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三哥的拳头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自刎谢罪
    第四百六十四章  自刎谢罪

    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躺在地上现在是生死不明,但是,他视如己出,并且在万马军中救下的侍卫统领单常胜却在上蹿下跳、争权夺利,并不关心倒在地上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生死,而是在叫嚣要把控镇西大将军军营里的几十万兵马,跟着那个什么“刘阳镇”侯爷去吃香的喝辣的,还扬言,只要谁追随于他,谁就会得到荣华富贵、加官晋爵。

    那些不明就理和喜好跟风的人都起哄说要跟着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去那个“刘阳镇”发财升官去。

    正当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得意洋洋的时候,忽然他的脸色就变了,在午后的阳光下变得十分惊讶和恐惧,甚至是扭曲和惊愕,他就好像一个变脸的艺人一般,在短短的时间里,竟然数度变换自己脸上的神色,他的双眼这个时候就一直盯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一动不动的人。

    因为那个躺在地上一开始一动不动的人,现在居然在轻声慢语、语词严厉的在说话。

    这一变故,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把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惊愕得差一点下巴颏儿掉了下来。

    “不错,我以前是被鬼迷了心窍,现在终于知道人就是人,畜生永远就是畜生!”正当众人在诧异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为什么会在自言自语之际,有一个他们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说道:“畜生永远变成不了一个人,人却可以变成一个畜生!”

    “谢天谢地,镇西大将军单大将军没事,兄弟们,幸亏你们还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要不然单大将军绝不轻饶!”当那个侍卫副统领江笑笑在看到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心生欢喜的说道:“单大将军,您没事就好,您躺在地上,可把江笑笑急死了!”

    “嗯,江笑笑,你真的不错,本大将军现在就提拔你为侍卫统领!”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忽然声音严厉,态度威严的说道:“来人,将这个单常胜擒了,押在军营里,等本大将军有空来审他!”

    “我看谁敢动,现在我手里拿着的可是当今皇上赐给镇西大将军调动军队的兵符,见到兵符就如见当今皇上,你们谁敢动我!”那个侍卫统领单常胜高高举起手里的兵符大声说道:“兄弟们,既然镇西大将军这里不待见咱们,跟着我单常胜投奔‘刘阳镇’侯爷去,我保证大家跟着我有金有银,我们有大好前途在等着咱们,咱们奋力杀出去吧!”

    原先被侍卫统领单常胜妖言惑众煽动的那些人,在看到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们走了一着人生当中最最臭的一步棋,死棋。

    那就是跟着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起哄闹事,还要投奔什么“刘阳镇”侯爷的事情。

    原本这些被侍卫统领单常胜提出来的那些优厚条件所吸引而站在他身边的人,现在是悔恨万分,他们知道,他们一旦走错了这一着棋,那就是自己把自己逼入绝境,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脾气和个性绝不允许他们这些心有二心的人存活在他的镇西大将军军营里面,等着他们的将是残酷的惩罚和未知的命运,还不如随着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杀出一条血路,投奔‘刘阳镇’侯爷,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正当这些“墙头草”在左右摇摆、思前想后之际,他们忽然就觉得眼面前有一条灰色的身影在午后的阳光下一闪而过,然后又在耀眼的午后阳光下一闪而回。

    “单常胜,你这个逆臣贼子,你引以为傲的兵符现在已经在本侯爷手里了,看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依赖!”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就在这个电光石火、白驹过隙之际,一个闪身,已经冲进人群,将可以调动兵马的兵符从那个侍卫统领单常胜手里抢了回来,并且顺手交到了那个刚刚中毒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手里,只听见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声音严厉的喝道:“谁敢在帮助这个逆臣贼子单常胜,本侯爷一定会亲自前往当今皇上哪里禀告实情,株连九族,杀无赦!”

    那些本来还想跃跃欲试的“墙头草”什么时候见过世界上还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武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来回,身形一闪,就将在侍卫统领单常胜手里的兵符轻轻松松的夺了过来,而且那个想用兵符保命一直引以为傲的侍卫统领单常胜,现在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哪里,像是被人用万斤大铁锤夯在脑门上,傻掉了一样,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

    “单常胜,本大将军待你不薄,视你如己出,在万马军中救下你,你反过来狼心狗肺的要置我于死地,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伸手接过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顺手递给自己的那个可以调兵遣将的兵符,缓缓的放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迈开大步走向那个傻站在人群中的侍卫统领单常胜,一边走,一边用手指着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大声骂道:“亏得本大将军那么相信你,将这个调兵遣将的兵符都交给你保管,哪知道你就是一条四条腿的畜生,狼心狗肺!大家给本大将军全部散开,今天就让本大将军送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东西去见他的爹爹、娘亲去!”

    午后的阳光下,稍微有些灼热的照在那个已经是汗流浃背、神情萎靡的侍卫统领单常胜的身上,他惊恐的望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他的脸色苍白无力,双腿颤抖着,他的一双无助的双眼,犹如死灰色一样,没有一点点生机,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惊恐。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将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麾下的其他将领们都惊动了,众多将领闻风而动,越来越多的人围在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和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身边,他们身边的人是越来越多,是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事水泄不通。

    “本大将军本来念及你跟随本大将军这么多年,并没有想要你死,谁知道你却一错再错,还要用调兵遣将的兵符来要挟于本大将军,既然你这么急于求死,本大将军就在今时今日成全于你!”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一伸右手大声喝道:“来人,去取本大将军的‘鎏金龙背九环刀’来,本大将军要让他死得其所,死得不留遗憾!”

    众人听说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要用他成名已久的兵器“鎏金龙背九环刀”来杀这个狼心狗肺的侍卫统领单常胜,都觉得热血沸腾。

    因为他们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已经五十有九,如果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或者决定生死的大战,他是断不会再使用自己这柄跟随自己征战疆场无数次的“鎏金龙背九环刀”,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杀人无数,好像已经和杀神和死神有约一样,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也许是杀人无数,好像有无数冤魂、怨气依附在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上一般,有一种夺人心魄、摄人心魂的杀气,让人望而生畏,心生寒意,好像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打造出来天生就是为了杀人的。

    午后的阳光忽然躲进了乌云之中,天空中乌云密布,一道电闪过后,本来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雨来。

    手里提着那柄杀人无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在午后的暴雨中,就犹如一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一样,天地万物,在他的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之下是无坚不摧、摧枯拉朽,好像天地之间,再也找不到他战不胜的人和物一般,屹立在暴风骤雨中,任凭午后的这一场突如其来暴雨吹打在他的脸颊上,一动不动的望着眼面前那个已经吓破胆的侍卫统领单常胜,不知道是不忍下手,还是怜惜着这个自己在万马军中救下的狼心狗肺的单常胜,他竟然没有急于出手要了他的卑微的狗命,而是一直在静静的注视着他。

    暴雨如注,狠狠的吹打着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脸颊,他的三捋胡须已经被雨水浸湿,再也飘荡不起来,现在好像已经和他的衣襟粘在一起,他的手里的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在暴雨中已经发出一种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催促之声,好像一直在催促他赶快杀掉他眼面前这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单常胜!

    天地一片肃杀,雨水越来越大,大得就像有人用洗脚盆在天上往下倾倒着,泼头泼脸的飘洒着。

    忽然,一道闪电从乌黑的云层中划过,那个一直提着那柄杀人无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双脚在湿滑的地上一跺,整个人冲天而起,提在手里的那柄跟随他杀人无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在暴雨如注的雨水中,带着“龙吟虎啸”呼啸之声,雷霆万钧般的劈向那个一直傻站在暴雨中的单常胜。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决计躲不过也抵挡不住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这一招挟带“龙吟虎啸”般的呼啸之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无论他是进,还是退,他都得死!

    因为普天之下,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在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这一招挟带“龙吟虎啸”般的呼啸之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下生还过!

    众人都以为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不是被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这柄杀人无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一刀劈成两半,就是给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杀人无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一刀腰斩而死!

    在场的好多人都曾经见识过这位位高权重、手握重兵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在征战疆场的时候,他英勇杀敌之时他是如何一刀将敌人一刀劈成两半或者是一刀腰斩于马下的场景,那些血腥的场景现在是历历在目。

    “我不要你杀我,我怕脏了您的手!”那个在暴雨如注中已经丧失斗志的侍卫统领单常胜忽然仰天大笑着说道:“我的这条命是您救的,现在我就还给你!”

    众人本想看到这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侍卫统领单常胜被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的这柄杀人无数的“鎏金龙背九环刀”带着“龙吟虎啸”般的呼啸之声,雷霆万钧般的一击,要么腰斩当场,要么一劈两半。

    哪知道当他们看到那个侍卫统领单常胜身子缓缓的在暴雨如注中跪了下来的时候,他们同时也看见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已经用自己手里的佩刀从自己的肚子捅进去,从他的后背捅出去, 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身后的刀尖上喷涌而出,倾盆大雨也没有能一下子将他身上的鲜血冲刷干净。

    倾盆大雨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双腿跪地的这个侍卫统领单常胜身上流出来的鲜血,但是,他身上的鲜血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顺着透胸而过的佩刀的刀尖流淌在雨水中,他的双手还是死死的握住佩刀的刀柄,他的低垂着的头颅,现在已经是披头散发,任凭倾盆大雨倾倒在他的身上,他还是那个跪着姿势就是不肯倒下。

    难道他在临死之前知道自己做错了?还是后悔自己不该走上这一条不归路?又或是他觉得自己最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现在在倾盆大雨中仍然像一杆标枪一样,笔挺的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

    “你为什么要如此性急,为什么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如果假以时日,本大将军也有退役的那一天,说不准也会保举你在朝堂之上混个一官半职,你这是为什么?”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用手一戳手中的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刀杆,将这柄“鎏金龙背九环刀”的刀杆深深的插在泥土之中,然后蹲下身子,脸露悲戚的伸出双手扶着早就已经气绝身亡的侍卫统领单常胜的双肩,然后缓缓的把这个已经气绝身亡的侍卫统领单常胜的尸体抱在怀里,仰天长啸着说道:“‘布衣侯’,单英勇和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这种人还有什么值得您镇西大将军单大将军为他如此悲戚的?现在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您操控,您看是不是咱们商量商量下一步该如何应对那个神秘组织才是上上策!”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站在侍卫们为他们两个人遮风挡雨的云罗伞盖下大声对着这位位高权重、手握重兵的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说道:“当今皇上派来的大内侍卫还有机密消息要禀告本侯爷和您镇西大将军单大将军!您还站在哪里干嘛呢?赶快一起察看当今皇上给我们俩的机密消息啊!”

    那么,当今皇上到底还有什么机密消息要让大内侍卫传给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和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