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逐仙鉴 > 第1011章 四皇子皇甫文
    宫廷内,某处金碧辉煌的大。

    此刻在一处道场之内,正有数个人影跪坐于四周,而在道场的正中心则有一座金色雕塑。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一座雕塑正是圣天皇朝的圣皇,而什么人会雕刻一座栩栩如生的圣皇像放在这里呢。

    答案是他的儿子,而且正是他的第五个儿子,五皇子皇甫玉。

    此子每个月都会来到此地叩拜这一座金色雕塑,就算是修炼闭关时也会来到这里。

    用他的话说就是瞻仰父皇的风采,会让他的心境平静下来,这样无论是修炼还是思索,都会事半功倍。

    虽然他这个做法是让大皇子嗤之以鼻,但是圣皇却倍感欣慰,甚至特意请天枢门的阵法师给这一座雕塑加持了一些除尘的阵法已做维护。

    此时此刻,这位五皇子皇甫玉平里闭关的道场之内,九皇女皇甫梦和十二皇子皇甫英此刻都静坐着。

    “你们遇到了那人,可有什么看法?”正首处的皇甫玉询问道。

    “哼,那个姓雷的仗着有父皇给的手谕,行事肆无忌惮,就连我和姐姐都敢惹,当真是岂有此理!”皇甫英神色不忿道。

    想他为皇子,居然被一个书生吓退,这不仅是在打他的脸,还在打皇家的脸。

    可惜那人有恃无恐,并且对方屠了镇抚司都没事,他如果去找父王估计也不会有结果,所以只能忍气吞声,但是能不能忍得下这口气就两说了。

    “此人行事确实有些捉摸不透,霸道的很,但是其却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虽然修为只有筑基初期,但是一个初期修士又怎能大闹镇抚司呢?”皇甫梦淡淡道。

    说着,此女是将之前与雷洛交谈还有对方查案时的细节全都说了出来,一丝一毫都没有遗漏。

    “此人现在就是一条疯狗,逮谁咬谁,我们可千万不能做这个被狗咬的人,毕竟这条狗现在可还受到了父皇的期待!”皇甫玉依旧是温和的说道。

    “不过那也只是暂时的,此人莫非也看出来父皇只是利用他,所以行事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接着他又疑惑起来,毕竟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如此的胆大妄为。

    就算有人知道自己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可活,也不敢如此放肆的,可对方偏偏做了,而且做的让人胆颤心惊。

    “这一点请兄长放心,小妹不会去做那个蠢笨之人,也会在最近一段时间约束小弟,毕竟被野兽咬死可是最愚蠢的行为!”

    皇甫梦说完之后还看了一眼边的皇甫英,后者连忙低头应是。

    虽然很不愿,很不甘心,但他不敢违逆自己的姐姐,也不敢违逆眼前这位名义上的兄长。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都要小心一条疯狗,可是条狗总会去咬

    人吧,要是哪个不开眼的去招惹了畜生,你说这条狗会不会咬上去呢?”皇甫玉意有所指道。

    虽然他说的话让人感觉到一阵心悸,但是其面色依旧和善,甚至让人看了都大生好感,不愧是一个面冠如玉的美男子。

    ……

    青龙区,圣天书院。

    这一次雷洛是来到了与远山书院齐名的圣天书院,而这家书院背后的靠山不是浩然书院,而是皇甫家。

    皇甫家毕竟是拥有数万年底蕴的大家族,并且还帮助正魔两道统治着圣天皇朝凡俗世界数万载,岂会没有一点底蕴。

    起码找到三位金丹期的儒生为自己教书育人还是能够做到的,而且世家弟子并非都是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起码那位四皇子皇甫文就是世家弟子中的佼佼者,而且世家弟子之中也出过很多当世大儒,朝中大员。

    不过当雷洛穿着一儒袍,并且抬步走入这圣天书院之内时,就看到了一个完全和才干不搭边的人,那位北梁王的三世子北堂耀。

    好在这位北堂耀最近也受到了什么风声,看到雷洛走进圣天书院时,不仅没有上来招惹他,相反还躲得远远的。

    看着这位三世子此刻只敢缩在人群里窥视自己,就连上前放狠话的胆子都没有了,雷洛是摇了摇头就走向了圣天书院内部区域。

    在这里,他见到了圣天书院的一位院长,当然不是那位江院长,而是另一位陶院长。

    这位陶院长慈眉善目,和颜悦色的,对谁都十分的和善,在圣天书院内那更是出了名的笑口常开,就好像弥勒佛一样。

    他满头的白发十分旺盛,花白的胡子更是足有一尺长,一白色的儒袍之上绣有“圣天书院”四个大字,将其衬托的颇有些高山韵味。

    “原来是雷小友到了,老夫有失远迎还望恕罪,”陶院长拱手行礼道。

    雷洛自然是客客气气的还礼,同时询问了一番场面话,大致意思为圣天书院内可有什么异常等等。

    “书院内自然没有异常,那下毒之人也不知是如何动的手,我等彻查了数月,也没有一个结果!”陶院长有些无奈道。

    他们圣天书院戒备森严,而且此地更是皇城的重中之重,结果居然出了这档子事,他也很无奈。

    而且出事之人的份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凡人,但却是四皇子的幕僚,而且在书院内才名也不小。

    “哦,不知陶院长能否带我去看一看案发的地点?”雷洛自然提议道。

    “小友请!”陶院长连忙站起,就在前面带起路来。

    案发地点在圣天书院的一处别院附近,这处别院是书院几位夫子的居所,不过现在自从出了事后,这间别院也就空着了。

    雷洛看了一眼

    别院,眼神更是看向了别院旁的一条景观湖,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

    “陶院长,你们书院内的景观湖都是自己凿的?”他询问道。

    “那是自然,我等做学问都讲究一个靠山靠水,门前水景门后山景,这些都是必需之物,所以就从原本干涸的水道之上凿开了几处景观湖,然后施展了布雨法术,用以灌溉填充水位,”陶院长随手指示道。

    他手指的地方都是书院内人工开凿的景观湖,虽然有些溪流只到人的膝盖位置,但这些布局都颇为雅致,颇为注重风水。

    “奇怪,为何案发的地方都有水呢,难道凶手真的会水遁和土遁?”雷洛在心中疑惑道。

    不过如此的话,对方就要以筑基期的修为从水中逃遁,然后遁入皇城地下,最后从地下逃出皇城才能够到达安全之地。

    而且在土遁途中不能贸然露头,不然这么大一个皇城,谁知道头顶会出现什么人,万一有金丹修士察觉岂不是自寻死路。

    “雷某进去查看一番,就不劳烦陶院长协同相伴了!”雷洛对着陶院长客气道。

    说完之后他就自顾自的走入了别院之内,至于后的陶院长则是没有多言,然后朝着书院之内走去。

    “咦,有人!”就在雷洛走入别院之内时,就发现此刻居然有人在此。

    这是一位穿金色儒袍,书生打扮的男子,此刻对方背对着自己看不清面貌,而且对方还低头抽泣着。

    “阁下可是四皇子皇甫文?”雷洛放轻脚步走向前去,然后询问道。

    眼前之人回头,面露愁容,形消瘦,脸色同样因为哀伤而显得有些苍白,但是绝对没有显露病态,只是单纯的感变化罢了。

    “学生正是,不知先生乃是何人?”皇甫文躬一拜道。

    “远山书院雷洛,奉旨查案之人!”雷洛回礼道。

    此言一出,皇甫文的形一震,接着是面露一丝复杂之色,既有哀愁又有欣慰,甚至还有一丝悲愤。

    “想不到居然是钦差大人来此,学生一时失态,让大人见了笑话,”他接着面露歉意道。

    说完之后他还整理了一下稍显散乱的衣冠和服饰,躬一礼。

    “四皇子下客气了,不知道你在此地所谓何事,莫非是来吊念这位被害之人?”雷洛淡淡道。

    “不错,我与文海兄乃是至交好友,更兼之有同窗之谊,当年我们二人……”

    皇甫玉开始讲述了自己和受害者的关系,那可真是十年的同窗之谊,两人从相知到相熟,最后更是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己。

    并且两人都喜好诗词歌赋,后来受害者在皇甫玉的相邀之下加入了四皇子府,做了入幕之宾。

    不过说是加入四皇子府,他们二人依旧是在圣

    天书院内研习儒学,一年几乎不会离开书院几次。

    说完之后,这位四皇子下又是露出一脸的愁容,并且言语也有少许的激动,但都被其克制了下来。

    “不知雷大人可找到了什么线索,是否找到了杀害我那位至交好友的凶手?”他连忙询问道。

    “镇抚司查了六个月的案子,我这才查了几天,四皇子高看在下了!”雷洛歉意道。

    “这倒是学生孟浪了,雷大人就算再神机妙算,这两天的时间也确实不够,”皇甫文恍然道。

    “对了下,你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圣天书院内做学问吗,可有曾离开过这里?”雷洛接着没头没脑的问道。

    “不曾!”

    “既然如此,那么我先告辞了,有消息的话我会再联系下的!”雷洛告辞道。

    说完之后他快步离开了圣天书院,并且连续走了一个多时辰,期间没有丝毫的回头。

    “这个皇甫文有问题!”他喃喃道。

    他从紫藤城回到皇城的朱雀区,然后在朱雀区逗留了一天,接着第二天才回到远山书院,从郑院长那结果圣皇手谕。

    第二天算是他开始查案的时间,然后当晚他就去了军机处,屠了镇抚司,最后拿到了监察司的密信。

    第三天他才开始拜访六个受害者,最后来到这里查案,理论上来说当他接任务之前还是一个默默无闻之人,皇城内谁人认识他。

    当他屠了镇抚司之后才开始名动皇城,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名声,但此时此刻皇城内的大人物才开始注意到他。

    而他真正办案的时间确实是两天,但是就连监察司都以为圣皇手谕传下去的那天为第一天,他调查的时间是三而非两。

    刚才他自己都说了这查案没几天呢,监察司也需要一定时才能够确定自己到底查了几天案,可这位皇甫文是如何知道的呢。

    毕竟一个没有野心,不理朝堂之事,最近又没有离开过圣天书院的学生,是怎么能够知道这么机密的事呢。

    而且远山书院和圣天书院的关系一直都不和睦,也排除掉有远山书院的弟子看到自己泄露行踪的可能。

    “看来,这位四皇子确实有些问题!”雷洛喃喃道。

    世间真正没有野心的人可不存在,哪怕是儒生也会想要做出名传千古的诗词,他们也有**也有野心,那就是名。

    不过这位四皇子到底是不是下毒的主谋,还需要检验一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