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洪荒问道行 > 第十四章道明真相
    闻言,妲己咯咯笑了起来,摸了摸乌黑发亮的秀发,露着淡淡嘲笑,望着云中子。

    “云中子道长,你乃是玉清圣人元始天尊门下弟子,或许不怕圣人责罚。”

    “可妾身仅是小小一位妖族女子,可是万万不敢假传女娲娘娘法旨。”

    “哼,倘若不是尔等假传法旨,那么女娲娘娘怎会如此行事!”

    云中子口中冷哼一声,对于九尾妖狐妲己的言语,他是半点都不相信。

    洪荒仙神修士何人不知,妖狐一族最善骗人,一言一语,几乎少有真话。

    “好你个云中子,妄你也有大罗金仙道行,可敢与妾身前往三十三外天之上娲皇宫中,一起面见女娲娘娘!”

    妲己脸色一变,伸出芊芊玉手一指云中子,没有半点惧怕神情。

    倒是云中子双目一缩,前往三十三外天之上娲皇宫面见女娲娘娘!

    先不说女娲娘娘何等身份,莫说是云中子,就是一些准圣大神通者也不敢轻易前去打扰。

    再者,三十三外天之上乃是混沌世界,里面到处都是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即便云中子也不敢轻易踏足其中。

    这时一旁的北冥道人,轻轻咳嗽一声,道:“既然妲己娘娘一口咬定,此事乃是女娲娘娘法旨,只是想来女娲娘娘身为人族圣母,不会无缘无故如此行事,恐怕其中定有缘由。”

    “还请妲己娘娘解惑一二,也好免去一场冲突。”

    对于女娲娘娘为何召唤轩辕坟三妖,前去诱惑君王一事,北冥道人多少知道一些。

    奈何,一来他不好直接开口说出实情,二来对于其中一些细节,北冥道人也不敢肯定。

    此言一出,妲己奇异看了北冥道人一眼,口中立刻娇笑起来,一步一步走到北冥道人跟前,双目露出一丝迷人笑容。

    “还是这位小道长明白事理,想那女娲娘娘何等身份,岂会无缘无故与一位人族君王计较!”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九尾妖狐妲己,北冥道人只觉阵阵香气扑面而来,声音悦耳至极,轻纱下面的肌肤清澈可见,顿时心中不由一热。

    “咳咳,小道当不得妲己娘娘如此。”

    北冥道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双目不敢直视九尾妖狐妲己。

    同时心中暗道一声厉害,不愧是九尾妖狐。

    果然是倾城倾国的女妖精,女娲娘娘倒是会挑选人选。。

    见此,妲己并没有继续调戏下去,不然云中子非得恼怒不可。

    她可不想,惹怒一位阐教大罗金仙修士。

    “云中子道长可知,前段时间乃是女娲娘娘寿辰!”

    “此事贫道自然清楚,女娲娘娘寿辰周天生灵一同庆贺,难不成纣王因为此事,从而惹怒女娲娘娘!”云中子不解出言问道。

    对于纣王前往女娲宫中上香一事,云中子从来没有听说过。

    其实不光云中子,除了少数几位朝中大臣以外,其余人等对于此事都是一知半解。

    或许有些准圣大神通者,多少知道一些,只是碍于女娲娘娘颜面,无人胆敢多言。

    “前些日子,纣王与朝中文武大臣前往女娲娘娘宫中上香,本来也是一件好事。”

    “不想,那纣王真是胆大至极,竟敢贪图女娲娘娘圣颜,还提下一首诗词玷污娘娘名誉。”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

    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

    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说到这里,妲己伸出修长玉手,隐隐指着云中子,出言问道:“纣王乃是自寻死路,道长可还要继续多管闲事!”

    云中子闻言,心中一叹。

    想不到,纣王看似不错,却逃不过美色一物,连女娲娘娘圣颜都敢侮辱,合该殷纣一脉江山气运断绝。

    女娲娘娘乃是人族圣母娘娘,有着混元大罗金仙道行,跟玉清圣人元始天尊都是平辈相交,人族三皇五帝见其也要行礼问候。

    区区一位人族共主,胆敢写下此等诗词,乃是自寻死路,无人可救。

    没有人会因为区区一位人族共主,跟三十三外天之上,娲皇宫中的女娲娘娘结下因果。

    再者,就是云中子胆敢如此,也没有这等神通道行。

    “非得贫道多管闲事,有意违反女娲娘娘法旨,而是仅想给人族无数百姓,谋取一线生机。”

    他说的句句属实,没有半点虚假。

    奈何,事已至此,已经无人可以挽回。

    云中子足足沉默半响时间,道:“贫道可以再不过问朝歌一事。”

    “不过,宫中那柄木剑,还请妲己娘娘自行收取下来。”

    面对女娲娘娘法旨,云中子自然不敢将九尾妖狐妲己如何。

    但是既然将那柄木剑放入纣王寝宫里面,云中子岂会再次将其收取回来!

    大不了,回昆仑山玉虚宫中闭关不出,想来女娲娘娘也不会与一位小辈弟子计较。

    “好个云中子,你有大罗金仙道行,妾身奈你不得,但是区区一柄木剑,妾身还未放在眼中。”

    妲己脸色一冷,身上光华冲天而起,真身直接消失不见。

    既然云中子执迷不悟,妲己也懒得与其废话。

    见此,北冥道人张了张口,最终没有出言。

    足足过了好一会时间。

    云中子方才出言说道:“既然朝歌一事与女娲娘娘有关,只怕封神一劫已经无可避免,贫道还需前去寻找一位亲传弟子。”

    “小友,倘若真想谋取一些机缘,到可以前往我那师弟姜子牙家中,辅佐封神一事。”

    “如若不然,小友还请尽快返回骊山之中,免得沾染封神因果。”

    封神一事非同小可,仙神修士对其无不是畏惧不已。

    但是凶险之中自有机缘,机缘之中也有凶险相随。

    至于骊山乃是骊山老母道场,不入封神劫数。

    只要北冥道人返回骊山一地,自然没有封神劫数加身。

    闻言,北冥道人心中一苦,骊山他是万万回不去了,不然非得让人给扔出来不可。

    “封神一劫凶险莫测不假,只是小道却想谋取一些机缘,还请仙长成全。”

    一番思量之下,北冥道人终于下定决心,前往封神之中谋取一些机缘。

    最多真灵飘往封神榜上,又不会真的身死道消。

    “也罢,我那师弟姜子牙此时刚刚下山不久,你去朝歌南城外宋家庄寻他,将来自会有一份机缘。”

    “不过,万事不可强求,非是迫不得已,不可沾染杀戮因果。”云中子嘱咐说道。

    当下云中子直接驾云而走,北冥道人则是前往宋家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