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42 他要离开
    “这其实是张不详的琴,它被人诅咒过。”朔然先生弹罢,故作高深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有个不是人的女子,也这样说过。”

    “你知道就好,记住,不要眷恋前世,也不要与梦境交易。”

    “你可有什么法子能医治莲若?”我问。

    “你是大夫,我是制弦师,医她的法子,怎么来问我?”

    “我猜你活了那么多年,怎么也有那么几年作了最好的大夫。”

    “开元十四年时,我医死了个小女孩,从此就不再是大夫了。”

    “就将莲若当作是当年那个女孩,她现在长大了,你要救活她。”

    “乌蚕的毒,可由乌蚕化作蛾子后翅膀上的粉末解去。不过,乌蚕早在魏国灭蜀时就已绝迹。”

    “真的找不到了吗?”

    “找得到,只要你先为我找一把斧头来。”

    我不知他要斧头何用,但还是向邻人借了来,终究还是信了他。

    曾经是朔然先生的吴十三持着斧头,赞了句锋利后,就像劈柴一样,将古琴劈开。

    “这是何意?”我大吃一惊,强压下胸中怒火,哑着声音问。

    “你要找的乌蚕就在被我劈开的木头里。”

    “这不是木头。”我说,俯下身去查看被劈裂的琴板。被蠹虫蛀过的朽木不可能用来兮琴。而这是把好琴,即使作为陪葬,与死人一起被埋在地下多年也依然是。琴板木质纹理细腻,如同细石一般。但断开的裂面却镶嵌着一颗光泽质地如玛瑙般的黑茧。

    “这怎么可能?”

    “在这茧中,有只乌蚕等待着破蛹成蝶,它等了一千年,等到从未舒展过的翅膀化成灰烬。彼之困厄,正是吾辈大幸。”

    我取了蚕蛹,屏着气息捣成粉末,兑了水,灌到莲若口里。

    “已经过了这么久,还会有用吗?”

    “既然□□还能毒死人,解药应该还有用。”

    “若她还是醒不过来呢?”

    “你医死过人么?”

    “医死过五个。”

    “那就不怕再添上第六个。”

    “不怕?我不知道多怕,砸了招牌可不是闹着玩的。”

    “怕也没用。”他开始喝酒,喝完酒然后喝茶,喝完茶又开始喝酒。

    莲若并没有醒,不过也没有死。

    吴十三喝完酒和茶后喝了点水,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睡得比莲若还熟,夜已深了。

    我一个人醒着,又听到了女人的哭声,守着莲若的夜里,偶尔听见这样的哭声,嘶哑,苍凉,悲痛欲绝。但却从未使我生起一丝怜悯,因为那是云夫人的哭声。

    “那婆娘怕是在哭她姘头,哦,是在哭我。”吴十三迷迷糊糊嘟囔一句,继续睡。

    莲若的婢女莺儿端了盆水进来,要为莲若擦洗身子。莺儿容貌气度都很好,只要不是站在莲若身边,就一点婢女样子也没有。这几个月来照料病人也一向尽心,毫无怨言。但真是人美,心也美,可惜胸实在是有些平,美中不足。

    我知道该走了,却怎么也叫不醒那个能轻易被哭声吵醒的家伙,只好背着他走。他很轻,比大多数活人轻。

    夜太深,早已宵禁了,我回去的路上不得不小心避开巡城的卫兵。月凉如水,我和他在月光里的影子颜色比墨色还深。不久前我曾在同样的月夜里与一人醉酒,归路上和他投下这样深黑粗短的阴影。我应当再去见那人一次。

    孔阳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爱读书,当我走进原君游的院子时,他的目光在我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又回到书本上。

    原君游那位教给他诗书礼义,将他娇养得正直又冲动幼稚,讲究吃穿又不识五谷的父亲,为官一向难说清廉,虽在朱温纂唐后就已致仕,仍给儿子留了家财万贯、仆婢成云。

    老人家驾鹤西去不过五年,万贯家财就只剩个小院子,仆婢成云就只剩一个洗衣做饭的老婢和一个照看白马的年轻人。

    原君游又向来以为大丈夫当扫天下,安事一屋哉,所以庭院一向龌龊。现在这里却变得极为整洁,大概是因为云台山大首领的大驾光临。原君游立在树下的石桌前,桌上摆了壶酒,然后是纸笔墨砚,不断有枯黄的树叶坠在桌上。

    他铺开白纸,用蘸满浓墨的毛笔郑重其事地写下一个字:暄。

    “如何?”他停笔,抬头问我。

    “瞧你这字儿写得,欲正而邪,欲瘦而嬴,兄台怕是学颜真卿学差了。”

    “我没问你写得如何,我问的是这个暄字如何?”

    “我记得有这么句话:赫暄君子,有匪如仪。还算不错。”

    “这是我为孔阳取的字,取其光明、盛大之意。”

    “穷人家的孩子起名总是带着财、贵、富,至于一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尊姓大名里又常有仁、义、德这样字眼。你给孔阳取个‘暄’字倒也合适。”

    “你说话未免难听了些。”

    “你花心思待这小子好,倒还不如花心思请个好马夫来照看你的马,它都瘦了。”为原君游养马的那年轻人玩忽职守得一直厉害。

    “我似乎该逐客了。”

    “别,你既不喜欢听这些逆耳忠言,我不说便是,何必赶人。”

    “好,不赶你。”他拖长了声调答道,将笔搁下,扬扬他剑鞘一样的长眉,对着在一旁专心看书的孔阳招手道:“大首领,学海无涯,回头是岸。别看书了,快些过来!”

    孔阳便合上书,走过来。他身上穿着原君游的一件月白长衫,因他身子过于消瘦,这件长衫显得十分宽大,被风吹得鼓了起来。这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越发显得稚气未脱。

    “赫暄君子,有匪如仪。从今以后,我就称你为子暄了。”原君游将那张墨迹未干的宣纸双手递给孔阳,满眼笑意。不难看出,他对自己难登大雅之堂的书法很是满意。

    “多谢原大哥。”孔阳望了纸上的暄字一眼,对我身旁那个眉飞色舞的青年男子恭身行了一礼,很是郑重。

    “来,将这个字抄上五十遍,不,三十遍就行了。”原君游当既吩咐道。

    孔阳点头,于石桌上铺开宣纸,执笔,然后仔细端详原君游所写的暄字,落笔。

    原君游背负着双手,看那男孩写字,一副教书先生模样。

    “去看过莲若了?”我问。

    “看过了。可惜,佳人难再得。你当真想不出医治她的法子?”原君游皱起眉头,放下手来。

    “我也愿自己是华佗再世,可已经尽力了。”

    “如若凡事只要尽力便可达成该有多好。”原君游提起酒壶,灌口酒,咽下去,说:“阿望走了。”

    阿望就是那个为原君游养马的年轻人。我一直都知道,当原君游舞剑时,阿望在读书,原君游听琴时,阿望在读书,原君游睡觉时,阿望在读书,原君游在阿望面前时,阿望会照看马匹。

    “走了?去了哪里?难道这大梁境内,还能找着比你更好糊弄的主?”

    “自然是找不着,所以他会离开大梁。其实不止他要走,连我也要离开了。”

    “离开!为什么?你要去哪?”

    “好男儿自然是志在四方,父亲在世时希望我能在这乱世中寻个明主,建功立业,光耀家门。不过于我而言,功名倒是其次。我总想着,人生于世,不一定非得建功立业,但总要多读些书,多行些路,多见些人物、山川风景,此生才算不枉。”

    “的确是不枉了。”我看着他,这个在林虑眼中与众不同的男子。

    “何时动身?”我问,这年头太乱,各人前程未卜,此时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或许我与他与林虑都终身不能再会,想到此处,心里忽然没那么计较了。

    “就看什么时候收拾好行礼。”他顿了顿,又说:“大梁如今江河日下,多留无益,你随我一起走,如何?”

    “不好。我这么多年来游历四方,倒也曾与人同行,不过总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分道扬镳。还是独来独往罢了。”

    “我原君游胸襟广阔,大不了凡事都让着你些。”

    “还是不好。与其日后翻脸,不如从未同行。”

    “好!随你。你这脾性,倒真是让人受不了。”

    告辞时,见孔阳已经写了不下一百个暄字,每一个字的一撇一捺,都在临摹原君游亲手写下的那一个。

    我那歇脚的地今日似乎有些怪异,但究竟如何怪异,却是看不出来。当我打开屋门,一只脚跨进自己空荡荡的房间时,闻见了曼陀罗的香气,大事不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