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62 九重门(2)
    “你已等了七年,你当年亦亲口说了,待他七年,不来后嫁。如今他仍未归来,你这孽女究竟还想如何?”

    “等到七十岁,等到我坟上的柏树长大。”

    “荒唐,我尚未入土,岂能任你妄为。淮阳王与那轻浮子可谓云泥之别,能与他结为婚姻,是何等荣耀,你还有何不满?”

    “的确是云泥之别,他是云,王是泥。”

    “放肆。”清宛脸上立时多了五个清晰的指痕。

    “母亲故去得早,女儿多年来幸得父亲抚养照拂,今生无以为报,只愿父亲身体康健,长寿多福。”她在她父亲面前,郑重地下拜,然后便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绿衣,还记得吗,去年的梅花,比往年开得早,开得多,开得好。他们说,这很吉祥。他们错了,这分明是不祥之兆。”她说完,就投进了井里。

    绿衣站在一旁,她既没有惊慌,也没有呼救,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口井。

    清宛被尾随而来的家仆打捞上来,但他们只管捞出她的躯体,她的灵魂给落下了。

    当绿衣更换衣裳,擦干梳理头发时,她美丽苍白的面孔与黑鸦鸦的直发,全部僵硬如木刻。

    家仆前来禀报,说主翁持短刀自裁,为惧怕得罪淮阳王的缘故,为了自己竟逼迫女儿的羞愧,她一言不发。又有家仆前来禀告,短刀已被夺下,主翁与少主人在抱头痛哭,她依旧一言不发。

    直到万籁俱寂,只有绿衣在身旁,她方才开口:“泡在水里很难受,我害怕他的骨头如今是浸在低洼湿地之中。”

    “他没有死,他会回来。”

    “也许他已经回来了,他的魂魄此刻就在你我身旁,却无法使我们看见他,听见他。”

    “他若是亡魂,能使我们梦见他,你梦见他了吗?”

    “没有。”清宛笑了。“你呢?”

    “我也没有。”

    “那太好了,可惜等他回来,我已经不在了。”

    “女公子是要同意与淮阳王的婚姻吗?”

    “是。”

    听到清宛的答复,绿衣立即跪下来。

    “你这是何意?”清宛问。

    “为了让您对这桩婚事点头,主翁什么都能答应。求您对主翁说,许我自由。”

    “连你也要离开我。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我答应。可你能去哪里?难道是回你那酒鬼父亲身边去?”

    “不是,我要去得很远,我想为了女公子将他找回来。”

    “不必了。不用你去找他,为了我就留在这里。”

    “如果是为了我自己呢?”

    “绿衣,等你找到他,就告诉他,我要嫁给那个戴面具的人了。我会很乖,很听话,过得很好。然后你们,都把我忘了吧。如果你找不到他,一定要回来找我,我总会一直等着你的。”清宛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望着窗外的梅花树说道,树影婆娑,映在她们身上。

    “我们都会回来,即使那时你不在了,我和他,也都要回到这里,看看那棵树。”

    我跨过第五道宫门时,什么也没有看到,眼前只有一片黑暗,黑暗中什么声音也没有。仿佛天忽然黑了下来,或者我同时失聪及失明。

    寿昌公主的梦境应当至此结束。在这一片无边无际,无光无声的黑暗里,我感到无尽恐惧,僵立在原地,想等黑暗散去。可这如同等待朔然先生的死讯一般,遥遥无期。

    伸出手向前摸索,面前什么也没有,空气却仿佛更冷一些,越往前越冷。也许前方已是一片深渊,渊中满是死水,水冰冷彻骨,正好给久不归家,满面尘土,满头虮虱的游子洗浴。我往前大大跨了一步,做好跌进水中的准备。黑暗却散去了,眼前只是一片清明,还有第六道宫门。

    寿昌公主的梦境又降临,这是个漫长而不停歇的梦,越过了无数山川和街巷,使我想起从前游医时,也是这般,不停走,走了不知多远。

    我看见绿衣身着麻衣,作男子装束,跟着一股贩盐与丝绸,铁的商贩从一条崎岖而隐蔽的小路离开国境,又与他们分开。我看见她独自走在一条寸草不生,干枯龟裂的河床上,逢着一队长身玉立、身着白衣的汉人。

    我走近一些,听见他们的对话。

    “你要找的人,原来也是霍羽。”其中一个白衣人说。

    “那可不必再找了。”另一个白衣人说。

    “每一年秋天将尽,河水都会干枯,露出河床来,雪还未降下。我家主人这时候每年都派人来找,已经有五年,我们是第六年的人。”另一个白衣人说。

    “第一年的人搜寻整个河道,他们逢上野蛮人,被打死两个同伴。第二年的人踏遍了右岸,他们有一个被毒蛇咬死。第三年的人将右岸找遍,狼咬瘸了其中一人的腿。第四年和第五年的人无处可找,只好在荒原里游荡一整个秋天,打些野味吃,然后回去向我们那个性情暴虐的主人复命。”另一个白衣人说。

    “若你无处可去,不如随我们一同游荡,等秋天过去,再一同回汉地去。”另一个人白衣人说。

    “你还是要走,也罢,不亲自去寻,你也不会死心。不过要小心,不要忘记,此地有毒蛇,野兽,还有野蛮人。”另一个白衣人说。

    “对了,你是什么人呢?不远万里来寻他,是他的兄弟,朋友,还是仆从?”另一个白衣人说。

    “哦,你是他家的人,可你是他家的什么人呢?”另一个白衣人说。

    守着第七道宫门英俊挺拔的侍卫鼻尖上,停着一只红色蝴蝶。可他连眼睛也不眨一下,似乎不为所动,如一尊石像。我一走过去,蝴蝶就被惊飞,一路飞进第七个梦里。绿衣也看见那只蝴蝶了,她很惊讶,毕竟在她身周,只有沙石和荒草,连一小朵最寻常的野花也没有。

    我们一同追着那只蝴蝶,它飞得并不快,可我和绿衣都追它不上。当我们筋疲力竭,打算停止追逐时,它又飞回眼前挑衅,使人心有不甘。蝴蝶最后萦绕在一棵枯树旁,仿佛这棵枯树是一朵香花,它光秃狰狞的枝杈是柔美鲜艳的花瓣。绿衣被树下一片闪着鳞光的废铁所吸引,竟徒手去掘土丘。

    我则乘机将那只昏了头的蝴蝶一把抓进掌心,它徒劳地挥动翅膀,在我半握成拳的手里挣扎。我以为它飞不出去,它也的确没有飞出去,它流出我的手掌,一股红色的汁液流出我的手掌,在离地面一尺高处,又汇聚成蝴蝶。所有脚被栓在土地上,笨重而粗蠢的生灵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越飞越高,一直飞上青天,消逝无踪。

    青天令我重新想起绿衣,低头看她,见她双手血迹斑斑,已自土丘中掘出一副破烂生锈的盔甲,盔甲中包裹着散乱的白骨。白骨中有个烂掉的锦囊,锦囊中装着一个年轻女人的一缕头发。

    我来到第八个梦境,看见绿衣将霍羽的骨头用布包裹着,抱在怀里,独自一人走在汉地的驰道上。她的麻衣上沾满了尘埃,看上去十分疲惫。我开口提醒她,将包裹背在身后会省些力气,而不是抱在胸前,可惜她不能听见我。这有些奇怪,她明明是个走惯了远路的人,怎么连这么粗浅的道理都不明白。

    我不忍绿衣负重前行,很希望她将那些骨头就地埋了,反正霍羽已经回到了故国。埋了也费工夫,我愿她终于厌倦,将它们扔在哪个沟渠里,或者顺手丢弃在道旁。如果她觉得冷,还可以用那堆骨头生个火,只要它们还能够燃烧。

    可绿衣她听不见我,依旧固执地抱着那堆骨头一步一步走在土路上。在她身后不远处,尘埃忽然激荡,以一种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尘埃中有马蹄声如雷。

    持刀的强盗骑乘在马背上,他很快纵马横亘在绿衣面前,挡住去路。他大概以为绿衣抱在怀中的是什么珍宝,伸手去夺。可绿衣不愿放手,大约也以为那是什么珍宝。不难看出,强盗并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手里的刀子很快劈下来。然后如愿以偿,抢走了那包一钱不值的骨头,绝尘而去。

    绿衣倒在土路上,血不断从她被割开的脖子涌出,我急忙用手去堵,没有堵住,她很快死了。

    于是我退而求其次,用衣袖为她拭面,想将尘土与血迹都拭去。这回成功了,一切污迹都从她脸上消逝,包括那大片的红色胎记。我终于看清绿衣的脸,那是寿昌公主的脸。

    最后一道宫门在我面前,我一脚踏出去,就又重新跌回忘川河。恐惧与冰冷在一瞬间盈满心脏,我在污浊的水中绝望地睁开眼睛,看见头顶一层朱红瑰丽的光悬浮在头顶,那是岸上的曼珠沙华摇曳,它的光彩流溢,花瓣落进水中。

    我拼命挣扎,浮到水面上,一阵冰冷的风吹到我脸上,风里满是花香。绿衣也浮在水面上,水漫到她的胸口。

    我朝绿衣游过去,喊她的名字,她不为所动,水漫到她的脖颈,我继续喊,可惜她仍没有听见我,而水淹没了她的头顶。其实她才是情种,自愿跳到忘川河去的情种。

    绿衣不断下沉,我只好也潜下去。她的绿色衣裳如水草般在水中舒展摇曳,连同她墨色的发。她苍白无暇的面孔忽被遮掩,忽又出现。

    我先抓住她漂浮的衣襟,然后抓住了她,在水中拥抱她。她虚幻又真实,如同薄暮时的天空,漂浮其上的云霞。

    我在她的瞳孔中找到了我的面影,我不知道她是否看见了我,只知道,她仍旧听不见我。水包裹我们,隐藏我们,我们以一种雷霆万钧之势下坠,再没有谁能阻止我们沉到河底去寻觅最后的安眠,即使是神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