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小说 > 回档少年时 > 第六十一章 云走江川
    张国瑞找大哥说事,张云起不用了解,也知道张国瑞说的是啥。他也有过青梅竹马,爱而不得的这种事儿,对于他来说,就跟吃饭吃到沙子拉屎拉得肛裂一样,习以为常。

    依照前世的发展轨迹来看,大哥和张晓楠两人注定是一场悲剧,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可能性,一个满身汗臭的泥腿把子,怎么可能和堂堂江川市一中的公派女教师一块生活呢?

    门当户对,这种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概念可不是几句自由恋爱的口号就能消弭的,哪怕是在后世,这种爱情阶级观念也深深的根植在国人的思维里,屌丝逆袭白富美,那也是逆袭了之后才能迎娶白富美。不管在哪个时代,吃上天鹅肉的癞蛤蟆,终归是少数,是异类,但现实且势利的张国瑞,又怎么可能让这种少数的异类出现在他优渥的家庭当中呢?

    看着大哥深陷爱情漩涡里无法自拔,张云起打心底里想安慰他,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再多语言上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并不能让大哥振作起来享受这大好的生活,真正有用的是,大哥能想通这里面的关键点,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张国瑞瞧不起你,你就做出一番大事业让张国瑞垫着脚尖都仰望不到你!

    所以对于大哥和张晓楠之间的事情,张云起一句也没有提,他提的是年前和大哥商议过去江川市做生意的事情,窝在山窝里,他这一辈子都是个泥腿把子,但是走出去了,眼界就宽了,路子就大了,又有自己引路,发财是迟早的事。

    再说了,张晓楠不也在市里教书嘛,如果大哥去了市里,那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都是气血旺盛就差来一炮的年轻男女,处着处着,指不定哪天干柴烈火就造出了个男娃娃,到了那个时候,窝在村里头的张国瑞也只能一边跳脚骂娘一边洗尿布。

    张云起觉得自己这个主意稳得一匹。

    张国瑞有张良计,咱有过墙梯嘛,为了这个事儿怀疑人生那真没必要,但是张云峰听完他再次提出去市里做生意的想法之后,还是没有表态。

    这不是一件容易决断的事情,对于他这种从十三岁就开始在土里挖刨的庄稼人而言,放下一切去一个陌生的地域闯荡,内心显然是难以抉择的。

    直到正月十三的那天晚上,张云起收拾行囊准备回江川市了,张云峰才把他叫到院子外面,坐在门槛上,他卷起一支旱烟卷默默地抽完,才说道:“我想好了,云起,听你的,去市里闯一闯!”

    第二天,张云起卷起行李去了江川市。

    现在已经成功搞定了大哥张云峰,那么老妈那边肯定容易的多,他的想法是不但要让大哥来市里发展,还要把一家人全接到市里来住,因此需要提前安顿的事情很多,首先就要尽快把房子的事情落实到位,所以他让大哥先在村里等一段时间。

    下午四点多,张云起到了市里,市一中要正月十六才开学,他直接打车去姐姐张秋兰家住一晚上。

    吃晚饭的时候,他向姐姐姐夫透露了在市里买房子的意思。

    张秋兰和牛奋都很诧异。

    不明白他年纪这么小,买房子干嘛。

    至于钱嘛,张秋兰倒是知道弟弟不缺。

    因为掌上机生意全都要经过她的手,尽管不知道进价,但光去年年底卖出去的三千台掌上机,每台40块的批发价,这里面就有十二万的总收入,其中她拿了三千块提成,满打满算,弟弟兜里的钞票不低于十万块。

    张秋兰不知道的是,张云起去年还从余林那里倒手赚了六万块,但即便是这样,她心里也清楚弟弟不缺买房子的钱,当然了,现在市里的房价一平米五百上下,这对很多像她丈夫牛奋这样的普通工人来说,是真不便宜,买套八十平米的房子,一辈子的积蓄都填补不上。

    张秋兰问道:“你买房子干嘛?云起,你不想读寄宿可以来我这里住。”

    张云起道:“不是我,是我哥过段时间要来市里发展,到时候总该有个落脚的地方,买个房子方便一点,不过我后天就要开学了,没时间找房子,姐,姐夫,你们有没有时间先帮我物色一下?”

    听弟弟这么说,张秋兰立时高兴了起来。

    她一直就觉得大哥张云峰待在云溪村那个山窝窝里没啥前景,尤其是年前跟着弟弟云起做起生意以后,见了点世面,眼界变宽了,就更加觉得大哥一边开拖拉机一边务农出息不大,累人磨人不说,挣得那三瓜两枣完全不顶事。

    她就问道:“你是想买新房还是二手房?”

    张云起道:“二手房。”

    那个年代商品房在江川市才刚刚兴起,就那么几个商品房楼盘,抢购的人也很多,而且手续繁琐,装修太麻烦,等住进去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他可没功夫等。

    姐夫牛奋说:“那这样,这几天我没事,先去物色一下,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先说说。”

    张云起想了想,说道:“最好离市一中近点,面积不能太小,起码得四室两厅,140平米往上走,另外装修不能差,家具电器什么的有没有倒是没关系。”

    牛奋一口应了下来。

    第二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张云起买了一箱水果和一对白酒去对门的王贵兵家串了下门,算是拜个晚年,都是老伙计了,这点礼数还是要有的。

    当时王贵兵正跟几个年轻人在喝酒,一个个喝的面红耳赤在酒桌上整牛逼,看到提着礼品的张云起,王贵兵有点受宠若惊,赶忙跑出来把他邀了进去,对那群小年轻说:“来来来,认识一下,这是我云哥,张云起云哥,以后大家在路上遇见了可得放尊重点儿!”

    这伙小年轻似乎是和王贵兵一起混的,王贵兵跟他小半年,赚了万把块钱,也算挺富的,身边有那么几个马仔不稀奇。

    除了王贵兵,张云起从来没有和混混打过交道,但这世道从来不太平,以九零年代初为甚,治安混乱,坑蒙拐骗特猖獗,认识几个混混,日后指定能派上用场,所以他笑呵呵地和这伙年轻人喝了几杯酒才走。

    从王贵兵家出来后,张云起在附近的小卖部往纪灵家里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纪灵,纪灵在电话里问他什么时候到的。

    张云起说:“昨天下午。”

    纪灵嘿呦了一声:“昨天下午到的,怎么现在才记得给我打电话?”

    张云起笑道:“能不能不注意这些小细节?我也忙嘛,你晚上有事不?没事的话我现在就去接你,晚上元宵节一起玩。”

    纪灵慢慢悠悠地说:“我怎么觉得,大晚上和男生出去玩不太好呐,说,是不是不怀好意?”

    张云起差点吐血:“难不成你还怕被我拐走?”

    那头的纪灵眯着眼睛笑了:“你长得那么丑,敢拐我,还不得被我爸打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