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43 楼下枯骨
    “昨晚我梦见你了,我梦见你高高地骑在一匹红马上,那匹马没有头颅,却跑得很快,可怕极了。我叫你,你不答应。我去追,可是追不上。”

    清宛坐在我身边,头轻轻靠在我肩上,诉说她昨晚做的不安的梦。在我们头顶,桃花肆意地开着。

    我见她为这样一个不足道的梦而伤神就有些好笑。于是安慰她说:“傻孩子,梦都是反的,其实是我追不上你呢,我可怜啊!。

    “可我们终究不能同行。不如从此不再相见。”清宛说着满脸泪痕,站起身来,怀中花瓣纷纷落下。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忧伤以终老……”她在湖边踱步,口中痴痴念着,不住掉着文袋。我只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不祥。

    “既然不能再相见,那也不必再活着。”她忽然停步,望着我,满眼悲哀,然后举身跳进浮着桃花瓣的碧蓝湖水中,沉了下去。

    “不要去那里!”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然后也跳了下去,湖水真的很冷。

    我打了个寒战,慢慢睁开眼睛,梦已经醒了,但全身都是湿的,真的像是刚被人从湖里捞上来。莺儿端着铜盆站在一旁,这个刚刚浇了我一头冷水的姑娘,此刻满眼满脸都是冷冰冰的。

    “我对你的耐心已经用尽。”云夫人的声音又刺进耳里,一个驼背的龟奴无声无息,站在她背后,面无表情,倒是令我有些恐惧。

    “在下的确学艺不精,让夫人失望了。

    夫人这是要绑了我这庸医去见官么?不过也不必泼水呀!这都入秋了,万一有个头疼脑热可……”

    云夫人自然没心思听这些废话,她缓步走到我身边,俯下身,用她冰冷的指尖在我脸上游走。我这时能够看清她的手了,这双手白皙细嫩,让我又开始猜测她的岁数。

    她忽然猛托起我的下巴,在猝不及防间对上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很美,却苍老疲惫。

    “莲若,我就不要了。”她说。“至于你,想活,还是想死?”

    “想活,当然想活。有谁活得好好的会想去死?”

    “很好!”云夫人点头,然后摘下了她的面具。我曾无数次想象那张面具背后会是怎样一张脸,是年轻还是年老,是美艳至极还是丑陋不堪,或者只是平庸。但怎么也想不到,在她摘下面具那一刻,我会看见自己的脸。

    “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还是姐妹?”我问,虽然知道这女人不过是易了容。

    “我应当是你的孪生妹妹,兄长这般没用,连莲若也治不好,自然也无法医治宫里那位小公主了。”云夫人说,她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在那张与我完全相同的脸上,透出妩媚和风情来,立即令我感到毛骨悚然。

    “那又如何?”我强忍着恶心去看这张脸。

    “这实在有辱家门,小妹只好代兄长去行医了。”

    “就不劳烦你了,我的病人,我自己治。”

    “少废话。”她冷下脸来,那驼背瞧她脸色行事,取了根木签子,钉进我指甲肉里去。

    “给我说说,你进宫之后,都如何说话,如何行事,我猜必然与在这绾云楼中有所不同。”

    “哪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恭敬些罢了,再就是跪得多些。”我将惨叫吞进肚里,咬牙道。

    “再仔细些。”

    眼见吃饭家伙不保,我只好连自己在宫中一共打了几个喷嚏,多瞧哪几个美貌宫女几眼都一一详细说了,毕竟大丈夫能屈能伸。

    “很好!”云夫人满意后招手,莺儿便拿了方湿帕子捂住我的口鼻,只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便又昏了过去。

    黑暗里,我觉得很冷,又觉得渴。有温热的液体断断续续滴到我脸上,滑到唇边,我将它咽了下去,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然后才闻见血腥味,一下子跳起来,以衣袖拭面,只觉脸上有些黏糊、湿冷。仰头望见头顶是暗红木板,血水自木板缝隙间渗出,如屋檐下的残雨般滴落,眼见就要落进眼里,我急忙后退两步,却踩碎了一截骨头,地上堆积了许多尸骨。

    俯下身去细看,这里光线太暗,云夫人也未免太过小气,连蜡烛也舍不得多点几根,我看得模模糊糊,但依稀辨认出除了些许碎掉的猫猫狗狗的骨头,就尽都是些女人的骨头,而且她们年纪都在二十岁上下。

    不知这些年轻女子为什么会被害死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更不愿去想她们临死前受了怎样的苦。我现在只担心自己。这里太过安静,只有那血滴到地板上的嘀嗒……嘀嗒……,这比完全死寂还要更加令人心慌。

    大致适应这囚室后,我才想起寿昌公主来。云夫人冒充我入宫也不知何意,但绝不会是为了治病救人。她恐怕会对寿昌不利,而且就算她什么也不做,被这诡异的鸨母看上一眼本身也是一种伤害。

    我先是猜测云夫人是听闻了公主的美貌,进宫去将她拐骗出来替昏睡不醒的莲若撑住绾云楼的招牌,但这未免太荒唐,毕竟大梁还没有亡国。

    又猜她全家也许被朱温所杀,背负血海深仇多年,现在终于逮着机会去向朱温的儿孙讨个公道。这样想着云夫人倒是心志坚定,令人敬佩。

    不对,怎能将一个把我关起来,又冒充我的老□□想成忠贞烈女?于是又猜她或许只是去寻失散在宫中的亲人,又或许是当今圣上即位之前与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坐在满地尸骸间,靠这些胡乱的猜测来打发时间,脑中不时浮出寿昌公主的脸,春日里的花一般,美丽又单薄,寒风一吹就散。她似乎看上了我,这令我很是受了些感动,于是向诸天神佛祈祷,云夫人无论做什么,都与那女子无关。然后又觉得神佛太远,于是我向满地尸骨发愿,若此次寿昌公主能得平安,必将她们好好安葬。

    嘀嗒……嘀嗒……,血不停地滴下,在明灭不定的烛火间睡复醒,醒复睡,我梦见整个绾云楼灯火辉煌,身姿曼妙的云夫人满头朱翠,在管弦声里跳舞,她舞到我眼前,我揭开面具,看见自己的脸。惊醒,擦汗,翻过身又入梦。

    梦里绾云楼一片沉寂,只有月光照在廊上,云夫人一身素服,静立在月光里。我走到她面前,揭开面具,望见一个陌生男子的脸,那张脸右侧有道小小的伤疤,却仍旧俊美无双,漂亮得邪气。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也没人送饭,我觉得饿,也越加觉得冷,身子乏得不行。

    躺在地上,枕着不知哪位红颜的腿骨,打算做个长一些的梦。这一次的梦里终于不再出现云夫人,只是乱花飞舞,春水涨落。我枕在清宛膝上,清宛端坐在湖畔的花树下,她低头看我,满眼温柔。她说:“你醒了。”她的微笑就在我唇边。

    “你在笑,有什么开心的事?”

    “你在我身边,我当然开心。”她的衣裳被太阳晒暖,我贪婪地嗅着浮在她衣襟上的花香,可是那花香却渐渐夹杂了血的腥气和肢体腐败的恶臭,我猛然间意识那不是清宛的声音。

    我直起身来,握住清宛的手,对她说:“我要离开了,你要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你要去哪?”

    我看着她,她的脸逐渐苍白如瓷器,在我的梦中碎掉。

    睁开眼时,手里紧紧攥着某个可怜人的手骨。我盯着那骨头,想着如果这就是清宛的骨骸该有多好,我就可以在死后与她合葬。我还没有回忆起清宛是如何死去的,还不知道她最后被葬到了哪里。

    即便记起来,一千年前的墓,怕也不好找。不过随即想到我在前世还是霍羽时,或许就是与她死在了一起,被人一起埋了,便又心满意足。

    “你抓着个死人骨头干什么?还笑得那般猥琐。”我听出了是莺儿的声音,于是放开紧握着的手骨,抬眼看她冷若冰霜的脸,我记得这张脸有些温柔放荡,以前明明很是腼腆羞涩。

    “在做春梦呢,所以笑得开心。”

    “抓着死人骨头做春梦,真叫人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地上这些白骨曾经都是活生生的年轻姑娘,而莺儿姑娘你,迟早也是要变成骷髅。”

    “这可不一样。”她冷笑着摇头,自袖中掏出一个馒头来。

    “就好比这馒头,迟早要变成臭粪的,大夫你是愿意吃馒头呢?还是吃臭粪?”

    “所以这个馒头是给我吃的?多谢!”我嬉皮笑脸地说,满以为她会用那馒头折腾人一番。她却是连话也不多说几句,直接将馒头拍到我鸡爪子一样脏兮兮的手上。

    我怔怔地看着手里的冷馒头,这么轻易得来的东西,倒还真是不敢吃。

    “怎么?怕有毒。”

    “当然怕,怕得要命。”

    莺儿听了一把就将馒头从我手中抢去咬了一口。见此情景我只后悔手没抓得紧些,肠子都悔得绞在一起。莺儿见我懊恼,得意极了,将那缺了一小角的馒头丢进来,馒头在地上滚了几滚,满身沾了血,成了个红馒头。我皱着眉头,将它捡起,依旧怔怔望着。

    “怎么不趁热吃?是嫌奴家咬过一口,脏了么?”莺儿唉声叹气起来。

    我不再犹豫,大啃特啃起来。

    “你们究竟要关我到何时?”咽下最后一口面渣,我吞了口唾沫,觉得嘴里有些空,肚子更空,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塞进肠肚之中去,徒留满口腥气。

    “自然是关到你这小白脸成个老白脸,再丢将到大街上讨饭。”莺儿用条颜色俗气的绢子掩了口笑,翘了个兰花指,笑得放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