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250章:追来
    宋怀荣的脸微微一抽,笑了笑,衣袖下的手却紧了几分。

    那日他可输了不少的银子,谢二赢了这么多,或许里面还有他的银子。

    今日看来,不管如何做都压不下谢二,郡王府如今不如以前,宋怀荣也知道避重就轻的道理,自然不好和谢二闹的太大,事情传出去郡王府只会又被推到浪尖上。

    宋家兄妹接连受搓,宋南蓉手里的帕子恨不能捏碎了,牙也紧紧的咬着,却什么也做不了。

    好在小沙弥已经了拿宋南蓉的签文出来,才让这尴尬的一幕避了过去。

    今日是听说圆寄大师可以解签文,她才兴致勃勃的过来,结果遇到谢二之后就没有好事,宋南蓉早就对签文没了心情。

    结果等看到小沙弥拿出来的签文解释的纸张后,宋南蓉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因为众人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上面了什么。

    谢元娘眼皮耷拉着,似对那些根本不感兴趣,别人不知,任显宏的目光却在她的身上扫过。

    想到刚刚小沙弥没有收香火钱,或许真相就在这里。

    他的唇角勾了勾,她一直都是古灵精怪。

    也只有她才能想出这样的主意,而让他意外的是圆寄大师会配合。

    这也是旁人做不到的吧。

    特别吗?

    任显宏望向大殿外面,以前只知道她是个不守规矩的小姑娘,可等慢慢注意观察了,却才发现她的特别之处。

    眸子慢慢垂下,有着数不尽的落寞。

    等众人的签文都拿回来,东南枝第一个沉不住气了,她拦住小沙弥,“圆寄大师可在?”

    不用多说,众人就知道她的签文一定不好。

    宋南蓉这边脸色好了些,看来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大师还在,女施主可是有事?”

    “不知可否请大师帮我解签?”签文已经解了,还要当面解,这话就让人寻味了。

    谢元娘眼底闪过笑意,又往宋南蓉那边扫了一眼,宋南蓉也走上前一步,“是啊,既是要解签,总要让大师当面解才好,我也想亲自见见大师。”

    小沙弥说了句‘阿弥陀佛’,“两位女施主请随小僧来。”

    “表姐。”东南枝看向董适。

    董适犹豫了一下,摇遥头,“我不去了,还是你们去吧。”

    谢文惠笑道,“那我陪着董姐姐,县主与东妹妹一起去吧。”

    荣南蓉刚被谢元娘给得罪了,便也没有给谢文惠好脸色,不过两人往日里接触多,却也没有为难她,只淡淡的点了点头,已经算给谢文惠面子了。

    东南枝跟着荣南蓉走了,眸子不时扫着与她们同行的宋世子,眼里亮光闪闪,几个人求完了抽便出了大殿。

    “听说后殿那边有一池的观鲤特别好,咱们也去看看。”董施笑着提意。

    今日算是董家邀请众人,原本就是为董适与任显宏创造机会,做什么也不过是理由和借口。

    从今日碰面之后,任显宏就一直躲着她,谢元娘也不想往前凑,她还是相信任显宏的为人,今日这样的事是任夫人应下的,任显宏避不开,谢元娘也不想他尴尬为难,听到董施提议便拒绝了,只说刚刚看到前殿那边的碑文,想过去再看看。

    她一说完,任蓁蓁也说去看看,两人明显不想与大家一起,董施也不会强求,何况妹妹与任显宏在一起便行。

    如此,两拨人便分开了。

    一分开,任蓁蓁确定说话不会被人听到后,就立马道,“谢姐姐,今天的事,我大哥也没有办法。”

    她帮大哥送了簪子,又岂能不明白大哥的心情,况且谢姐姐还戴上了,说明心里也是有兄长的。

    “这又不是你能决定的事。”谢元娘拉过她的手,“侯府的事我听说了,程荣不是个好东西,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帮你教训他。”

    “谢姐姐,我就不怕你这样,才没有告诉你,程府不是咱们能得罪的,那日我也没什么事,这事便算了。”任蓁蓁心下感动,就越不能同意谢姐姐帮她出头,“谢姐姐,你答应我,这件事情就过去了,你不要为我出头。”

    看着她眼里的担心,谢元娘只能应下,任蓁蓁就又说起了今日捡签的事,“谢姐姐,你做主捐了这么多的香火钱,谢夫人不会怪你吧?”

    “傻瓜,那么多的银子我怎么拿得出来。”谢元娘眨了眨眼睛,便叫过令梅,“你和任姑娘说说刚刚我让你做什么去了。”

    令梅就笑道,“任姑娘,刚刚我家姑娘让我去找圆寄大师,说能有机会让圆寄大师给寺里求得更多的香火钱,圆寄大师便再收我家姑娘的香火钱”

    至于办法,谢元娘解释了,“我刚刚说圆寄大师帮人破解签文的事是故意说给南蓉县主和东南枝听的。”

    任蓁蓁错愕的张开嘴,便是身后跟着的挑云也被惊到了。

    “那....那也就是说东姑娘她们的签文是下下签也是假的?”

    “这个就看圆寄大师怎么说了。”谢元娘挤眼睛。

    任蓁蓁嘴角抽了抽,没有收她们的香火钱,那么此时东南枝和县主找过去,自然是要黑上一大笔,不然哪里来更多的香火钱。

    这样的事不要说去做,便是想任蓁蓁也想不出来。

    谢元娘抿嘴笑,“这是秘密噢。”

    任蓁蓁眸光闪如天空中的星星,“谢姐姐,你好厉害,你放心,我便是我大哥我也不告诉他。”

    这样的秘密,谢姐姐对她说,是把她当成知心的朋友。

    她又岂能辜负这份信任。

    “咦,谢二姑娘?”有男子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还认识谢元娘。

    谢元娘和任蓁蓁同时看去,只见一男子穿着青色的直裰款款而来,不是旁人,正是东南枝的兄长东谷风。

    东谷风到了二人之间又是作揖,三人见过礼之后,东谷风才问,“今日听表妹说要到山上来,你们不会也是一同来的吧?”

    姑母在给表妹相看亲事,东谷风是知道的,只是他看不起任家,也没有当回事,今日是后听说表妹与任家约了一同上香,才知道是他轻敌了,才半路追到山上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