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回档少年时 > 第二十五章 向阳而生
    江川市一中的学生确实挺有钱的。

    然而张云起一直以为,身处在这个小院里的这些学生里面,绝大多少都不会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普通,平凡,脑子没那么好用,成绩也只能是一般般,生活在一个或许说是中等偏上,或许说是中等偏下的普通家庭里。

    如果不走狗屎运,这辈子的命运已经能够预料得到,读个野鸡大学,在和游戏里欢度三四年,找个普通工作,足够温饱却总是会手头拮据,接触不到什么上层社会,所以也培养不出那么高雅的气质;没感受过饿肚子是什么感觉,所以也没有下层的一些人那么顽强拼命,精致利己,薄情冷漠,就这么浑浑噩噩寥寥草草,得过且过。大马路上有老奶奶摔倒在地,想的第一件事是碰瓷;看到路边抢劫,旁观的人永远是最多的。

    或许经俗历世久了,总会有些麻木。

    对此张云起是深深体会过的。

    于芸芸众生而言,活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也真不是那种喜好打抱不平没事儿在别人面前装逼称王霸道耍威风的人。

    他歪好活了40多年,说句不大好听的,就是半截身子已经入土,见惯了人情冷暖,深于世故,无利不起早,于国于家也没有什么贡献,但是,至少在内心深处还是藏着一点点良知,献过几次血,心甘情愿被身体残疾的老人骗过一次两次三次,在接女儿放学的路上,为了救一个小孩子脑子发热丢过一条命!后悔吗?可真特么的后悔呀,悔的肠子都青了,晚上躺在床上只要想到自己的女儿,那一宿就不用睡觉了,但是呢,如果倒霉催的再遇到这种事儿,他也没法保证不会脑子发热冲上去。

    张云起还记得前几天发生的一个小事儿,那天家住小区停电,下着大雨,他放学后路过小区,看到几个大哥在修电路,于是跑过去给他们拄伞。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看到他们眼神里的那股暖意,真的挺热。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上,正能量还是有的,在的,在我们生活的一点一滴里。

    这几个月以来,张云起看着班上的那伙男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晏诗,肆意践踏一个内心敏感自卑的女孩子的尊严,他真觉得太妈的low了。一个班的同学,不扯同窗情意之类的屁话,但这样子搞七搞八欺负一个女生真的合适吗?或许他们还太年轻,不懂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低劣恶俗幼稚的行为会给人家造成多大的心灵创伤。

    然而,过失杀人,也是杀人!

    是的,张云起也懂得这样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并不需要这些无所谓的执着、公平、正义!因为压根就不存在。学会放弃,生活会更加容易。但是,该怎么说呢,鲁迅先生的《热风》里有这样一句话: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张云起很喜欢鲁迅先生,每每读到这一段话,总是心有戚戚焉。虽说他自知做不了鲁迅先生笔下那般热血向上的中国青年,但生而为人,还愿力所能及的善良一点,担当一点,所以他觉得廖海华的行径过分的可以,将他打的鼻青脸肿也着实是一时激怒,没考虑后果,有悖于他那从来都是谋而后动的路数,但那又如何?

    从来如此,便对么?

    只不过在156班的学生眼中,他一向是低调老实的一个好同学,与人无争,坐在位置上能不动声色地看上一整天书,人也极大方,经常请同学吃玩,他总是笑对人,同学请教题目从不拒绝。或许,除了与初见关系格外好这一点略显扎眼之外,这个男生实在是找不出让人厌恶的地方,也没有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大家对今天发生的事情着实十分诧异,尤其是在张云起跑到讲台上公然为花姐发声的那一刻,教室里静的像坟,只有晏诗捂着眼睛低低抽泣的声响……

    下午的第一节课是英语,格外沉闷。

    教室后面的少许血渍已经干涸,无人清扫。

    初见不在,她今天请假陪她妈妈蒋凤去了医院检查。

    学生们似乎都心不在焉,尽管洛琳在讲台上十分卖力地讲得生动嫣然,这个味道浓郁的女人总是认真地对待她的每一节课。只是响应者少,气氛生冷,直到156班的班主任王明榛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手指“哆哆”敲铁门。

    洛琳看见了王明榛,于是停止讲课,走到门口和王明榛交流了几句后,她才回到教室望向后面说:“张云起,你出去一趟,王老师找你。”

    这下子教室里就更加地静了,显然,王明榛已经收到消息。打架这样的事情在学校里是相当严重的。学生们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张云起的身上游弋起来,似乎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张云起倒是没什么表情,起身离开教室,走到王明榛身前喊了一声“老师”。

    王明榛对他点了下头,然后说:“去办公室谈吧。”

    张云起跟在王明榛有些佝偻的身影的后面,来到办公室,王明榛端着一杯茶坐下之后,脸色并不是十分的好看,但语气还算较为温和:“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你跟我说一下。”

    张云起如实把事情的经过诉说了一遍。不夸张,不添油加醋,也不势弱害怕。

    王明榛几乎感受不到眼前这个学生丝毫的情绪波动,语气有礼有节之中,似乎还带着打了很有道理的味道,他等张云起把话说完,才放下茶杯说:“欺负班上的女同学这个是廖海华的不对,但你怎么可以这么过激打人呢?”

    张云起回答说:“因为这是老师教导我的。”

    王明榛皱起了灰白的眉头:“我教过你打同学?”

    张云起道:“今天我要告诉同学们,即使你们以后出了学校也是一样的。人生不能少了抗争,别因为惧怕就丢了属于自己的权益,我现在可以保护你们,但我不能保护你们一辈子,我能做的就是在现在教给你们怎样自己保护自己。今天我告诉你们的这些话,比书本上的东西对你们来说更加重要!”

    张云起说到这里,继续道:“王老师,这是你说的话:人生不能少了抗争。当他们欺负晏诗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如果再来一次,我也同样会这么做。就像你保护我们一样,我会力所能及地保护我的同学。”

    王明榛盯着张云起,过了许久,最后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坐吧,喝杯水。”

    ******

    PS:这一章写的十分认真用心,或许是想表达一点东西吧。

    感激大家的陪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