的消息,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鄂崇禹亦是一脸震惊,纣王竟能做出如此荒唐至极的事情,简直就是自损商朝根基。

    “好个纣王,竟然如此狠毒,不念夫妻情分,本候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四大诸侯与殷纣一脉,向来一损俱损一人荣俱荣。

    不过,此时既然纣王想要将四大诸侯除去,北伯候崇侯虎又是态度不明,鄂崇禹心中已经生出一丝冷意。

    “此事还请姬侯爷做主,我等三人明日一早上朝,与那纣王小儿好好说道一番,非得讨要一个解释不可。”

    姜恒楚嘶哑说道:“不用劳烦二位侯爷,明日一早有姜恒楚一人足矣。”

    “若是纣王心有悔过,命人将妖妃妲己打杀,本候可以念在天下无数黎明百姓情面上,仅将我姐姐骸骨带回祖地安葬,终生再不踏足朝歌半步。”

    “如若不然!”

    姜恒楚眼中杀机一显,道:“本候亲自领兵伐纣,给我姐姐报仇雪恨!”

    “纣王不死,本候妄为人子。”

    传说殷纣一脉乃是人皇轩辕血脉。

    此事仅是传说而已,无从证实。

    可是姜恒楚一脉,则是真正的人皇神农子孙,尊贵至极,向来知道天下黎民百姓之苦,才会说出此言,不想掀起战乱。

    只要纣王真心悔改,他可以将一切仇恨放下。

    好一个姜恒楚,果然不凡。

    北冥道人心中忍不住赞叹一声。

    可惜面对纣王与妲己,则不可有着一丝仁慈。

    “东伯侯心系天下黎明百姓,叫贫道钦佩不已。”

    “可惜明日一早,或许其余二位侯爷,还能有一丝活命机会,姜侯爷则是十死无生。”

    鄂崇禹冷冷出言说道:“你姜恒楚可以讲仁义道德,体谅天下黎明百姓,不想掀起战乱。”

    “可纣王与费仲等一众小人,恐怕没有你姜恒楚这样的度量。”

    “俱时不止你姜恒楚一人身死,连本候与姬侯爷也难离开朝歌一地。”

    “一旦我等皆被纣王赐死,俱时可想而知,东、南、西三大诸侯坐下一众将士,定然兴兵行伐纣一事,俱时依然难以免去战乱。”

    一时间,姜恒楚不禁一愣,有些不知该当如何面对此事。

    “那本候又该如何行事!”

    下一刻,鄂崇禹深吸一口气,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姬昌躬身行礼,道:“侯爷素来精通卜卦一术,想来心中早就有了打算,故而还请侯爷明言,鄂崇禹定当鼎力相助。”

    他心中清楚,此事也只有西伯侯姬昌,或许才有一线生机可言。

    “本候也当如此!”

    见此,西伯侯姬昌脸上闪过一丝不忍,随即立刻涌出阵阵杀机,道:“既然二位侯爷有言,姬昌便说上一二。”

    “纣王昏庸无能,妖妃妲己与奸臣费仲把持朝政,故而二位侯爷明日一早,万万不能前往皇宫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