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17 大首领
    越回忆前世我就越是疑惑。原以为我在那时经受了何种令人讶异的不幸,但它却是那样平静而祥和。我简直想要放弃如今的生命回到那时去,但又确确实实知道那么多年浸泡在忘川河中受苦全是那是种下的苦果。

    很少能见到林虑,又想起原君游,不知他可曾到过云台山。不时有生病或受伤的山匪来到药王洞,但他们虽是粗人,却口风极紧,什么也打探不出。直到我在三天后见到了云台山的大首领,事情才有了转机。

    他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发了烧。

    这有些奇怪,虽然没满月的皇帝也是有过的,但父死子继的规矩却显然不适用于在刀口舔血的强盗——他们不讲礼,重义,但更重利。而这男孩出奇的阴郁和柔弱,竟让我觉得有些害怕。

    “你细皮嫩肉的,在山上住得怕是不大习惯。”大首领说,在我为他把脉时,冷冷盯着我的脸。

    “既来之,则安之。”我说。

    “那你就愿意在这山上待一辈子,和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一起?”

    “自然不想。”

    “我知道山上有一条小路,很陡,但也隐蔽,你可以趁采药时,从那里逃走。”大首领说,在说这话时,自袖中掏出一包东西塞到我手里,从重量上看,是黄金。

    “大首领可有什么需要在下效劳?”我问,掂量着手里的金子。

    “给我一包□□,吃了不让人受太多苦,马上就能死的那种。”他左右看看,见随从都站得较远,压低了声音,对我这般说道。

    “大首领,你要杀人,派手下拿刀去砍就是了,何必要什么□□?”我也悄悄地在他耳边说。

    “这药是我自己吃的。”他说。

    “大首领有什么想不通?难不成是瞧上哪个大家闺秀,给人棒打鸳鸯了?”我很有些疑惑,这半大孩子竟活腻味了。

    “父亲上个月给官军杀了,二首领早就想做大首领了,父亲既死,她一定杀我。”这位大首领提起林虑时,带着惧意,仿佛他才是她的属下。

    “二首领若想杀你,早就动手了,又怎么会扶持你呢?再说,即便她真要杀你,你怎么不从那条小路逃走而非要自我了断?”我说。想起山匪们对云思,不,是林虑那样恐惧,她想要什么尽管去夺就是了,何必立个傀儡。

    “那条路太陡,我走不了。不过你自然是没有问题。至于二首领,二首领她不杀孩子,再过两年,我就满十六岁了,到时一定活不成。我看过她杀人的样子,我不想那样死。”

    林虑的这个规矩倒与我不谋而合,我不由笑了:“对不住了,大首领,我也不杀孩子。”我将金子丢还给他。

    我觉得林虑不屑杀他,即便日后他不再是个孩子了。再说,从医这么多年,我还真没见过能毒死人的药中,有哪一味是不折磨人的,可能还是一刀来得更痛快些。

    不过也不应就这么回绝,见他毕竟是个孩子,便向他打探道:“我问你,最近山中可有抓过什么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你要是能告诉我些什么,我就把药给你。”我口里这般说,心下想着到时就像对付原君游一样,给他些补药罢了。

    大首领见我拒绝,脸上原本有些怒意,听了这话,脸色又缓了些,回忆起来,慢慢说着:“最近青年男子倒是抓了不少,有你,两个富家子弟,一个贪官——谁知道是不是,一个年轻秀才,还有几个仇家,二首领的仇家。还有原大哥,再多我就记不清了。”

    “原大哥?你口中的原大哥可是名行思,字君游,长得很清秀,总是嬉皮笑脸?”

    “你是他朋友?我记起来了,他说过,有一个朋友医术很好,要带我去找他治病,一定就是你了。”他睁大眼睛,精神一振,与先前的颓靡截然不同。

    “你是如何认得他的?”我问。

    “我骗了你。”

    “骗了我?”

    他点头,低声说:“前些天,我逃走——从那条小路。”

    我听后不以为然地摇头,笑了。

    他继续说:“没想到下了茱萸峰就被两个小喽啰抓住,死命挣扎时,忽然听见有人扬声道:‘放开那孩子’循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到他了,他长得真是好看,我生平见过的男人都是凶巴巴的,父亲也一样。可他就算是生气时,看起来也那么温和。”大首领说道这里时笑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笑。

    又听他说:“大夫,你虽然也很好,可与他比起来,终究少了些男子气概。”

    我听了冷笑:“他自然是很好的,我哪里比得上。”

    他听了点头,继续说道:“原大哥两三下就把那两个家伙打得满地找牙,又双手扶着我的肩膀说:‘你可真瘦,生病了吗?’我点头,他就说:‘我有个朋友,医术很好,等我事情了了,就带你去找他治病。对了,小兄弟,你怎么在这里,父母呢?’他可真好,我这辈子还从没有人真心关心过我,连我父亲都没有。我怕他知道我是山贼头目的儿子,就说父母都已不在了,是被山贼虏来做小山贼的,反正也的确如此。”

    “他听了便说:‘也罢,抓人哪有救人重要,我先找个地方安置你,再进山找人。’不想我们走了不远,就被二首领带人追上。原大哥虽然厉害,可他哪里是那女修罗的对手,只要是人,都不会是她对手。

    可原大哥实在硬气,被打倒十七次都重新站起来,连那女修罗都赞道‘真是好汉子’,能得她赞赏可不容易。她把他的脸踩在脚底下,这个贱人,对他说,‘入我麾下,就放了你,还能让你做个首领。’他听了也只是大骂,丝毫不为所动。

    他被押走时,满脸是血,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竟还记得我,扭过头来对我大喊:‘我一定回来救你。’我永远忘不了他那时的眼神,就像是被陷阱困住的老虎,是我害了他。”这位十三四岁的大首领说着哽咽起来。

    “他被关在哪了?”我问。

    “被关在阎王洞,二首领说了,除非他答应入伙,否则要么关到他死,要么关到她死,就看谁活得更长。我早就想去就原大哥,可惜人单力薄。现在好了,大夫,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管朋友死活。”

    可我既然知道原君游只是被关着,无性命之忧,暂时还真不想去管他。万一恼了林虑可不好。还有那个阎王洞,名字能再俗些吗?怎么不叫阎罗殿?这事还是日后再说。主意一定,便打算把这大首领哄走,不想他年纪不大,却一眼看出我的心思。

    “大夫,那二首领一向喜怒无常,只怕哪一天生气,想起原大哥了,就把他杀了 。死在她手下的,都很少能看出来那曾经是个人。要救人还是越早越好。”

    原君游死在林虑手上,恐怕没有比这更糟的事了。掂量一下利害,我答应了这挂名的大首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