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 12 青袍度白马
    “她究竟何时才能醒来?我最多只能等三个月。三个月后,若你还是不知怎么医治,可以开一剂□□。”困在一间昏暗的屋子里,听一个苍老女人的声音这样冷冷对我说道。

    我手里捻着只白瓷杯,口中又苦又涩的汁水翻卷,好容易才咽到喉咙里去。

    离开皇宫后第二天一早,我正忙着,却突然被绾云楼的主人请来吃茶,这大约是我今年最晦气的一件事。

    绾云楼的主人被称为云夫人,据说她只允许别人这样称呼。一个妓院的鸨母,却要求被尊称为夫人,实在好笑。叫一叫也没什么,反正被嫖客唤作仙子的□□也多了去了,反正谁都明知她不配。

    云夫人此前为莲若找了几个汴州城里最出名的大夫,最后还是不得不转回来找我。在刚刚半个时辰里,我就像一个死囚一样被盘问斥责了许多次,也不知究竟吃了多少杯苦茶。总之,在她面前,怎么说都是错,怎么站都是错,怎么坐都是错,连活着都是错。

    真正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她的声音。云夫人身姿体态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有着白而且细滑的脖颈,一头直垂腰际的乌发极美。但声音却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妇。让人想弄清她的年龄,但她脸上却永远戴着一面纯银制成的,冷冰冰的面具。

    据绾云楼里饶舌的姑娘说,云夫人就是洗澡睡觉也不肯把面具摘下。

    “哼!莲若这贱骨头,从小便让我失望,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小贱人。我为养活她费尽心血,她倒好,翅膀硬了就不听使唤,平日里故作清高,摆一副公主样子。到头来还不是半死不活地躺在这烟花巷里……”

    听着云夫人的声音如同被针扎一样。我极力安慰自己说,即便她长得像西施,这么久没洗脸,一定脏得要命,也早捂出痱子了,小孩子定会被她的脸吓坏。才忍住没向她长着很漂亮头发的那颗脑袋上招呼一拳,再把她的面具扯下,再剥光衣裳,让人带去游街示众。

    你说,你只能等三个月,可你若是活不过三个月呢?云夫人。

    “这里实在太闷,我快喘不过气了。”我听了这番胡话后冷笑道,也不再看她,就起身去打开窗子。光泄进来,照见那些细小飞舞的尘埃。我疑心若是让云夫人站在这光里,她是否会如同故事里的鬼魅一样现出原形,再化为尘埃。

    朝窗外望去,恰好见一年轻男子打马从楼下过,青的袍,白的马。既然原君游已经来了,再听这女人聒噪未免辜负光阴。随口向她告辞,便匆匆下楼去。

    下楼时与一锦衣人错肩而过,因脚步太快并未十分留意。临出门时却觉那人瘦削的身材和挺得极直的背有些眼熟,最后皇甫麟这个名字被我重新记起来。没想到大梁一向以克己复礼著称的都指挥使也会到这绾云楼中来吃吃花酒,寻欢作乐。看来天下乌鸦都是一般黑的。

    原君游见了我,便勒住马,在马上笑道:“云夫人的茶可好吃?”

    “直如仙露琼浆,刘伶见了这茶,怕也再不想喝酒了。”我摇头苦笑。

    “莲若暂且交付给你,我现下有急事出城,可能回不来了。”原君游正色道。

    “何事?”

    “可还记得我们那晚误打误撞抓的反贼,他昨晚被人劫走了。”

    “这可不关你的事,让那些大兵再去抓便是,抓不着也不打紧。”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既已拿着赏钱去喝了酒,这还就是我的事了。”

    “真是个傻子。”看着原君游打马而去的背影,我不由笑道。

    我知他此去必将无功而返,希望他能早些回来,安然无恙。不仅因为他是我在大梁东都交的第一个朋友。

    他总令我想起我那极为俊逸聪慧的五弟,五弟幼时很得师长喜爱。可惜长到一定年纪后,却只爱嫖和赌。逢年过节或其他需要合家欢聚的日子,都要一个小僮去把他从哪个女人的被窝或赌坊里拉出来。

    母亲的玉镯,小妹的金项圈,莫名奇妙的丢失倒也罢了,可祖母身边一个容貌秀丽的侍女却投井投得蹊跷。

    他乖巧得宠时,我从未注意过他,在他荒唐之后,却嫌听到他名字太多了。在父亲六十大寿宾主尽欢之时,一群一脸凶相的汉子上门讨赌债,父亲当场吐血。寿宴乱作一团,我想该结束了,掰着手指算一下,除了他,我还有三位兄长,两个姊妹。我想,可以结束。

    那个不乖的弟弟是在寿宴后第三天死去的,或是出于对他的厌恶,所以没人看出他其实并非暴病身亡,而是死于某种毒物。他死后,被草草埋葬,很少被谁提起,仿佛不曾存在过。

    我却开始怀念他,遗憾他不能变得更好些。我总想他可以浪迹于烟花柳巷,可以放浪形骸,但至少能有所操守,做个所谓的少年侠士也好。

    我曾劝过他,劝了多次,可惜他没有听,实在有些可惜。

    原君游很像他,像他活了过来,学了好。为此,我很喜欢原君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