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奈何皇叔看上我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夫妻吵架 妻出走 夫挨骂
    午后的天,忽然就下起了小雨。

    时而沾得几滴打湿睫毛,时而垂在衣衫上没了影。

    脸颊微凉微热,像是要生一场大病。

    她站在噩梦如昨日的那个高墙大院外,呆呆凝视。

    晓得惜惜会法术。

    她傻傻地拉着她去变换.....

    满心欢喜的猜想着,是什么同她有关的物件。

    可就在抖开的那一瞬……

    哪里是被包裹的惊喜!

    她想谎称是自己的,在南风靖面前,给足他身为皇叔的脸面。然,都皆知,唯她,想闷下。

    那件衣服真的好美,刺绣别致......

    从里衫掉落的佩玉更为精巧。刻字秀气,是她很早前就为之羡慕的。

    幸好那一刻,只是影像,不是真的,幸好没有摔碎。

    她的脑子里非常的乱,想不明白,却还想劝自己,可又寻不到劝说的理由。

    惹惜惜一直在她身旁转悠,来来回回,盘手“运”气,“你下巴都要撅掉了!”直到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个南风盏!简直可恶!待会儿逮着他,我看他怎么说!”话至此,歪头瞥来,“叫我说,咱俩就该冲进去,这事就是他做的不对!就该来个捉奸在床......”

    “惜惜!”话音微迟,“别说了。”只因,看到了他的身影。

    低眸摆袖,正从院中出来。

    神情似有些许沉重,是在想…回去后,要如何安抚她么?

    迈过门槛那一瞬,才发现了她。脚下即刻顿步,薄唇几次动起。

    似有话,却没有说。

    “王爷好手段,竟学会…金屋藏娇了!”乔雪惜两眼狠夹,朝他正了正身子。

    “我......”

    “这就是你常出府的原因吗?”

    女人一旦察觉背叛,感到心痛,就会联想过去,做出种种悲观的猜测。

    “不是!”南风盏了解她,故回的非常坚决。眸光不转的看着她,所含皆是心疼。

    小雨越来越大,一瞬不在意,就下了密。

    卿灼灼扬唇而笑,不知心中何味。

    耳畔似也出了问题,已听不清乔雪惜骂了他什么。侧步拉了她,转身走离。

    乔雪惜自然清楚,若不是姐们儿心软,她非骂得眼前男人体无完肤不可!

    这一路,嘴就没停,“叫我说!男人有什么好!咱们有手有脚干嘛要他们……哎!要不然你跟我学法术吧!咱们找个世外仙境,就咱俩凑乎过呗!”

    可她却把她丢在院中,一个人进了屋去。

    “聋了!没救了!”惜姐感叹人间情事,“折腾的人皆不正常!不就是被渣了一次么!哭一场就好了……哎呦——”亏了她侧身快。

    眼瞅着一身影,于她旁边冲过。

    如风?如疯子!

    这是想明白了?

    紧追回来了?

    可惜,已经追不上了。

    咣的一声,隔院中都能听得见!好听极了!联想某渣渣被堵门外的表情…解气!

    “男人,就是欠!”

    守门护卫极为不解,一向沉稳地盏王竟也有如此之举,只能说...这位王妃太过厉害。

    可如此神武的王妃,却在新婚几日后,离府出走了。连一封信都没有留。

    皇太后晓得此事把自己的儿子骂了好一顿。

    一向尊他敬他的侄儿,也开始「煽风点火」。

    无奈,他只能听着。

    回了王府,又迎一大波人找他问话……

    卿灼灼的后援力可真是壮大。

    索性把自己关进房内,不许任何人打扰。

    “王爷!你真的不去寻她么?”

    迎话,依旧没有开口。拜拜手,让雪刃出去。

    雪刃只当王爷心生愧念,一时之间,无法自愈。

    帮主子把门关好后,又拥了自责,整个事情,他都知晓。要是他能早一点告诉卿灼灼就好了。以她的聪慧过人,定能理解。

    南风盏静坐桌前,侧颜看了看门的方向。知只剩了自己,抬手苦闷的抚额。

    好一声叹,由喉咙发出。

    约过了半个时辰,自己的安静,就又被打扰了。

    挡得住一帮小萝卜头,挡不了师兄与软姐姐破门而入。

    “你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师兄背着手,气轰轰地走到他旁侧。

    他仰头,又对上虞桑软更为愤意的眼神。

    百口莫辩。

    “你赶紧给我把人找回来!从前怎么找的!现在还怎么早!”

    南风盏稳了稳情绪,回:“她不是从前的卿灼灼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师弟啊!这是你会说出来的话吗?”北月溟诧异极了,迎不了他这不冷不热的话,“你可真行啊!”

    这是师兄头一回,被他这师弟气走!

    往日可都是师兄占上峰。

    那大步迈的,简直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在他这多待。

    虞桑软却小步又近,短叹一声道,“我不知你是如何想的!爱一个人,是极为自私的!与你无关的人,不是没有你,就没有人护。何况你已成亲,博爱之举,还是收敛些比较好!”

    他句句听在耳里,只是未回复。

    “还有你说,灼灼已不是从前的灼灼!岁月增进,是会让人成长。我也相信,她是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可倘若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

    “我仅言于此!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不要因为任何事情,而误了你在她身边,为她遮挡风沙。”

    “……”

    “或你在皇室已久,忘了这天下…诸多险恶。”

    ——————

    郊外的茶棚内,卿灼灼坐在靠边的位置悠闲的喝着杯里的茶,看不出脸上有什么情绪。

    乔雪惜捏着馒头正往嘴里送,除了嚼食的声音有些大,其他音儿一点没出,已是这般盯了她足一刻钟,琢磨着她啥时能喝完。

    实在是觉自己忍不住了,就拍了下桌子。这举动,没震到姐们儿,倒是吓到了一旁的赶路人。

    “你别那么大蛮力!小心桌子坏了,老板让你赔钱!”

    “我有分寸!”乔雪惜扭了扭身子,活动了下筋骨。心里说着:已是忍着出了三分之一的力,她才没有闲钱去赔店家。明明是想训她,却被她先训了,“哎!你就这么放过他了?我还想看姐们儿“反杀”呢!历练那么久,半点长进没有!”

    卿灼灼没回话,只是望着棚外湿漉漉的地面。

    “好歹把婚给离了啊!”

    时而看天,时而看地,好似没听进。

    “你脸色不太好?昨晚…没睡好?”

    她微抿小口,淡淡地回,“大概是因…昨晚有老鼠爬窗吧。”

    “什么?”乔雪惜表现的很惊讶。

    可之后,再没有了下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