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19 投名状
    原君游去后不久,林虑也去了,周围的人见她离开,都松了一口气,我的心却空了。

    我胡乱想着,若原君游当真一去不回,或许被林虑杀死就是我的宿命,到时我也许能得到真正的解脱。然后在下一世,我能够无忧的活着。那时,乱世应当已经结束,天生下圣人来,一统中原。孔阳并不像是会长寿的,活不了几年,不管也罢。我还没有完全回忆起前世,但今生都快结束了,前世也就不那么重要。

    当然,我还记得,自己还有两个病人等着我,景川的大仇还未报,这算个小小缺憾。不过一个连自己命运也左右不了的贱工,顾不上他人也情有可原。

    黄昏时,原君游到底还是回来了,若不回来,就不是他了。并没有带着人头,若带着人头,也不是他了。

    “今日并无行人经过。”他说。

    “好,下去歇着,明日再去就是了。”林虑也并不恼,淡淡说道。

    第二天黄昏,原君游依旧空手而归。

    “怎么,今日还是无人经过。”

    “有四批人经过,第一批是一大队人马,不好下手。

    第二批是一对带着孩子的夫妇,那孩子还在襁褓里,你是让我杀了他父亲,还是他母亲,还是就杀掉那婴儿。

    第三批只有一个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那么大年纪,担着一大担柴,腰里还别着给孙儿的波浪鼓,如果是你,下得了手么?”

    林虑歪在虎皮椅上,左手摩挲着椅上虎纹,右手托着雪白腮子,倦声道:“那第四批呢,又是什么道理?是太过可怜了,少侠舍不得下手?还是人太多了些,少侠不是对手?”

    “都不是,是我等得太乏,在一棵松树下睡着了,醒来时见他们已经去远,追不上。”原君游一本正经道。

    虽然刀悬在头上,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厅中众人都笑了,就连林虑也不例外,除了孔阳。

    “真是没用,明日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你还是空手而归,我就帮你砍一颗头颅来,不用问了,这颗头自然是大夫的。”林虑忍住笑勉强说道。

    第三天黄昏时,原君游终于不再空手而归,但也并没有带回一颗头颅,而是抓回一个活生生的人来。

    我粗略扫了那人一眼,见他虽长了胡子,但还很年轻,又有些面善,心下觉得可惜。

    “这是何意?”林虑问。

    “少侠我仔细寻思了一下,带个血淋淋的头回来有个屁用,又不能给二首领您老人家做夜壶,白白脏了屋子。干脆抓个活人,让他砍柴烧火,洗衣做饭岂不是很好。”原君游兴高采烈,眨着双桃花眼,眼里泛着光。

    “很好,不过他不用吃饭么?”

    “他,他这么瘦,想必也吃不了多少,这买卖,不亏。”

    “可我要的是人头,不是活人。”林虑脸上笑意消散,直视着原君游双眼。

    “我不杀无辜之人。”原君游说,斩钉截铁。却抬头两眼望天,不与林虑对视。

    “那就没办法了。”林虑从虎皮椅上起身 ,提起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刀朝我缓步走来。

    “别!”原君游提剑赶来,却只一招就被打倒在地,这是第十八回了,这小子一如既往,愈败愈战,愈战愈败,紧接着又被几个山匪按住。

    林虑手中的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并不恐惧,这就是我找到的结局了,找了一生的结局。

    “求你了,不要!求你了,好,我杀!我杀!”却听原君游声嘶力竭地大喊。这又是何必呢?

    林虑听到这话放下刀来。

    “求你,杀了我,原行思,不要那样做!”我大喊,但他已重新提起剑,朝那年轻人走去,那瘦弱的年轻人似乎怕极了,连躲也不知道,只是呆呆地望着林虑。

    “原行思,不要这样。”我大喊,奋力地挣扎。

    可没用,他的刀已经快架在那年轻人脖颈上,那年轻人竟依然像痴傻了一般望着林虑。

    “慢着!”

    就在原君游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准备挥刀时,林虑忽然喝道。

    我和原君游都松了口气,擦擦额上冷汗。林虑快步走到那年轻人面前,竟一把撕掉他脸上一丛又黑又齐整的胡子,在他脸上又捏又摸,而后托住他下巴笑道:“真是个难得的俊俏娘子。”

    再看那年轻人的脸时,我一下子认出她来,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她竟会出现在此地。

    她此刻满眼都是泪光,望着林虑哽咽道:“是你,真的是你,你竟要杀他,你怎么忍心?”

    听这话,这二人似乎相识,可这明明不可能。

    “你是谁?你认得我?”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她不答,只是有些没头脑地问林虑道。

    “很好!”林虑答道,皱着眉,应是在想自己是否忘了什么故人。

    “那就好。”她听了笑了。

    她又看向我微笑,我无奈,走上前去说道:“妹妹,不在家里好生呆着,怎么上这来了。”

    她听了一愕,继而笑道:“自然是担心兄长了。”

    “你们是兄妹?”林虑问。

    “是,二首领要杀,还是杀我这蠢才好了,我妹子还小。”

    “罢了,山中还缺个大夫,至于这小娘子,就留下来伺候我,这里尽是些粗蠢汉子。女人太少,尤其是漂亮女人。”林虑侧过头,直勾勾地盯着那小美人,眉眼已是笑弯。

    “至于你,我原本想让你做个首领,但你既连个人都杀不了,只好先做个小头目了。”她又对原君游说道,穆厉三首领跟在林虑身后,有些怨毒地瞪了他一眼。

    原君游见了便朝穆厉翻个白眼,林虑却以为这个白眼是冲着她的,举起手来眼看就要赏原君游个大耳刮子,手掌却顿在空中始终没有落下,冷哼一声,一把搂过新得的美人走了。

    “苍天啊!大地啊!”

    “万万没想到,我原行思一世磊落,今日竟干下这强抢民女的勾当。”

    “我说你这人也忒不仗义,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姊妹,也不想着替兄弟做媒。”

    “日后本少侠向人家负荆请罪时,你可得为我多说两句好话。我今日算是把她得罪透了。”

    “……”

    人群散后,原君游对着我长吁短叹,愁眉苦脸,如丧考批。

    “那是寿昌公主殿下,不是我妹妹。实话跟你说吧,我两个姊妹长得都不好看。”瞅着四下无人,我壮起胆子悄声对他道。今日这话要是传到家中两只雌老虎耳里,我便死了。

    “公,公主怎么会来这?”

    “你问我,我问谁?”我无奈道,也不知被带走的小公主此刻如何。她若只为林虑铺床叠被,烧洗脚水也都罢了,但若以千金之躯为其暖床可有些不妙,大大不妙。

    “对了,如今你我都被困在这鬼地方,莲若岂不是无人看顾,她的毒可还没解。”

    “莲若用药之后,虽然还找不到根治之法,但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云夫人恐怕容不下她太久,鸨母都重利,没有长年养个病重姑娘的道理。”

    “那倒无妨,云夫人再怎么无情,恐怕也不会真置莲若于不顾,那毕竟是她亲孙女。”

    “什么,莲若是她孙女?”我以前只知云夫人是绾云楼的鸨母,莲若被她辖制,却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层关系。更想不到那个身姿体态都如少女的云夫人竟已是这样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