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洪荒之造化大道 > 第四十章 宝物动人心
    “呼——”

    古玄吐出一口浊气,随后长身而起,再没了丝毫犹豫,直奔走廊尽头而去。

    “喂,李白,你干什么?”先前古玄问话的几个修士见此,急忙想要叫住古玄。

    “还能去干什么?又是一个要去送死的傻子呗。”有人嘲讽。

    “他以为他是谁?数十天仙进去了都没回来,就凭他一个区区凡境就敢去探秘境,真是不知死活。”有人不屑。

    “去吧去吧,说不得死的人多了,这秘境就能破掉也说不定。”这是幸灾乐祸。

    “……”

    然而无论耳边传来什么声音,古玄的道心都坚如磐石,先前的调息他已经想明白了秘境中的问题,无外乎就是某种能够放大人性弱点的灵物在作祟。

    先前没有防备被影响,现在古玄有了准备,却是不可能在受到干扰了。

    更何况现在还只是一群已经失去了自我的可怜虫在叫嚣?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值得古玄在意,就在即将踏入走廊尽头之时,古玄突然顿住,随即回头,眼中金芒一闪,一股强大的念力直刺那几名想要叫住他的修士眉心。

    噗噗噗——

    无声无息,几名修士身形猛的一僵,随即眼中开始挣扎……

    ……

    也就在古玄进入走廊尽头的同时,秘境山谷之中,一场暴风雨也在凝聚。

    “你当真要阻拦本座?”灵犀族长一脸阴沉,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魁梧大汉冷声质问,在其身后大群的灵犀族人也是群情激奋。

    “挡你又怎样?别人怕你灵犀,我岭吾却不怕。”魁梧大汉单人独杖挡在五行道人身前,面带讥讽看着对面的灵犀族长。

    “五行的行径已经惹了众怒,本座劝你莫要自悟。”灵犀族长开口,话音冰冷彻骨,包含着无尽的杀意看向魁梧大汉身后的五行道人。

    “众怒?”魁梧大汉岭吾闻言哈哈大笑,环顾四周,道:“说的跟你损失多大似得,人家象鍪跟陆压道兄两方也死人了,怎么没像你这么跳?”

    随后岭吾面色陡然阴沉下来,对灵犀族长冷声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要动手就动手,哪来那么么多废话?”

    灵犀族长闻言,扫了眼冷眼旁观一幅看好戏姿态的另外两方人马,脸色顿时更加阴沉了几分。

    确实,正如岭吾所说,他并非是在针对五行道人,而是想要打击甚至借机杀掉岭吾,没办法,岭吾对灵犀族的威胁实在太大,单是现在其修为都已经无限接近金仙圆满了,要是再放任其继续成长,必然会成为他以及灵犀族的心腹大患。

    说起来,岭吾跟灵犀族长灵犀的恩怨其实非常狗血,典型的恩将仇报戏码。

    岭吾实际上并非东大陆生灵,而是生于南大陆。

    而事情的经过也不复杂,总结一下就是,万多年前还是天仙的灵犀在南大陆被人追杀,被当时还是傻白甜的岭吾所救,随之两人在灵犀的刻意奉承下一见如故,决定共同游历洪荒,却不想在西大陆的一次秘境探索中,灵犀眼红岭吾的机缘,起了歹心,趁着岭吾突破金仙之机,不但夺了岭吾的机缘还差点杀了对方让……

    这也是本来修为差不多的两人,现在为什么修为相差近乎一个小境界的原因。

    随后死里逃生的岭吾一朝顿悟,深刻体会到了人心险恶,随之便一路追寻着灵犀的脚步来到了东大陆,只不过当他找到灵犀之时,对方已经先他一步突破了金仙,并成为了当时还叫银角族的灵犀族族长。

    于是岭吾只能一直蛰伏,而这一蛰伏就是近万年。

    言归正传,灵犀面色阴沉,实际上有人比灵犀还要煎熬,这个人就是被岭吾挡在身后的五行道人。

    五行道人看着身前的岭吾,不但没有丝毫欣喜,反而整颗心都如坠冰窖,一般人听不懂灵犀跟岭吾在说什么,但身为当事人的他却不可能不知道。

    实际上,无论是岭吾为他阻拦灵犀,还是灵犀要杀他的原因都是因为五行宝杖。

    五行宝杖是自己借给岭吾的这点在场有分量的人都知道,而金仙后期的岭吾敢在金仙圆满的灵犀面前叫嚣,靠的也就是自己的五行宝杖。

    灵犀必然就是看中了这点,才想要靠着逼迫自己,让自己召回五行宝杖护身,从而找到干掉岭吾的机会。不然才死了几个人而已,怎么可能让堂堂灵犀族长赤膊上阵?

    如此一来,岭吾护着自己的举动便成了必然。

    再者,这次自己确实是犯了众怒,岭吾肯定不可能白护着自己,或者换句或说,岭吾这次花这么大力气保自己,事后自己又该怎样报答?

    正所谓蛇鼠一窝,他们这帮子人可都是眼里只有利益的主,这么一个敲诈自己的机会,对方怎么可能放过,而自己又有什么东西能被对方看得上?不言而喻便是五行宝杖了。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还想在东大陆混下去,此事过后五行宝杖也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一想到这些,五行道人眼中顿时充满了不甘,想他五行道人何曾有过这种命运操于人手的遭遇?

    五行道人脸色阴晴不定,场中的局势却是又起变化,也不知是灵犀在暗中对其他两方势力许下了什么承诺,原本还冷眼旁观的两方势力突然跟灵犀族走到了一起,已经将岭吾一方人马给围了个结实。

    “不不,灵犀前辈,我等退出,我等退出。”

    “对对对,我等不参合这事了。”

    “五行确实该死,灵犀前辈您请便,小的就不参合了。”

    “……”

    “哈哈哈!”看着眼前的墙头草,听着耳边的嘈杂声,岭吾大笑出生,声音中充满了嘲讽:“滚吧滚吧,老子不稀罕你们这些渣渣。”

    说完岭吾便再不废话,就那么直直盯着想要包围自己的三方势力首领。

    极品灵宝在手,岭吾有种舍我其谁的霸气。正如五行道人所想,他是不准备将五行宝杖还给五行道人了,他现在越表现的霸气与坚决,到时候越好对五行道人提条件。

    而岭吾的这一举动顿时让他身后的一众修士如蒙大赦。

    能够见风使舵跟直接见风使舵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像先前吵嚷的人就是直接见风使舵的,这些人往往都没脑子,根本不会想惹恼岭吾的后果,灵犀族不好惹,难道岭吾就好惹了?

    因此实际上在被包围后,并没有多少人直接表态,直到岭吾发了话,岭吾一方的修士才陆续散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