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缘这个女人,当年的时候还是挺体贴挺温柔的。

    这十几年下来,墨剑郜才发现原来她那么墨迹,也那么啰嗦。

    墨剑郜早就厌烦了她的絮絮叨叨。

    下了床,穿了鞋,墨剑郜就要走。

    秦缘快哭了,道:“墨剑郜,你到底想要去干嘛啊,有什么事情不能以后再说吗?”

    “我东西丢了,我得回去找一下!”墨剑郜这就算是给了一句交代了。

    秦缘拽住他的手,道:“什么东西那么重要,派人去找吧,或者你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在哪里可以找到,我去帮你找也可以!”

    她去找?

    开玩笑!

    那种东西,要是被墨抒那个小贱人看见的话,还不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而且,在背后指不定还会怎么样笑话他呢!

    墨剑郜恨得牙痒痒,很快就道:“不用!我自己去!很快就回来了!”

    “那我跟你去吧!”

    “你不用,哎呀,你太啰嗦了!”墨剑郜不耐烦了,“我走了!”

    秦缘拦不住,只好作罢。

    只是,就在墨剑郜看不见的地方,掏出了手机来,眼底掠过一片深意。

    门口有聿司乔派过来的保镖,坚持要跟着,墨剑郜想了想,就使唤了起来。

    让他们开车,到了下午的那个地方。

    很快抵达,墨剑郜要了个手电筒,就循着记忆找了起来。

    只是周围的草地都长得差不多,墨剑郜左翻右找,弯腰的时候,胸口都快痛死了。

    保镖们也都不知道他想要找什么,偏偏墨剑郜还死活不肯说,也不让他们帮忙一起找,磨磨唧唧找了很长一段时间。

    终于,在找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身上的痛楚让他已经让他有些撑不住了的时候,墨剑郜终于找到了,面上一喜。

    然而回头的时候,发现那些保镖竟然不知道去了哪里!

    墨剑郜心一凉,警惕地左右查看,喊了声:“人呢!”

    只是回应他的,成了一记闷棍。

    墨剑郜脑子震了一下,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

    墨剑郜又失踪了。

    秦缘哭天抢地地打电话给墨抒的时候,是半夜十一点多。

    墨抒怀孕辛苦,早就睡着了。

    只是电话吵醒了聿司乔。

    聿司乔看见来电人是秦缘,悄然下了床,接了起来。

    秦缘那边哭得很厉害,道:“他不见了,又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一直都不敢说,可是现在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啊!”

    聿司乔眉头紧蹙,“你慢慢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缘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哭得很厉害。

    聿司乔问:“我派过去的保镖也都跟过去了?”

    “是啊,跟去了……”

    聿司乔点头,“我让人问一下。”

    虽然他派出去的保镖只有两个,但是每一个都足够跟三个人单挑对打的,实力不俗。

    这样的人跟着他,应该不会有事的才对。

    但是聿司乔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边无人接听。

    聿司乔蹙起眉头来,直觉不对。

    聿司乔让人将他们的便携设备定位,发现赫然地址就在下午墨剑郜被绑架的核电站附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