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探索前行
    江枫果断的将手中法器换成墨狄长剑,灵力灌注其中,激活“冰元漩涡”,顿时,在江枫身前,一个混杂冰冷气息,裹挟风刃的漩涡,猝然成型。刚刚站立起来的六具尸体,同时受到影响,不由自主的向漩涡中心聚集而去。

    金光符!

    趁着几具尸体聚在一处的良机,江枫果断扔出对鬼物有更强杀伤力的金系符?,那金光符闪耀着噼啪作响的雷光,将几具残尸打的不停颤抖,仿若令人惊悚的舞者,片刻之后,便如烂泥般摔倒在地。

    火爆符!

    仅仅是金光符,恐难以将这几具形同鬼物的修士杀死,江枫再次扔出火系符?,想要将它们烧成灰烬,只有这样才能让鬼物彻底死去。

    然而,连续几枚火爆符,竟只点燃了其中一具尸体,其余五具,只是变得焦黑,并没有燃烧,炽热的力量反而让它们苏醒过来,再次蹒跚着爬起,不断抵抗着“冰元漩涡”的吸引,向江枫走来。

    嗯?

    江枫只能故技重施,再次施展金光符,待到几具尸体倒下,才小心的靠近观察,这才发现,这几具尸体周身,都长有相似的白毛,正如之前遇到的天理门修士周正廉一般,而他们的身上,有着齿印相似的咬痕,似乎被某种凶兽噬咬过一般。

    难不成,他们是被周正廉杀死的,而且被他咬了?

    这个猜测让江枫一阵恶寒,又想了想,估测周正廉有些特别的本事,能幻化为某种凶兽作战,眼前几人,很可能是他变化为凶兽之后的杰作。当然,这些修士之所以会变成尸魃,定然和此地的环境有所关联。

    这让他不禁对那玉简中的内容颇为期待,同时,也让他放弃了立即拿取玉简查验的打算,元楚老贼没死,或许这仍是他遗留众多手笔中的一环。

    一刻钟之后。

    躺在地上的尸魃再次苏醒,江枫故技重施,再次用金光符让其沉寂,此地甚是蹊跷,这些尸魃鬼物能不断的重生,除却其他未知因素,这或许与此地曾是一处灵地有关,不得不说,密室内的灵气浓郁程度,的确远胜道宫之外。这些鬼物不断地自行吸收灵气,再不断的复活,周而复始,在这块废弃灵地的灵力耗尽前,或许都可以一直存活。

    江枫飞掠到洞口,正要离开,突然想起这些不死的鬼物,或者正适合自己手中的一件二阶上品法器:

    银灵匕首,属性一【鬼物】,非生灵目标使用时,可以凭借其自动汲取天地灵气,增强存活时间;属性二【饮灵】,切割目标会消散对方体内灵气并提升品阶,但对鬼物无效;属性三【晋阶】,当汲取灵气后,积攒到一定程度法器会自动进阶提升锋利程度,不超过三阶中品;属性四【灵胎】此匕首在升级到三阶中品后有概率诞生器灵。

    作为一件从墓穴中得来的法器,此匕首放在此间培养刚刚好。只要道宫废墟内的某只鬼物对其感兴趣,将其拿在手中的话,它便可以自动汲取此废弃灵地残存的灵气,倘若有机会放入生灵,尸魃还会攻击生灵,进而汲取生灵的灵气,在汲取足够的灵气后,便可以进阶并孕育器灵,进而有概率变为更实用的法器,而不是一直在手中蒙尘,用来割头发。

    【饮灵】恰巧对鬼物无效,这可以确保此间的几具尸魃,都不会受到损伤,即使其中一具身体不幸未能支撑很久的话,还会“后继有人”。

    这里就像一个恰到好处的“蛊”。

    念及此处,江枫几乎就想将银灵匕首扔在此间了,不过转念一想,首要目标还是要离开遗迹,否则拿了晋阶的匕首有什么用,即使它晋阶再快,在自己食物吃光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何况,倘若周正廉也偶然回到此间的话,或许这匕首就是他的了,自己苦心孤诣,反而为他人做嫁衣。

    一念及此,江枫便施施然退出了这道宫的地下室,小心的潜行到地表,将这里用石块封闭,机会虽好,但也要有机会享用才行。

    打坐恢复片刻,江枫选了一条簇新的小路,直奔远方而去。元楚的道宫已经不复存在,此间余下最蹊跷的所在,无外乎这些不知道通往何方的小路,他打算小心的探索一番,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

    浅山宗,暖谷郡南部,荒蛮未名之地。

    这里到处都是荒山秃岭,浅山宗有史记载以来,均列为不毛之地。偶尔有山间的平地,也小到无法容纳村落聚居,李友德和李温故二人,最近半个月,都在此间徘徊,寻找着可能的机会。

    “这里太差,灵地半点也无。原本以为是先人探索不够周密,现在看来,此间实数不毛之地。”多日探索未果,让李友德有点灰心丧气,站在飞剑上举目四望,所见之处虽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荒芜,但也好不上太多。

    “五舅,这也算件好事,至少不需要费时费力,此地虽然大半划归暖谷郡掌管,但想必江掌门也没有指望我们什么。”

    “不,所谓忠人之事,既然掌门信任我等,就得做出一番成绩来,也让大家对我等口服心服。”李友德喘了一口粗气,挥手给自己来了两枚清凉符,驱散了身上郁结的暑气,“跟我下去探索一番,在云端查看,有些事情看不清楚。”

    “是!”

    面目苍老的李温故不再计较,除了开枝散叶一事之外,他和李友善,还是处处以李友德为尊的,何况他跟随李友德多年,早就知道他是个在政务上认真甚至沉湎的主儿,方才的劝慰,也只是发点牢骚的调剂罢了。

    两人在一处平坦的山谷落地,此间草木还算繁盛,比左近的荒丘要好上很多,李友德抽出一根镶金竹杖,沿着林下横生的灌木,向着更郁郁葱葱的地方走去。

    这片杂色树林比想象中狭长蜿蜒,两人走了一个时辰,很快就迷失了方向,李友德正要祭出飞剑升起,却听见隐隐有潺潺的水声。

    李友德竖起耳朵,仔细辨别了一二,旋即向着那个方向行进,片刻之后,就来到了水声最大的所在,但视野所见之内,只有一片平淡无常的树林。

    他向前走了几步,踩在松软的经年落叶之上,手中竹杖用力一扎,旋即抬起,但见竹杖的末端,有水浸润的痕迹。

    嗯?

    李友德不禁蹲下身,空手挖掘,很快就见到一滩浅浅的水洼,这水倒还算清澈,似乎还在流动,只是极为缓慢,水量也不多,似乎仅能滋润左近的树丛和苇荡。

    “只是普通的潜流。”

    李友德细心感受了一下,并非发现任何特别,略有些失望。正要离开,突然觉得不对,“能听到水声,水不可能这么小。”他自言自语道,重新拨开那处水洼,手中灵气绽放,拿出一把细长的剑,径直插入了落叶之下的砂岩之中。

    “有一层岩石。”两人同时听到了一声铿锵的凿击声。

    “我来!”身后的李温故自告奋勇,掏出一枚银色钉子模样的法器,径直打向细剑穿插的地点,那银钉钻入岩层足有四尺,很快就有一股清流,沿着微细的孔道喷涌而出。

    “水中有灵气。”李温故捧了一滩水,细心感受片刻,便给出了结论,“品质还算可以,应该是从那个方向流过来的,五舅,我们向上游走走?”

    “我正有此意。”

    两人循着潜藏的溪流,直奔上游,半个时辰之后,就发现了溪流的源头,正是一处仅供半人弯腰深入的山洞,两人不再犹豫,潜入其中行进了大约三四百步,低矮的通道忽然豁然开朗。

    此间水流声已经很大,几乎掩盖了两人说话的声音。李温故打了魂火宫灯,发现这里是一处宽达数十步的地下暗河,而潜藏的溪流仅仅是其中的水满溢出的一小部分,暗河水量极大,不知从何处而来,更不知道流向何处。

    “此暗河或许曾流经极深处的灵脉,故此初具灵气。”李温故分析道,“五舅,看来此地也不是一无是处。”

    “甚好!倘若能将此暗河之水引出,至少可滋润上千亩灵田。虽然没有商贾便利,暖谷郡在我手里,也能上一个台阶了。三郡,不,四郡的考评,我要赢得精彩,赢得让人口服心服!”李友德脸上浮现出雀跃欢喜的神情,顿时感觉腰身温热有力,似乎今晚还可以再耕耘一番。

    …………

    力宗,真武城。

    楚弈鸣刚刚送走胞兄,同辈排行第二的地级修士楚弈临,对方送来了父亲楚安澜不幸在怒风峡谷遇难的噩耗,并且与其商议当然,不容商议的口吻也可以理解为决定快速接手一部分低级灵脉。

    对于“家主兼家父”楚安澜的死,有了神秘黄老的事前铺垫,楚弈鸣早有心理准备,他也无需伪装成悲戚的模样,因为楚家的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和“家父”楚安澜的关系疏远而冷淡。

    楚家一向负责管理力宗的灵地,并且,其中大部分由已经达到地级中段修为的楚安澜和地级初段的楚弈临掌管,少部分归属于几名附属家族内的其他修士。在楚安澜突然死在怒风峡谷之际,力宗高层自然不会立刻撤去楚家的权力,但接踵而来的监管,以及分而治之是必然的趋势,对于宗门来讲,这也是必须要采取的安全策略。

    听闻最近兴起的雷家,或许会接收部分楚家的权利,当然,在楚弈鸣和白世在相继陨落之后,是否会有其他的因素,导致更多的调整,也尚不可知。

    楚弈临的意图很明显,由楚弈鸣接手几座品阶并不高,面积也偏小的灵地,而他则全力想办法守住最重要的几块高阶灵地,确保楚家的核心利益不受影响。楚弈鸣修为低微,仅仅是灵级,但好在还是男丁,这符合力宗的传统。

    划分灵地由楚安澜之前的副手王伯来执行,他随意的划了五座灵地给楚弈鸣,希望他能尽快接手相关的人和事,勉励了几句便匆匆告别,不徇私情,公正无私的王伯,在家族内有口皆碑。

    不过看起来也不尽然嘛!

    楚弈鸣送走几人,屏退管事黄东,这才背过身去,暗自展开手中一张卷在一处的纸条,那纸条上却没有字,只是画了一座楼阁,正是满月楼。

    果然是他们在加快布局,而自己接手的灵地之中,东博城灵地赫然在列。楚弈鸣自问没有任何为楚安澜报仇的想法,他只是不想被当作一个无意识的棋子。

    必须要想办法得知事情的真相。

    东博城灵地是此中关键,但观王伯的表现,对方或许已经渗透到此间多年,关系勾连,牵扯甚大,自己贸然行动,反而会被怀疑。

    他思忖了片刻,觉得既然要承担灵地的管理,就必须要用几个信得过的人,这样才能在探索中安然前行,更加接近真相,或许养母赵家的几名修士,能发挥些价值,但他们修为低微,同自己一样只是灵级,似乎无法深入调查。

    另者,自己之前断定的,上官家与此事有关的猜测,也需要尽快着手调查,这件事或许还需要依仗江枫来帮助调查,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平安归来?

    当然,在江枫介入之前,自己也不是毫无办法印证此事。如今楚安澜已死,楚家的影响力受到了极大削弱,自己声名不堪,倘若上官家此时仍然对婚事感兴趣,或许就可以证明,上官家也在局中。

    委托养母赵氏,重提婚约一事?楚弈鸣突然有了个不错的想法。

    …………

    “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瘦弱的年轻人接过余小正递过来的纸条,但只是匆匆看了几眼,就用怀疑的口吻质问道。

    “没错,”余小正指了指墙壁上挂着的“明察秋毫”的字帖,“你要相信我们的调查结果,我们‘谜题旅团’是讲信誉的。”

    “也就是说,楚弈鸣是因为贪图秋月姑娘的美色和丰满的身材,不顾婚约在身,进了满月楼,而满月楼背后的人掌握了楚安澜私自开采灵石的证据,想要借楚弈鸣之手,敲诈楚安澜,但楚弈鸣不愿意合作,故此设局,弄出了嫖资纠纷这种闹剧?”

    “没错,楚弈鸣的未婚妻是一个男人婆,这个不会有人喜欢,这很说得通。”余小正瞥了一眼对方略有愠怒的表情,他也知道这理由很牵强,但负责调查的朱艺照觉得这很合理,正如为了白若熙,他也愿意加入“谜题旅团”一样。

    至于其他的事,纯属余小正题外发挥,虽然姐姐余小曼让他把事情闹大,但他最初并没有想出来怎么把事情闹大,他派出去的几名调查人员,均未能深入调查,就莫名其妙与路人产生了纠纷,未能探查到任何机密。

    楚弈鸣在圈中口碑是不好,但也只是欠满月楼灵石,并没有伤害任何人,尤其是几大家族的子弟,故此,讲不出什么争风吃醋的事情来,他闷头想了一个晚上,只能从楚家入手,楚家管理灵地,那大事是什么,自然是中饱私囊,想想楚家那亭台楼榭,再看看自己余家,这事多半是真的。

    为了把事情闹大,他故意编造了几个惊人的数字,并言之凿凿的推测满月楼有很深的背景,不能轻易查探,并把这件案子的调查结果故意扔在了“谜题旅团”的议事厅中,相信其中几名嘴不严的家伙,已经将此事宣扬了出去,至于传成什么样,那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听说楚安澜不幸死在了怒风峡谷遗迹之中,倒是件蹊跷的事,不过这样也好,楚安澜私自开采灵石,死无对证,只是现在余小正隐隐有些担心,虽然“谜题旅团”小有名气,他还拉了朱艺照这种颇有背景的掌门家族子弟入场,但能否扛住满月楼和楚家这波反扑的怒火,还未可知。

    怎么好像被坑了,不会被关几年的禁闭吧?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怎么样,对我们的调查可否满意?”压下心中的担忧,余小正露出自信的笑容,以及洁白整齐的牙齿。

    “把法器还我!”一脸得意的他却迎上了一双怒火中烧的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