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寓所将竹简摊开,天阴沉沉的,才申时,却已晦暗得如同黄昏,院中的琵琶树被大风吹断了枝杈,又要来一场大雨。

    我仔细地查看竹简,去寻找乐谱上所记的除弹奏指法,弦序和音位之外的东西。尽管竹简上的字迹已被时间侵蚀了那么久,但我仍旧依稀辨认出了一个名字——霍羽。我前世的名字。梦境、记忆和幻影之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确确实实证明我前世的东西。

    竹简上还有一个名字,一个女人的名字。我反复地,念那个名字,那个或许是我前世恋人的名字。

    我再次弹奏那首乐曲,旧事再次浮现。

    父亲随朔然先生走后,我极其失落。倒不是因为恨父亲就这般轻易地离家远去,而是怨他们没有带我一起走。我敬慕朔然先生的风仪,他仿佛是天上的人物。他们此去必然是去过神仙日子了。

    原来父亲可以毫不犹豫丢下我,原来他对我的偏爱都是假的。

    我于是将那些为讨好他而苦习的礼法也通通丢掉。况且,我也不再是贵家子弟,那些虚礼再用不上了。父亲一向为官清廉,家中并无余财,他走后不久,我便尝到家道中落的滋味,看尽白眼。

    往日宾朋满座,让我错以为父亲交游广阔,然而他其实只有一个朋友,一个不得志的学官旷安。他似乎理解父亲的离开,亦对我已落败的家多有照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和幼弟都跟随旷先生读书,学习《诗经》、《论语》。弟弟读书很好,我却读得心不在焉,学书不成后,终于开始学剑。

    我家从未央宫的北阙一带搬到了城北。在这里我开始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与他们一起游侠,一起嘻笑怒骂,斗鸡走马。曾经把街头的恶霸吊到树上,也曾因为翻墙去偷看新妇被暴打一顿。

    我以为,我比父亲还在时快活多了。

    长兄西市开了一家酒馆,我乐得在酒馆里帮忙,因为总能喝到酿得最好的酒,交到酒量最好的朋友,而当垆的胡姬明媚极了,她后来成了我的嫂嫂。

    那一天我担着酒送到少陵原的一户人家去。比起少陵原 ,不少人倒更喜欢它以前的名字:鸿固原。很小的时候它还被人这么称呼,不过许皇后葬在那之后名字就慢慢改了。许氏一族也迁到那去了,想到自己是在为皇后的亲戚送酒,一时间便觉得任重道远。

    少陵原上好大雪,我扶着担子的手背上不多时就覆了白白的一层。远远望见那户人家,几枝梅花透过用青泥和麦草砌成的院墙凌寒开着。

    走到门前,才记起来,我来过这。在那时,我还是个官宦人家的小公子,跟父亲乘着马车前来。我还记得,那天整整一个下午,在绿树成荫的小小院落里,我在照顾一个刚没了母亲的小姑娘。

    一脚踏进门去,已经闻见了梅花的香味。

    忽然之间,打在手上的不再是雪,而是雨,真真切切的雨,冷冰冰的。我抬头,望见屋外风雨大作,窗子也被风吹开 ,雨斜进屋子。梅花的香气似乎还萦绕在鼻尖,于是心下怅然,不再抚琴,起身去关上窗。

    在暗而冷的屋里,点了一盏孤灯。澄黄的火苗瘦瘦弱弱,时明时暗,却也让我感到少许的温暖。我在灯下用手摩挲着顾况生给的玉片,和缠绕之上细而锐利的银丝,听外面的风雨声,直到整个白昼过去,仍猜不透这玉片的用途。

    在夜深时,外面的风雨声中渐渐夹杂了刀剑相击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如同砍在人心上。最初有几个人在叫喊,然后是十几人,几十人,几百人。

    我不想管,连透过窗缝看一眼都懒。他们就是把外面的天地翻搅过来,又与我何干。世道再乱又如何,反正我的心不会乱,因为我甚至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心。

    天却总是不随我愿,门被猛然撞开。一个黑衣女子从风雨里闯进我充满晕黄烛光的屋子,携着湿和冷。

    她每挣扎着向前走一步,都会在身后留下一摊水渍,水渍中氤氲着血痕。

    在她倒下之前,只来得及说两个字“救我。”

    谁让我偏偏是一个大夫,这两个字对我而言,简直比圣旨还不能违抗。

    自学成出师之后,遇见谁求医,无论那人品性如何,付不付得起诊金,都要去救,倾尽全力,哪怕治好后就立刻把那人毒死。

    她湿透了的薄衣贴在身上,我扶着她,冷意传了过来。屏着气,侧耳听外面的动静。咒骂声伴着痛呼声在我的院墙外耀武扬威,仿佛随时会冲进我狭小的,无处可逃的屋子,到时怕也只能将这女子放开。万幸所有的声音都渐行渐远,最后连雨声也没了。

    我先是为这女子包扎了臂上的刀伤,然后拨开了她贴在雪白的脸颊上的黑发。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微弱、摇曳的烛光下,我看清了她的脸。与我无数次只能在梦中,在回忆中看见的那张熟。这张脸我曾思念过无数次,却只能在回忆里看见,在梦里看见。

    忘川河里的云思,是你吗?一定是上天让你来陪伴我的,对不对。

    还是这只是一个像你的的女子罢了。我不管了,也只当做是你,你又重新在我身边。

    一时间,我突然怀疑,一切都是假的,只有云思是真的。其余一切不过是我在河水中沉睡时做的一场梦,我曾经确实也做过这样的梦。云思是来唤醒我的。

    我开始怕了,怕又不过是梦一场。

    我伸手去握那灯上的跃动的火焰,刺骨的疼痛真真切切传来,我闻到皮肉烧焦的味道。于是心头狂喜,将又湿又冷的她抱在怀里,喂她喝下喝下一碗热气腾腾的药。

    云思轻咳起来,睁开眼看着我,用细若游丝的声音问:“你是谁。”

    “我是谁?”口中重复着她的问题,我一下子怔住了。这个问题她曾在那条被遗忘的河流中问过我无数次,问我是谁,我究竟是谁。这明明很简单的问题,在当初从来没有过答案。

    现在,答案有了,却是两个。我该怎样去回答她呢?告诉她我现在的名字,如同告诉其他所有人一样。但她是不同的,她是我作为霍羽的鬼魂时的友伴,或许该对她诉说我的前世。

    可是,我的故乡,究竟算是长安,还是金陵?

    好在我不用犹豫太久,她很快又昏睡过去。看她的睡容,我暗笑自己迂腐。不过两个名字而已,都告诉她罢了,尽管这二者之间隔了千年岁月。

    她睡得沉,像个孩子。我可以等,等她醒来,对她说起这么些年在人世间的游历,说起我的父母,家乡,看过的市井繁华,破败荒村,还有我模糊回忆起来的前世。

    我心满意足的守在她身边,看她安静的睡着。这下什么也不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了,什么也不能。

    我睁开眼,有些疲倦。见天已大亮,陡然惊起一身冷汗。我睡着了,一小会,也就一小会。可是她却已经不在。

    这一次她绝不是一场梦,地上还明明白白留着水渍和血迹。

    我追出门去,太阳明晃晃挂在头顶,有些刺眼。

    恍惚间听见墙角几个老人在说,昨晚有官兵在捉拿反贼,反贼没捉到,倒是死了许多官兵,很是骇人,天下只怕又要乱了。

    我才不在乎,我只要找到她。土膏是湿的,树叶是湿的,街面上坑坑洼洼的聚着水,这是昨晚大雨留下痕迹。可是她呢,她留下的痕迹呢?

    没有,什么都没有。连原本应该有的血迹也被大雨冲刷的干干净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