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一百二十八章:细节4(顾二丢脸)
    这般大胆又不识廉耻的人,除了谢元娘,还有谁敢做出来。

    顾家的祖训在,遇到这样事情的第一时间顾庭之最明智的作法便是离开,以前这样的事情也没少遇到过,此时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想大声训斥一番。

    “谢二,你这是何意?”

    先是对任显宏表白,现在又让人引了他过来,吊着两头,真....真是不识廉耻。

    这已经是一瞬间,顾庭之第二次说起‘不识廉耻’。

    他五官俊朗,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姿隽丽的风度翩翩多年养成的沉稳之气的贵公子,此时一双眸子隐着怒火,完全坏了形象。

    眼前娇弱的身影背对着他,头低着就是不说话。

    顾庭之成几个大步上前,不待犹豫手就搭在她的肩上,“谢二,我问你话呢。”

    ‘啪’的一声,女子手里的篮子也掉在地上,摘好的榆钱散落一地,慌乱的跳开挣扎间,顾庭僵在原地。

    不是谢二,是个陌生的人。

    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他对谢二的成见太深,才让他第一时间想到是谢二所为?

    噗嗤,一道弱不可见的娇笑声从身旁侧来。

    顾庭之慢慢侧过头,只见树从中站立一抹浅黄素色的娇弱身影,可不正是谢二,面若桃花,眸若繁星,两人隔着数步,竟让顾庭之生出遥望夜空星海的错感,反而他那只伸出的手仍旧僵在半空中。

    世间一切声音都消失匿迹,顾庭之的眼里耳里有的只是那抹远远的身影,眸里含笑的眺望着他。

    隽秀高华俊郎清贵的公子,明明此时的顾庭之还没有显赫,可出身显赫顾府百年武将世家的身份,让他在气势上总是比其他世家公子突显。

    顾庭之眺望着谢元娘,只觉得奇怪,明明以往不觉什么,今日却生出那种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到谢二的直觉,就比如明明都是明贵珠宝,可总是能让人忽视其它,目光就是落在他的身上。

    今日收到离子送来的信之后,谢元娘原是打算第一时间到园子里来,可听到醉冬无意间提的话之后,谢元娘想到母亲的算计,所以暗下吩咐醉冬把话散到长玉耳边去,只说大公子这阵子一直想吃榆钱菜团子,长玉暗慕大哥的事,谢元娘早就知道,前世身不关已,不屑一个丫头敢肖想大哥,这辈子是没有把长玉放在眼里,一个脑子里长草在主子面前不知尊卑的丫头,浪不出什么大浪来。

    这次正好被谢元娘用上了,她布置好一切,到了二房往前院去的角门时,发现私下里有人偷窥,便故意让令梅去看看来的公子有哪些,又提起一会儿去采榆树钱的事,若事情真如她想的那般,出现在花园里的任显宏,而是顾庭之。

    两人对视的功夫,一阵说笑声渐近,顾远之站在原地,不远处的谢元娘也没有动,直到谢休德带着众人出现,两人仍旧遥遥对望。

    “庭之,怎么在这?”是谢休德疑惑的声音。

    紧接着是道女子的声音,“咦,二妹妹?”

    是谢文惠。

    她看到了背对着众人站在不远处的身影,之前让人盯着二房,偷听到任显宏求大哥带着见谢元娘一面,谢文惠就开始布置,她知道谢元娘知道是任显宏一定会来,所以先一步拦下任显宏,又让人弄湿了顾庭之的衣袍,将人引到这里来。

    此时两人单独在一起,又被众人看到,便是再解释也无用。

    终于,一切又按着前世一样来了,谢文惠血气翻涌,纵然谢元娘是重生的又如何?这辈子她绝对不会输给谢元娘。

    谢文惠的话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顾庭之身侧的女子身上,女子背对着众人,应该是哭了,身子还在颤抖,却哪里知道长玉是被吓的忍不住身子颤抖。

    今日冒然进了二房,又被撞破,夫人最不喜二房,知道了这事哪里会轻饶她。

    “这是?”谢休德看看背对着众人的‘二妹’,又看向顾庭之。

    顾庭之紧抿着唇不作声,双手背在身后,从容不迫又带着凛然之气,显然这是生气了。

    董适衣袖下的手也紧了紧,撞破这样的事情,换成旁人当做是看戏,可于她恪守教礼的礼教来说,就是侮眼。

    在场的外男视色也不一,董施出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当做是才子佳人的情趣,贾乘舟面虽带着淡色,目光却深沉,至于任显宏应该是神情最丰富的一个,先是错愕,接着是惊呀,最后是隐忍。

    于他来说,之前谢元娘和他表白,眼下又私下里偷会顾庭之,这岂不是水性扬花?

    “大哥,原来你们在这。”娇软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从众人身后传来。

    众人回头,错愕。

    谢元娘就是在这样的意外和惊呀的目光中,步子稳健的走了过来,“才在前院听二婶说你们都在这,我便过来凑凑热闹,赶的巧,在园子里就遇到你们了。”

    “你....”谢休德此时一个头两个大,回头又指着顾庭之身侧的背影,“那又是谁?”

    众人神色也是一变,各人神色不一,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谢文惠骇然的神色,独没有逃过一直注意她神色的谢元娘。

    谢元娘与她擦肩则过,一脸疑惑走到众人身前,还是不忘微笑的颔首打招呼,一边到了谢休德身边,瞬着他指的方向看,“咦,顾公子这是?”

    她的话让人一听,就变成了也惊呀顾庭之与一个女子怎么在此的惊呀。

    可顾庭之听来,对谢元娘的坏印象又增了几分。

    亏得她装出一副惊呀的样子,明明之前他的丑态都让她看去了,或者说他能这般也皆是她的手笔,她竟还能装出一副惊呀的样子,这脸皮得多厚?

    谢元娘直接无视掉顾庭之带着杀气的眼神,目光落在那背景上,“看着有些眼熟?令梅你来看看。”

    令梅大步上前,打量了一眼,“这好像....”

    “刚刚还让人去叫你,你怎么过来的这么晚?”令梅的话被打断,谢文惠走上前来。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