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一路向婚 > 第374章 她欠我的
    第374章

    “陈萌,你到底在听我说话没有?”说了一堆,一个回音都没有,你到底结婚不结婚,总得给点反应吧?

    “啊,刚才说了什么?”

    她现在脑袋里面都是蒙的,和张云也就那么几次,这是怀孕了?什么心情都有,害怕,忐忑,不开心的,开心的,不甘心的......总之乱七八糟的。

    但她不敢和自己妈妈说,对她妈在这方面有与生俱来的害怕。

    谈恋爱之前多次叮嘱,结婚之前一定要自尊自重自爱,可抵不过情到浓处,顺其自然啊,那个时候谁还控制得住?

    有了一次,后面还矜持个什么?一次和多次也没有区别,而且张云也不像她妈说的那样,得到了之后就不珍惜,反而对她更好了。

    可她为什么有点心慌了。

    “我说代玉要结婚了,你呢?”

    “我也快了吧?”自己都不确定。

    怀孕这个事情肯定要告诉张云的,到时候是不是就能说结婚这个事情了。

    两个人在一起好几个月,到你现在张云还没有带她回去见父母,大部分时间他都说忙,问着急了,最后他才勉强透露了那么一点实话,张云他妈对自己这个家世普通又只是个酒店前台的女朋友和不满意。

    怎么就不能找个门当户对的了呢?

    原本以为自己会甜蜜的谈恋爱,顺利结婚的陈萌听了张云的“坦白”之后,也不确定起来,那些多少因为豪门婆婆不喜欢而分手的情侣,她不会成为其中一个吧?

    得了陈萌不算完美的回答,王芬这个心啊稍微放下来那么一点,两母女又聊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王芬这边挂了电话从外婆那边出来,想了想,也不是找事儿,和陈建琴那边去了个电话。

    你女儿都结婚了,当妈的一点都不知道?

    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的失败,真的很看不起你,这辈子做人太失败了。

    陈建琴现在日子还算过得不错,除了生病这个事情,其他的顺风顺水的,有钱用。

    小女儿九月份开学学校也找好了,学费的事情也不用担心,反正有她姐姐,姐姐不管到时候就找姐夫,哼,想不管,可能吗?有她在,跑得掉个鬼脑壳。

    “什么,结婚了?”陈建琴完全目瞪口呆,昨天晚上才和那边打了有电话,砍脑壳的提都没有和她这个当妈的提一下!

    “你还真不知道啊?”王芬故意杨高了声音,看看你多失败,近年来王芬最开心的就是这件事情了,还特别好笑。

    “知道,怎么不知道,只是没觉得有什么好说的,搞得她结婚好像是很大一个事儿一样。”陈建琴压不住心底的怒火,她能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嫂是来看她的笑话的?

    “我这个当妈的也没有什么能给她的.....”

    哼,你知道个屁,王芬最后也没有把话说完,想知道自己问你女儿去啊,都登记了,知道吧。

    不办婚礼知道吧,就算亲戚一起吃个饭,好像都没打算请你这个当妈的。

    到时候自己慢慢去体会,痛苦要一步一步来的,都是早年做的孽。

    “代玉和管佩结婚了!“陈建琴挂了电话,在客厅里对着王伟说。

    王伟一点感觉都没有,又不是他的女儿,结婚不结婚,关他什么事儿?

    他现在就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女儿要读书,老婆要养病,不能什么都等着代玉来管,他是个男人,也是要面子的。

    对他这个便宜继女,他也说不好自己怎么想的,有时候想感谢她吧,毕竟没有她给的钱,陈建琴怎么动手术,说不定早死了,坟头都长草了。

    可王小慧又是被她耽搁的,不然也该上大学了吧?

    反正现在就是最好不要在他面前提代玉的名字,不算很舒服。

    “到时候你和小慧去就成了。”他一个坐继父的就不去了,觉得尴尬,他自己也不自在。

    陈建琴哪里想的是这个,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双方父母坐下来商量一下?彩礼怎么给,婚礼怎么办什么的,请那些人?以后在哪里生活,结婚后要怎么孝敬父母。

    什么都没有,还是从旁人的口里得知,已经结婚登记了。

    你爹死了,难道也当她这个妈死了不成?

    不行!

    十月怀胎才生下来的孩子,结婚了都不和她说一声,总得给她一个说法吧?

    给代玉打电话没接,给管佩打电话也不接。

    一个在工作中,手机调成静音,一个在上课,手机也调成的静音,陈建琴一个都找不到。

    “你上哪去啊?”马上就要做饭了,还往外跑,日子一天不要过得太好。

    陈建琴找代玉外婆去,她就不信了,代玉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不和她说,还能没有问过她外婆。

    快中午了,这个事情上门,蹭吃的啊?

    可代玉外婆现在为了身体健康,一天就吃两顿饭,早上十点过就已经吃过了,下一顿得等到四点以后了,中间要是感觉有点饿,吃几个核桃花生或者枣子什么的,反正一个人特别好打发。

    如果代玉回来,外婆会做三顿饭,那是特意的,量也不会太多。

    “妈,代玉结婚了,你怎么都不和我说?”将手里的包往茶几上一扔,一比股坐在沙发上,她才是那个大爷。

    外婆话都想说,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才生出来这么个东西?

    “啊。”她知道啊,那又怎样。

    陈建琴听自己妈都承认了,情绪一下子就上了来,也不用纸巾擦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部都往袖子上擦,方便。

    “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一个人自己就都决定了,说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啊?”

    “你又没怎么养过她,没什么想不开的。”外婆插刀,她说的是实话。

    递给陈建琴面巾纸,外婆家用的是那种一卷的,扯了一截给她,不够再扯,看看那袖子都被造成什么样儿了?

    几十岁的人了,也不好说。

    难看。

    “我没有养过她,还没有生过她啊?当初生了她吃了多少苦,妈,你是知道的啊,那个时候代玉奶奶重男轻女,月子都不给坐,她爸又不管,什么都是我自己,孩子的尿片都是我自己洗,要不当年坐下的病,我身体也不会这样的不好.....”

    还不都是她欠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