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破罐子破摔
    苏子衿无暇顾及其他,既然眼下阿菁与阿泉俱是找到了,她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令二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阿菁,不论你如何打算,这次我都会将你带回去。之后你若不愿与你嫂子同住,便搬到我那里,在京城里发生的事情,我会替你保密,不会告诉旁人。阿泉既然有心要替你瞒过我,自然更不会将此事告诉他人。”

    “至于阿泉,我也是一定要带回去的,他是屠龙寨唯一的读书人,此番我带年师师的弟弟年懿回去,他先前读的太学,回屠龙寨肯定还须习字,届时我想让阿泉教习他。”

    “年师师?”

    听到这名字后,阿菁怔了一怔,“寨主如何会认得年师师?”

    阿菁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开口道:“寨主于何处寻到阿泉的?”

    苏子衿并不打算瞒她,“醉花楼。”

    阿菁垂眸苦笑了一阵,“你也知如今是这个局面,又何苦要折腾我二人。待我过了心上这道坎儿,便开始接客了。”

    苏子衿怎么可能允许她做出这种事情,当即便沉下脸道:“阿菁,若你做这般打算,我岂非是前功尽弃?”

    阿菁哀婉地叹了口气,“寨主,当真回不去了……我们对彼此的误会和伤害太深,深到如今我……已不愿意原谅他了。况且,阿泉如今已经习惯在京城里花天酒地的生活了,他亦是回不去了。”

    苏子衿想到阿菁与那富家老爷的事,沉默了片刻后道:“阿菁你呢,你还回得去么?”

    阿菁苦笑着摇了摇头,“任是谁发生了这些事,都不可能回去了。”

    将那碗面吃了个干净,阿菁面色亦是红润了不少,她从床上起身,于柜子里摸出一根簪花,“寨主,这是我娘留给我的,如今你要回去,也不知合适能与你再见上面,就先将这簪子赠与你吧。”

    苏子衿退后了一步,盯着那物什,“此乃你娘的遗物,怎能随便赠与他人……”

    “那就请寨主替我收着罢”阿菁惨淡一笑,“日后若是还能有幸与寨主相见,再从寨主手中讨回这簪子。”

    苏子衿左思右想仍是没能够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只得将留了写银两给她,“眼下我还留在京城,良人亦在此做官,故而安歇一段时日也不打紧。”

    阿菁近日过得委实窘迫,自从阿泉与她撕破脸后,她便与那富家老爷也断了联系。

    至于自贱为妓,亦是因为觉得自身已污浊不堪,索性便破罐子破摔了,不过亦是与阿泉那句“你如今与青楼里的妓子,又有甚么区别”有关。

    倘若不是因为这句话,她倒未必会选择走上这条路。

    待苏子衿回到客栈,正想要将衣服归还到沈怀瑾房中,却是在推开门的瞬间,闻到一股极其浓烈的血腥味。

    苏子衿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站在窗口的玄衣男子,不由自主地开口唤道:“怀瑾。”

    沈怀瑾听到动静,慢悠悠地转过身来,语气疲惫地开口:“又去哪里了?也不曾与我说上一声便走?”

    夜色深沉,可月色却是温柔如水,如练洒落,正好映到他眉心,浅淡却又不失沉重。他嗓音低沉悦耳,眸光却像是无法聚焦一般,落到他身上,飘忽不定。

    苏子衿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了,只觉察到一股子浓到化不开的血腥味,自他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

    “我今日去太学的时候正巧路过医馆,谁知竟是意外地听大夫说了一些关于阿泉的事,”苏子衿语气愈发沉重起来,“阿菁没有死,她只是被一个富家老爷侮辱导致了小产,觉得自己脏污不堪,又与阿泉闹出了很深的误会,所以自甘堕落,眼下是浪子馆的一名女妓。”

    沈怀瑾闻言却并不吃惊,只寡淡道:“自甘堕落之人,又何须如此费心。”

    苏子衿颇为自责摇了摇头,“此事因我而起……若我不能妥善处理了,两人都会因此而毁了整个人生。”

    沈怀瑾难得语气温柔了不少,兴许是因为疲惫至极的缘故,“所以一时半会,你便不回去了?”

    苏子衿点了点头,“是。”

    她本想要问这一身的血腥味从何而来,沈怀瑾却是早已读懂了她心中所想,抬起手摆了摆手,“今夜我身上血腥味太浓,你回自己屋里歇息吧,”他指了指屋角摆着的沉水香,“点了这香仍是消散不去,只能用这香将衣服熏了一遍。”

    苏子衿身上还穿着他那件罗羽金线衣,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沈怀瑾这才注意到她穿着自己的衣服,不由得皱起眉头看向她。

    “今日我去醉花楼寻人,自然得穿得气派些进去……”苏子衿咬唇道:“便来你屋中寻了这件衣裳穿了出去,不打紧罢?”

    沈怀瑾勾了勾唇角,原本疲倦至极的双眼却是在此时睁了开来,“那便在这屋中脱了罢。”

    屋内未盏灯,只有一抹月色倾泻入房中,落入他的眸中,照得他眸底蜜意暗涌。

    苏子衿脑中一热,竟是当真听了他的话,当即便将衣物褪了下来,待褪至中衣,她正要停手,却见沈怀瑾目光灼灼地自窗口边朝着她走了过来。

    一室旖旎。

    翌日,苏子衿醒过来,屋内的血腥味已是全部消散去了,床边放着一个浴桶,里面漂浮着花瓣儿,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体已经被清洗得干干净净。

    苏子衿环顾了一圈空空荡荡的屋子,并未发现沈怀瑾,唤了一声也并未有人答应,心知他应当又是与林含章出去办事了,便起了床,在客栈周围草草用了早膳后,便赶去了浪子馆。

    眼下阿泉自然会因为她而消停一段时日,可眼下瞧着阿菁这副模样,苏子衿不忍任由她在此坐以待毙,将自己推向万劫不复,便三番五次地跑来看她。

    一开始阿菁还有几分抗拒,想来是因为自己曾经所做的那些事,觉得无颜面对苏子衿,可随着苏子衿日日来看她,还说些体己话,阿菁倒也能慢慢接受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