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14 云台山
    秦吉安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我猜他或许是傍晚走的,那时城门即将关闭,许多城郊的居民都赶着回家,鱼龙混杂。

    对于秦吉安的不告而别,我毫不在乎,并不因他对我这个救命恩人弃如敝履而生气,我早习惯了。

    只是,我在城中却一刻也呆不下去。以前我不知她的样貌,也不知她身在何方,所以可以慢慢地找,我甚至曾想过,找到她时我早已头发斑白。

    现在,我知道,她就在那里。

    越是软弱的人,大权在握时,就越是多疑,残暴。梁皇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他高高坐在皇座上,看着跪在御阶下的我,眼睛狐疑不定:“你说,要到云台山去采药?”

    “不错,草民近日在古书中发现一味草药,极有可能根治公主顽疾。据古书记载,此药生长于宁北山中,黄帝之陶正官宁封子葬尸骸处,故称宁封草。而古之宁北山,即今日之云台山。”

    “朕的御药房难道没有那一味药?”

    “启禀陛下,此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药房中确实没有备着。”翰林医官使在一旁躬身答道。

    “以前倒也有那么一些庸医,治不

    了病,就谎称需要什么罕见的药材。不过大夫你自不是那些庸才可比的。朕这就派人到云台山去把药给你找来。”

    “此药人多不识,又与其他毒草形似,恐怕不是皂吏所能为,还请圣上准许草民往云台山去一趟。”

    我总算是能离开汴州城,不过是在一队军士保护下。

    来到山脚下一个小庄子时,军士们旅途劳顿,只好由里正引着,去叨扰一下当地乡老,顺便体察民情,富户们为酬谢军爷盛情,拿出些酒肉钱财来款待也是理所应当。军爷们见我急着寻药,也是扫兴,便拨两人与我进山,又寻了当地一名樵夫引路。一路走到日暮,挑了块光洁的石头坐下,放下背了很久的那个大包袱,尽量让自己在这荒郊野外舒服一些。那两名军士同樵夫很老实地捡柴烧火,埋锅造饭。他们若不老实,也不会这般可欺,摊上个到荒山野岭去,吃力不讨好的苦差。

    晚上烤火时,听他们小声说着饷银什么时候发,冬衣怎么添置这些话,又听樵夫抱怨没钱替妻子瞧病。我用一根稍长些的树枝捅着火堆,随口问年纪小的那军士道:“家中父母还在吗?”

    小军士一愣,答道:“还在。”

    “你想他们吗?”

    “当然想了。”

    “那为什么不回家呢?”

    小军士听了默然。

    我又问那年长一些的军士道:“这位大哥,有孩子了吗?”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既然儿女双全,又何必来过这刀口舔血的日子。”

    “不来当兵吃饷,早在家饿死了。”年长军士还没说话,小军士就嘟囔起来。

    “当兵吃饷,据我所知,一个禁军,一整年若是运气好,饷银没被克扣,拖欠,可得二十贯。十年二百贯,五十年,可得一千贯。这么一算,好像很多。不过,我好像听见你们说,已经三个月没领到饷银了。也不知当一辈子兵,随时会丢掉脑袋,将军们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要挨鞭子,又不能和父母妻儿团聚,究竟何苦来的。说是保家卫国吧,今天还是唐,明天就是梁。也不知是保谁的家,谁的国。”

    我一边说着,摊开包袱,摆弄着里面的珠宝。

    第二天醒来时,见火已熄了很久,只余一点冷灰。身旁整整齐齐叠了两副盔甲还有一把砍柴的刀子。看来,接下来的路,我只能一个人走了。没了那几个包袱,可以走得再快一些。

    来到云台山脚附近的一个村落时,从一户农家买了一个背篓,几袋干粮。农户家里的老婆婆得知我要进山采药,好心提醒不要往云台山北面去,那有强人出没。我将身上几个包裹委婆婆为我收着,谢了她之后,就往北走去。

    云台山的确有许多药材,顷刻间背篓里已尽是茱萸、连翘、牛膝之类。没准还真能找到我瞎编出来的宁封草。

    在北山时,我常与景川一道进山中采药。他累了,就会与我一同找块石头坐下,互相靠在彼此的背,然后他吹笛子给我听。

    景川太瘦,靠在他背上,硌得荒,却也好过靠在石头上。好几次,他故意吹笛子惊飞猎户瞧中的飞禽走兽,被猎户狠狠地打,我在一旁袖手看着,他断了人家生计,活该。

    在此刻,吟一句古人的“只在此山间,云深不知处”最为合适。同在一山中,不知她离我究竟还多远,又不知可否遇见原君游。

    “干什么的?”正瞧着株夏枯草,身后突然有人问,声音乍一听有些凶狠,可惜中气不足,应当多吃些猪肉炖黑豆补补。

    “当然是采药的。”我强行压下开个药方的冲动,转身答道。

    几个提刀的毛头小子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来,有些好笑。其中一个老成些的走上前来,一把夺过背篓,捡出里面的药材看了几眼。

    “哪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在下是从金陵来的,只是一个江湖游医罢了,冲撞之处,还请几位大王多多包涵。”

    “金陵?金陵是哪个村?哪个寨?向来只有我们牵别人一头牛,没谁敢动这山头一根草。你这小子哪里来的狗胆,敢上这撒野?”内中一个獐头鼠目的窜出来踹我一脚,我一时站立不住,倒翻在地,脸上还在赔笑:“小人冒犯贵地,实在大大不该,下次再也不敢了。几位大王息怒,我这就走,这就走——”

    我爬去捡被扔在一边的药篓,药篓却马上被一脚踢飞,然后那只臭脚还跋扈得很,又重重踩在我手背上。痛得我龇牙咧嘴,勉强抬起头,又看见那个獐头鼠目的小子,他的脸可真臭。

    “偷了这么多药材,伤损我这山中许多草木,想走,怕是不能了。”那个老成的一面说,一面示意那獐头鼠目的小子抬开臭脚。

    “几位大王还是放在下走路的好。反正我一个穷郎中,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动了山上的东西 ,本该砍断双手。不过你命好,来得巧,李老头上个月死了,弟兄们有个头疼脑热正愁没地看。跟着兄弟上山去,这些药就都是你的。”

    我就这般狼狈不堪,被五花大绑着往他们老巢磕磕绊绊走去,为显得不情愿,一路上还装腔作势地骂了几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