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竞技 > 龙珠演义 > 37【梦醒时分】
    “这就是你相中的人?”

    遥远东方的五行山脉之中,巨大漆黑的身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正悠然欣赏此地充满毁灭与堕落美感风景的雪莉轻轻一笑,“啊啦,你在看他呀?”

    “是他在看我。”漆黑的身影平淡道。

    “呵呵,这种语气真不愧是你啊,莱斯利。即使是在我们之中,你也是最顶尖的逸才。”雪莉轻松地说,“依我看来,或许你已经超过了那位大神官阁下。”

    漆黑身影对此没有回应。

    雪莉自顾自继续道:“否则,天神大人怎么可能容忍你如此叛逆?如果我这样的,也要学你一样任性,不肯回世界树休眠的话,早就在第一时间被大神官亲自出手捉回天界了吧!还真是多亏你逃出天界,我才能在我负责的宇宙被抹除后,趁机捞到这份捉你回去的好差事,出来透口气呀。”

    “阻挠我,是件好差事?”漆黑身影自言自语。

    “不要放出这样可怕的气势啊,莱斯利,”雪莉一直随意的神色稍微严肃了些许,抵抗着不远处那道漆黑背影上滚滚而来的惊人压迫感,“被大神官发现可就不好啰?”

    “被他发现?他没发现吗?”漆黑身影的声音中流露出细微的笑意,“天神大人要我回去的意志,现在落在你身上。大神官敢发现吗?”

    雪莉没接这话。

    漆黑身影也没有紧咬不放。“将天界浊气收入体内提升战力,的确是个能打破地球人自身界限的方法,比你那个炉子要好用得多了。”他简单评价着。刚才惊人的气势一闪即逝,仿若幻觉。

    “确实是异想天开的思路。异想天开到……不应该做得到的才对。”雪莉说,“他究竟是怎么排除天界浊气对心智的侵蚀、异化的,我总也看不清楚……莫非是莱斯利你教给他的?毕竟你也用了类似的方法,身体转化成了魔族,意志却仍旧……”

    “对他而言,吸收浊气是为了提升实力的冒险之举。”漆黑身影说,“对我而言却是在拉低我的水准。浊气无法侵蚀我的心智是理所当然的,哪里有什么方法可教他的?”他堂堂天使中的天才,“自甘堕落”只是为了将自身暂时绑定在全界的一种不得已手段罢了。

    “不过正因为看不透他的手段,你才会相中他,不是么?”

    “呵呵……”雪莉微微一笑,“我们给安宁设下的规则里,其实正缺一个替她解决你的角色,否则她永远无法达成目标。你觉得……王超可以完成这项使命么?”

    漆黑身影沉默片刻,依旧冷淡地回答:“那要他死了才知道。”

    “‘必须对方抱着自我牺牲的觉悟才可以’……真是苛刻啊!”雪莉重复了一遍莱斯利当初的话,低声念道,“不过以你的实力,确实只能如此……”

    ****

    “……‘跟撒旦大魔王同归于尽’。”

    野外,与安宁对坐的王超眼中金光流转,凝视着空气里氤氲的暗金色魔气。

    回想着撒旦大魔王的那股深渊般不见底的可怖气息。

    他在琢磨安宁描述的她师傅雪莉的意思。

    击杀阿巴顿后,二人继续向第三个魔王的气所在的位置前进。

    沿路消灭一些因阿巴顿暴毙而群虫无首的魔族。

    已经数月过去了。

    王超也不间断地调整自身的状态。

    无论是魔化变身后十多万的沉重魔气的运用,还是地球人本体的基础功力的打磨。

    不过收效甚微。

    越是练功,王超越是能够深切地体会到,身板上的先天差距。

    每每这时,他总想起沙漠之狼乐平。

    主角团战士里头,除却赛亚人一脉外其实总共也没几个纯粹的地球人——比克,那美克星人;天津饭,有外星三目族裔的血统;即使是克林,没有鼻子的他,也怎么看怎么不像纯粹的地球人。

    而再看姑且算是唯一血统纯正地球人的乐平:初登场时,他连战斗力10的小悟空都不如,然而短短一年过去,独自修行、无人指导的他,到了武道会时,功力已直接翻了几十倍,其身板资质之出色可见一斑。

    之后的赛亚人篇,他的功力也能堪堪咬在克林等人的后头,勉强能与蔬菜人一斗。

    数值上大约是在一千左右,可见第二斑。

    自此之后,再无乐平功力变化程度的描述。就正如……那美克星被大长老引动潜力后再无克林的功力变化描述一样。

    王超本身的功力,也卡在数值约莫二百多的量级太久了。

    有些事情光凭乐观主义是没办法改变的。

    单纯以身板资质来说,赛亚人》天津饭>克林>乐平>王超,这便是可以陈述的客观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远远望着博尔特冲过终点线的人,比谁都能明白彼此之间的隔山之遥。

    越是接近顶点的人,才越是能真切地摸到天花板,感觉到它冷冰冰地盖在头顶。

    所以在人造人篇,被刺穿心脏的乐平终于停下了。

    那美克星回来后,克林再无一场称得上战斗的战斗。

    天津饭总是游离在众人的视野之外,这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情……

    跟我离开独自前去五行山寻找一线变化时的心情一样吗?

    王超想。

    “挑战撒旦,要么输了死,要么死着赢。师傅是这么警告我的。”安宁面露追忆,“面对撒旦最好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你问我有没有试着直接对付撒旦?我真的记不清楚了。可按我对自己的了解,应该是曾有过的吧……”

    王超说:“你曾经直接挑战过他,但被杀死了。所以才记不清。”

    安宁叹道:“当时的我连跟他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你现在才会……没有起码的把握,不到最后的时刻的话,就不再去挑战他。”

    安宁垂眸,“是啊。”

    “这究竟是谨慎呢,还是怯懦?”

    安宁笑了笑又止住,“应该是怯懦吧。”

    “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世一世的痛苦!积累的绝望!安宁,你满是创伤、满是疲惫的内心深处,已经根植了绝望的种子。你早就不指望真的有见到希望的那一天……”

    安宁轻叹一声,以手掩面。

    “有时你怨恨自己的师傅,‘为什么是我?’,明明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为什么偏偏选了我?’,‘为什么偏要我永世不得超生?’……你好累,真的好累,每一次死去,都希望等待自己的是真正的死亡,但每一次你都会再次睁开眼睛,再次看到这只剩下绝望的世界……”

    掩面的安宁沉默不语。

    指缝间露出的眼角绽放着诡异的红光。

    “安宁!”

    耳边一声清喝!

    女武将猛然醒过神,发现周围的情景不知何时已经大变。身旁的王超一手按在她肩膀,其双瞳一如既往的金灿灿,仿佛点亮着永恒不灭的微光,正关切地问:“没事吧?小心点,我们似乎走到一头魔王的陷阱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