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城不久,就听说了我那位故友皇甫麟依旧忠心耿耿,守在大梁皇帝跟前。他执行了他这一生之中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命令,将皇帝尊贵的头颅在敌寇抵达之前砍下,然后装进玉匣子里。

    据说他奉命行事时,不停流泪,安放好自家君主的头颅之后,就用剑抹了脖子。

    我轻易地想象出了他自刎的手法,却怎么也想象不出他流泪的模样。

    至于那断头皇帝,他是我的仇敌,我曾希望他落到一个最悲惨的境地中去,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我却并不快乐。就像听闻纣王荒淫无道的故事时,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可终于听到他自焚于鹿台,又难免觉得悲哀。

    入城之初,一片混乱,我趁乱逃脱,不知不觉间跑到绾云楼,又想起莲若,不知她可还在这里。于是推门进去,门中伏着几具尸首,有兵,也有民,昔日繁华香艳之地如今一片荒凉,梧桐树已经枯死,厨房和仆人的屋子房顶都被雪压得塌了大半,几条野狗从墙洞里出入,一见人就四下奔逃,唯一好好立着的主楼也是死气沉沉,破败不堪。见这情景,我猜莲若大约是不在了。决定走到地室中去避避风头,云夫人虽然可怕,幸而已经死了,死人总比活人好。

    “你小子,逃到这来了。”忽听独孤楚在我身后大喝。

    “独孤将军,您满城的金银财宝不去抢,怎么净跟我讨只小小的翡翠镯子。”

    “那是我娘子戴过的,什么都比不得。”

    “可我早将那镯子赠给了不知哪个院里的花魁,再戴到尊夫人手腕上,怕是不太好。”

    独孤楚听了怒甚,咬着牙,一把揪住我头发,将我撞到树上去。我只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如一堆烂肉瘫下来。把眼望着天,只见独孤楚的臭脚遮天蔽日,不停踹下来。

    “镯子在我这里。”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又糯又软,温柔得我想就此睡去。

    又见到了莲若,她脸上没有当年一点颓唐,仿佛还活在太平盛世,头上簪着玉骚头,坠着金步摇,唇上涂着丹朱,春风满面。分明是明晃晃的白日,她却持着一盏灯,袅袅婷婷走着。

    “你?我呸,臭□□,在哪,趁早交出来。”

    “就在这里。”莲若立在独孤楚面前,媚眼如丝,笑靥如花。独孤楚身子一僵,两眼呆呆望着莲若,分明被迷惑了。

    “就在这里。”莲若一手持着灯,另一只手拥住他。我看见她附在独孤楚沾满血污的盔甲上的衣袖,层层叠叠绣着牡丹,干净极了,又鲜艳极了。一只嫩白小手从衣袖里伸出来,握着匕首,插进独孤楚背心去,又□□,白刃进红刃出。

    独孤楚倒下,莲若将他胸口剥开,掏出他血淋淋的心脏,塞进他手里,口中依旧喃喃说道:“就在这里。”

    她一眼都没看我,又持着灯上楼去。我一瘸一拐跟在她身后,看她打开一扇门,门里布置得有如喜堂。她将灯凑到那低垂着的层层叠叠的红纱幔上,火苗摇摇晃晃地跃上去。

    “莲若。”我喊道。

    她听了身子一颤,转过身来,凑到我面前,仔细看。

    “是你?”似乎终于看清了我,她的手微微一颤,那盏灯跌到地板上。她急忙弯腰去捡,凑近已烧着的纱幔,重新将灯点燃了,放在桌上。

    “咦?我就死了么?怎么不记得了。他呢?”她望望四周,满脸疑惑。

    “你在说什么?你还好好活着呢。”我怀疑她将自己关在屋里久了,有些神志不清,疯疯癫癫。

    “若我还活着,怎么会在白日见到你?难道这是梦,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么?”

    “可我还活得好好的,没有死。”我忽然明白,莲若是以为我当年真的被砍了头。

    “可是,是我为你收了尸,将你的头和身子缝在一起,亲眼看着你下葬。”

    “这个,罢了,我也不清楚,总之还活着。”

    莲若听了脸上重现出喜色,“这很好,我今日要与他成婚了,请先生为我们证婚。”

    “谁?你要嫁给谁了?”我回头看看四周,兵荒马乱,天地一片昏暗,仿佛末世,怎么也不是良辰吉日。

    “是皇甫将军,你认得他的。”

    “他,可他,他们都说他死了。。”

    “他是死了,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那,那我去找只公鸡来。”我说。

    “不必了。”莲若说,拿出那只被烧了一半的布老虎。

    我为她主婚,瞧她独自拜了天地,拜了父母灵位,最后拜了那被烧得不成样子的玩偶。

    “皇甫夫人,恭喜。”我犹豫了半响后开口。

    她向我道谢,面带羞涩和甜蜜。然后她打开窗子,窗外一片苍茫,月湖上早已结了层薄冰。她看着那一片白惨惨的天地,笑容虚无缥缈,一身绯红衣裙,艳丽如烧在天边的云彩。恍惚间,我看见那朵云彩撞碎了那层薄冰,坠进清澈湖泊里,一群从水底涌出的肥鱼分食了她。

    我一直以来的那个猜测是对的,莲若身上令人心颤的香气并不来自脂粉,那是她肉体本身的味道。那些香气在她破碎后尽情溢了出来,悬浮在清冷湖水上,裹挟着虚无缥缈的温暖和欲望。

    火势越来越大,我跑下楼去,躲进了地牢去。烟从缝隙里渗进来,我捂着口鼻往里跑,这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见脚底下不停咯咯响,一路不知踩碎多少骨头。

    “你要去哪里?”在我身后、耳边回荡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带着些许魅惑,些许□□。

    “当然是能去哪,就去哪。”我大声喊着,仍不停跑,脚下却狠狠一绊,摔倒在地,头顶忽然有亮光。我抬头,看见云夫人怀里抱了只白猫,持着一盏灯,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低眉冷笑,笑得有些美艳,又有些稚气。

    “哪儿也不能去。”她张开樱桃小口,有些娇慵,声音清软娇柔,嫩如雏莺,正与她脸蛋相配。

    她怀里的白猫瞪着我,目光灼灼,忽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刺进耳里。我猛地睁开眼睛,满头是汗,却是睡在地牢最深处。

    打开地牢大门,白灰就朝脸上扑来,迷了人眼。绾云楼如今也就只剩一地白灰和一堆黑乎乎的木碳架子。

    大街上狼藉不堪,灰头土脸的行人走着。雪已停了,如今的汴州城,就像是刚给人□□完的寡妇,擦净下身血迹,披上衣裳,重新描画眉眼。

    寿昌公主不知在哪里,我应当去寻她,向她赎罪。

    梁帝已然身死,在他死前几个月,觉察到大势已去时,就囚禁了自己所有兄弟,杀掉。他既不想他们谋位,也不愿他们受辱。

    他会如何处置自己的女儿?一定是在让她活着受苦或痛快死去之间苦苦抉择了一番。那是他女儿,他决不忍心她死。就像林虑,无论她受多少苦,我也决不忍心她死。

    我要找到她,带着她隐姓埋名活下去,照顾她一世,我欠了她的。

    当我四处奔忙时,忽然被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的锦衣人叫住,他毕恭毕敬的将我带到一辆华丽的车辇之前。一双干净白皙,养尊处优的手掀开了车帘,露出一张俊秀而单薄的年轻男子的脸。他的眼神仍同少年时一般冰冷,执拗,带了三分阴险又直透人心。

    “久违了,子暄。”我盯着他的眼睛。觉得他比年幼时更恶毒了些。

    “的确是久违了,我几乎认不出你来,兄台这几年过得似乎不太如意,想是遭逢战乱的缘故,不过陛下英明神武,必能还尔等一个太平盛世。”笑容在他脸上绽开,这是一种温和亲切又居高临下的笑容。如果不是那双眼睛里的光依旧危险,我绝不敢相信这笑容的主人就是孔阳。

    孔阳踩着一个仆从的被下了马车,才三年不见,他竟长得比我还高,衣冠俨然,气度伟岸,从前那股怯懦神态荡然无存。

    “不知兄台近来可曾见过君游?”我正打算开口向他询问原君游的下落,不想他反倒先来问我,对原君游的称谓竟也改了,看来他如今真是发达了。

    “三年前一别,就再未见过。他不是同你在一起么?”

    “我们在兵马中失散了。”孔阳神色郁郁,手中把玩着一把匕首,那是原君游向来不离身的。

    “说来,还有一件趣事想讲给兄台听听。”孔阳眉头很快舒展开,唇间浮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请讲。”

    “陛下答应过,破梁后,便将梁国公主赐予我。听闻公主美貌,我心下自然欢喜。不想,见到公主后,发现她的面貌竟与令妹极为相似,也真是稀奇。兄台若不亲眼见一见,恐怕也不能相信世间竟会有人如此相像。”

    “梁国公主与舍妹相似?”我一时有些疑惑,难道是寿昌公主的哪一位姐妹生得丑了,与我两个姊妹丑到一块去了。不对,孔阳他哪里会见过我的姊妹。

    “阁下说笑了,我两个姊妹从不曾出过远门,不曾有福气给您瞧见。”我也不知孔阳是撞了什么大运,竟得到李存勖的赏识,竟连梁国公主都要赐给他。或许能凭他寻到寿昌公主,一念及此,我决定还是客气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