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洪荒之造化大道 > 第172章 做我徒弟,做我徒弟就给你!
    “血海乃吾之地盘,你这厮无故闯入是真觉得吾冥河好欺负不成?”

    听了冥河这话,正想说些什么的古玄顿时尴尬了。

    虽说洪荒弱肉强食,但那也得看对象是谁。

    而眼前冥河虽然有些暴戾跟狡诈,但经历的事情还不多,显然也没长成到日后阴狠毒辣的地步……也就是说还有救。

    因此尽管心情很不好,古玄却依旧觉得自己应该继续肩负圣师之名,将冥河拉回正轨。

    且冥河虽然在原本轨迹上名声很不好,但洪荒这地方只要是能跟盘古占上边的哪个不是跟脚气运深厚之辈。

    论跟脚,冥河乃盘古血液结合天地血煞之气而生,虽是类似血煞之体的生灵,但同样也是盘古后裔,拥有不弱于盘古族的潜力。

    论气运,在这洪荒,估计除了古玄之外,哪怕是鸿钧罗睺也不见得比的过冥河。不然你当谁都能跟冥河一样出世就有两大极品先天灵宝外加两柄攻击力不弱极品灵宝多少的上品杀剑傍身……

    而且若古玄猜测没错的话,冥河身上的气运可是分别继承自盘古与盘古族的,这样的气运之隆……也就冥河出世的晚,不然按古玄估计,后世鸿钧能放在分宝崖上的宝物起码也得少上五成……再往深的想,诸圣打压冥河却不敢真拿冥河怎么样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所以说……这么一个大气运加身之人,古玄岂能无动于衷?这要是不拉入自己的阵营那就不是古玄了。

    因此,为了能将冥河拉入正途,将冥河培养成一个脱离了暴戾,脱离了低级趣味并对洪荒有用的先天之灵,古玄只能先将自己塑造成一个高,且大且上且正直的……才有鬼了!!

    “呵呵!”

    将口中想要说的话收回,古玄就那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梗住脖子的冥河……说实话,无视那多出来的一对手臂跟煞气的话,小娃娃状态下,且一脸阴沉开口闭口“吾”的冥河其实还挺那啥的!!

    “你,你看什么?”

    起初冥河见古玄被自己问的“哑口无言,”且情绪依旧没有太大起伏,不由心中大喜,正要乘胜追击争取让古玄还他业火红莲……当然,冥河之所以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还敢生出其他心思,一来是冥河本就胆大,是无法无天的性子;二来最主要还是冥河自始至终都没从古玄身上感受到针对他的杀气,哪怕是先前的爆发,目标也不是他,相反,他甚至还从古玄身上感受到了丝丝缕缕的善意……尽管他觉得古玄的善意有些脑残,哪有抢宝贝还对宝贝主人友善的?但这就是事实。

    却不想,还不待他乘胜追击,却骤然听到了古玄那声饱含深意的呵呵,立马就知道要遭。

    “呵呵。”

    古玄并不答话,再次呵呵一声,依旧那么看着冥河。

    熬鹰嘛,现在的冥河就像鹰,桀骜暴戾,想要让其“改邪归正”可不容易。索性古玄也算拥有大量“教育”经验的资深教育爱好者……且有九煞坐镇血海,他有大把时间慢慢熬。

    古玄这里是淡定了,但他的这声呵呵却差点让冥河炸毛,要不是感受到古玄依旧没有杀意,冥河铁定要拼命。

    冥河虽然也不想身死道消,但在他那满是血煞戾气的日常里也同样没有坐以待毙。

    于是,就冥河来说,场面一度变得极为尴尬与纠结……继续说吧,古玄明显没有要上套的意思。但是不说嘛,又不甘心,也不可能,业火红莲对于他来说可不只是极品先天灵宝那么简单,他之所以能在血海生存至今,或者说之所以还没被夹杂在血煞中的污秽侵蚀掉心神,靠的就是业火红莲中焚烧“污秽”的红莲业火,这要是真失去了业火红莲,对于还没到出世时候,依旧需要血海中血煞之气孕养才能的冥河来说无异于便是不可承受之重……

    而也就在冥河天人交战,心中暴戾逐渐占据上风,准备跟古玄拼命之时,古玄突然动了。

    只见古玄伸手一抓,已经被封印住的业火红莲飞速收缩,瞬间落入手中。

    “吼!!”

    这一幕顿时触碰到了冥河的神经,被困“水网”中的圆球飞速变大,一股暴虐气息爆炸般狂涌而出,被古玄抓在手中的业火红莲也在这一刻疯狂颤动,似是要挣脱封印。

    而且这还不算完,与此同时,血海边缘两股惊天杀气在血海上空纠缠,化为一把通天巨剑直插古玄所在……

    “呵!年轻人啊!”

    然而对此古玄只是微微摇头,随后手掌微微颤动,掌上紫光一闪,业火红莲便静止不动,接着困住圆球的“水网”一个收缩,化为水幕,将圆球困了个严实。

    至于巨剑?

    古玄为什么说年轻人啊……

    巨剑压根连突破乾坤鼎封锁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让古玄知道了元屠阿鼻两把杀剑的下落……

    不得不说,对于冥河而言,这确实是个悲伤的故事!!

    “你到底想怎样?要杀要剐给吾个痛快,这样戏耍于吾算什么英雄好汉……”

    冥河再次被镇压,身上的戾气再也压制不住,几乎突破天际,就连重新化出的真身投影也几乎成了暗红色。

    “呦呵,还知道英雄好汉?谁告诉你这词的?”古玄听到屁大点的小不点开口闭口“吾吾吾”的顿时就笑了。

    不等冥河回答,古玄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是了,血海这么大,你肯定也得到了些天碑对吧,这词你一定是从上面学的……”

    “这是重点么?这是重点么?谁特么这个时候有心情跟你说这个?”冥河小脸上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内心仅有的一丝理智疯狂咆哮着。

    然而古玄就是不接他的话茬,依旧在那唠叨着……

    “我说你大了?有一千岁么?”

    “哦,对了,不好意思本座给忘了,你应该不知道岁是个什么意思,来来来本座跟你说啊……”

    “……”

    时间就这样在古玄的“喋喋不休”以及冥河n次暴走中缓缓流逝。

    终于,半日之后,古玄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抖了抖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古玄缓步走到已经双目赤红的冥河投影面前,将业火红莲托到冥河投影面前,轻咳一声道:

    “拜本座为师,做了本座弟子这东西就还你!”爱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