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戏游盛唐 > 第188章 叠返
    从客栈上面匆匆下来,罗甘怀揣着因果剑有些不安,大口喘气汗流不止,眼观八方直接找了一处隐秘的小巷子跑去。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方才罗甘可不是翻了窗户下来的,那样估摸着他也是不死既残,而且周围必然围着一堆人。那究竟怎么回事?

    几个突厥壮汉直接上来,还没等店家反应过来,就直接冲上二楼,一间一间地踹进去,不能漏过一处角落。

    店家和其他几个看客来了兴致,在这间客栈里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想要往二楼上面瞧一瞧,直接冲上去的就被突厥人拦住去路,无可奉告。

    店家:“敢问好汉,我这里究竟犯了什么事情?”

    突厥人:“我们接到通知,要把这里一个人抓起来。”

    二楼传来打砸的声响,很是不寻常,一听就是衣柜啊,灯台啊,还有床铺都被砸个底朝天。

    店家不安地往上看,用手往房间里头一指。

    店家:“怎么回事啊?里头怎么那么大动静?”

    突厥人:“搜查你以为是请你们的神仙啊?我呸,还不得找个仔细?不然你看我们要赔你吗?”

    店家连忙摆手:“不敢不敢,我也只是问一问。”

    二楼往里面数第五间,就是罗甘正在躲避的地方。

    听到动静这么大,罗甘心想自己这一劫应该是躲不过了,只能试一试看看什么情况。毕竟衣柜啊,还是床铺都被掀翻,摸不准就算人躲在里面,还要被刀给刺几下,横竖都是死。

    只可惜游戏里头,现在用不出什么特殊能力,不然之前在司马宅邸躲过搜捕,靠的也不过就是这么些本事。

    罗甘意念集中,将一根晾衣架转化为了因果剑,还被吓了一跳。

    本来想着是赤霄剑给出来,好歹有如天助,一路开着无双杀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现在竟然统一替换成了因果剑,这种软趴趴的剑有什么用处嘛,分明就是在广场练太极的老大爷才会用的太极剑。

    左看右看,剑柄或者剑身上有没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主角不都是在这种时候,悟出什么武学秘籍,习得什么不世神功吗?最不济也可以通过这玩意找到什么密室啊,什么羊肠小道,连这个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束手就擒。

    只看因果剑发出白光和寒气,一点想要挣扎的意愿都没有。

    打砸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接近了!突厥人谩骂的声音也愈加狂躁,见面了还不非得把罗甘撕成两瓣不可?

    在罗甘沮丧的一瞬之间,因果剑泛出的白光愈加猛烈,席卷了罗甘所有的视野。

    只见突厥人撞开了门,气势汹汹地对罗甘怒喝,罗甘下意识地举起了因果剑向他们刺过去,几个突厥人露出惊恐的表情……

    罗甘吓得一身冷汗,转头一看,门竟然还没打开!这究竟又怎么一回事?

    方才那看到的究竟是什么?莫非就是一种神谕?还是预见未来了?

    突厥人的声音已经在隔壁房间传来,刀刺破墙壁,将罗甘这间房子的柜子撞倒,令人恐惧。

    罗甘仅仅抓住自己的因果剑,无比专注,反正最差不过是一死,一死不过就是游戏结束,那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既来之则安之吧,现实生活中就是一个懦夫,游戏里头还是那不是很亏?

    门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二楼最后一间房就是罗甘这间。突厥人几个合计一下,准备一起撞进去,如果没找到罗甘就把店家给宰了,竟然私自窝藏罪犯,就该杀鸡儆猴。

    忽然!门直接被撞开,几个突厥人犹如大军压境一般,看到房间内罗甘手持一把软趴趴的剑,和他们对峙。

    还没等突厥人反应过来,罗甘下意识地将因果剑刺过去,就像是预知未来那画面一模一样!

    刹那之间,突厥人失去了意识,罗甘脑海中进入了无数的画面在跳动,头晕想要呕吐,直接喷在了突厥人身上……

    这边是罗甘所有的记忆了,后来他浑浑噩噩地从客栈里头出来,店家他们看到也没有管,因为突厥人还在房间里头,肯定是没有事情才会放出来。

    突厥人也是产生了断片,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就记得自己是来了这间屋子,里头有个人就直接出去了,其他的没有什么异常,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

    罗甘脑海中还有画面正在进来,只可惜听不到声音单纯有画面。罗甘瞬间明白这些突厥人都是收到了首领的指令,一帮人看起来应该是东突厥那边的,给他们发布指令的上司也不过刚从长安回来,和这边阳奉阴违,竟然私自想要做些背叛同盟之事……

    再往前的事情就考究不了了,罗甘的脑容量只够看到这么些,一路都在犯呕,这下明白因果剑究竟是什么作用的。如果做起了情报工作,那可真是神兵利器!

    这下罗甘是来了兴致,索性想有了这宝剑,是不是能直接去找二虎?单独就能闯进牢房之中,还用什么贵人相助?

    说干就干,但是因果剑已经没有发出白光,留下暗淡的模样。

    牢狱外面,几个狱吏看守着,但陆陆续续进去的人不少,也有探监的人出来,每个人都跟特务接头一样,神神秘秘的。

    罗甘直接上去拿钱一戳面前的人,之间狱吏毫无反应,这剑就没有刺穿对面,反而光滑地绕开要害,跟闹着玩一样。

    狱吏:“你你你!什么要意思?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来行刺!”

    罗甘一愣,发现因果剑完全没有作用,脑子里面并没有闪过什么画面的,莫非这剑还有所谓的冷却时间?

    只见狱吏拔出腰间的剑,怒目而视,罗甘只好双手作揖。

    罗甘:“各位官爷们误会了啊,我这是来这里的术士,看到你身上有邪气上身,所以来帮你驱邪的!”

    狱吏:“忽悠三岁小儿吧!什么术士?从哪里来的?我让你驱邪了吗?看你这是要进去探监的吧?我让你一起给进去了!”

    几个狱吏从旁边冲过来,罗甘见势不妙,等他们一起上来肯定小命不保,赶紧掉头就跑。

    戏游盛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