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修仙:班长的民国校草 > 第89章 妖丹诅咒2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在秦澜雪的期待中,在两名影卫的惊悚下,季君月慢悠悠的吐出两个字。

    “*解剖。”

    季君月唇边笑意滟丽明媚,美得令人炫目,而她手里突然多出的两把薄如蝉翼的手术刀,却在空气中散发出了森凉之气。

    秦澜雪眼眸微转,视线落在季君月手上,在看到那两把形状奇特又精巧的手术刀时,眼底腾起一抹好奇。

    将手里的铁钩一丢,走过过去拿过其中一把翻看了一番,略带兴奋的道:“这是什么刀?”

    那薄薄的刀刃可以看出依旧是刀,只是却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刀。

    “手术刀。”

    季君月一边解释,一边挥手将不能动弹的秦澜蝶凌空弄到了一处台面上,那台面是大理石做的,两米长一米宽,大约一米多高,勉强能充当一下手术台。

    雪白和肉骨不知怎么的,愣愣的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或许是他们已经被眼前神转折的画面弄得忘了反应,又或许他们心中是想知道季君月口里的*解剖是什么。

    秦澜雪闻言,拿着长长的刀把将薄如蝉翼的刀刃对准了自己的手背随意的划了一下,顿时血珠子蹭蹭蹭的冒了出来。

    季君月只觉手背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不过那痛感只是一瞬,下一刻就消失不见,转头看去,正好看到秦澜雪手背上的血痕快速愈合的画面。

    季君月的眉心猛然一蹙,张口正要训斥秦澜雪,就见他仿似发现新大陆般,带着点兴奋的跑过来挥舞着手中的手术刀,笑得璀璨至极。

    “阿君阿君,这手术刀好锋利,用来切割太合适了……”

    季君月看着秦澜雪满面愉悦的模样,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无声的叹息,变态的思维永远是跳跃和随心所欲的……

    季君月只好抬起手伸到秦澜雪面前,道:“我手痛了。”

    秦澜雪一愣,看看季君月,又低眸看了看她莹白嫩滑的手背,下一刻恍然大悟,他和阿君体内都有同命蛊,不仅性命相连,疼痛和情绪都相连,他刚才在手背上划了一道,虽然很快就被体能的蛊修复了,可是那疼痛感却是真实存在的。

    秦澜雪有些心疼的握住季君月的手,仿似那银白的手背上有血痕一般,小心翼翼又轻柔的吹了吹,自责的将手术刀递给季君月。

    “阿君划自己一刀也让我痛一痛吧。”

    “……”季君月无语的看着秦澜雪认真又心疼的眸子,那里面澄澈纯真的让人恨不能将其保护起来。

    她突然觉得,自己又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的,有关秦澜雪的一道属性,这傢伙不再想着把她弄死确实是好事,可如今这样毫无顾忌的让她自残,是不是太过变态另类了些?……

    秦澜雪见季君月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转瞬就明白了为什么,握着季君月的手温柔的哄道。

    “阿君快教我*解剖吧。”

    至于划不划的,秦澜雪虽然是认真的,不过既然阿君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阿君痛,他也痛就够了。

    季君月眼底划过一丝无奈,她又怎么会看不明白秦澜雪不是想不到这其中缘由,而是根本不在乎,反正只要让她高兴就好。

    这种另类到有些残忍的想法,不能说不懂得呵护和心疼,相反是呵护心疼到了极致纯碎的表现。

    而且,季君月发现,秦澜雪的变态属性不但没有减弱,似乎还升级了……

    秦澜雪拉着季君月走到台面前,他可没忘记上次见到那一家子的时候,爸爸就提及过解剖了,现在终于可以弄清楚是什么东西,他自然是迫不及待。

    季君月在秦澜雪兴奋的神色中拿出一粒专门用于*解剖的药丸,手指轻弹,药丸便入了秦澜蝶的口。

    这药丸不仅能够让人全身僵硬动弹不得,还能使人的生命力到达最顶峰,不至于在解剖的过程中受不了疼痛或者失血过多而死亡。

    至于将人的感官扩大数倍的药丸,季君月想了想并没有给秦澜蝶服用,对于秦澜蝶这种娇生惯养的小花,寻常的*解剖就足够她承受了,完全没必要再放大痛苦。

    “贱人!你给我吃了什么?!放开我!该死的!我是公主!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秦澜蝶惊恐的瞪着季君月,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或许季君月身上已经被她戳了好几个窟窿了。

    秦澜蝶是真的怕了,自己全身动弹不得,这两个美得不像话的人含着璀璨的笑意站在旁边,虽然很美,可更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悚然感。

    因此,秦澜蝶越怕,就越是口不遮拦的咒骂起来,那张嘴犹如倒豆子似的,听得不远处的血白和肉骨都有一种拔了她的舌头的冲动。

    偏偏秦澜雪和季君月两人仿若未闻,季君月慢条斯理的从空间中移出一个个道具,医用托盘,各类手术刀手术钳等,还有塑胶手套。

    秦澜雪则默不出声满目专注的看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好奇的挨个拿起来端详了一番,就眸光闪亮又兴奋的看着季君月的一举一动。

    突然发现,他的阿君整个气场似乎起了极大的变化,不再是霸气天成和张扬幽妄邪肆乖张,而是一种认真与专注,那种全身心投入的认真让她周身的气息变得很是沉稳,竟然比以往还要迷人,令人沉沦。

    季君月身上的这种气息变化是在她开始带手套的时候发生的,那是一种面对事业的认真,她的神色带着点严肃,可严肃中又有着悠扬惬意的放松,唯独少了以往若有似无的邪气。

    带好手套后,季君月拿起一把手术刀走到秦澜蝶腹部的位置,左手光源之力闪动间,秦澜蝶身上的衣服瞬间被粉碎的干干净净,整个人不着寸缕的躺在台面上。

    秦澜雪见此,并没有丝毫别样的情绪,甚至眼波都未流动一下,极为专注的盯着季君月的一举一动。

    不远处的血白和肉骨却眉心一跳,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只觉自家夫人实在生猛,当着夫君的面把别的女子脱光光,这样好吗?……

    两人却不知,此时的秦澜蝶在季君月眼中并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具提供解剖的道具而已。

    而在秦澜雪的眼中,秦澜蝶别说是女人,就连一个人都不算,不过是一件他的阿君教他*解剖的物件而已。

    “啊……”秦澜蝶在衣服碎裂的那一刻,心中的恐惧彻底爆发了,脑子里一片混乱,除了惶恐就是惊惧,只能惊悚的看着季君月突变的神态,脸色煞白的半句话都说不出。

    季君月手执手术刀,眉宇神态专注至极,而那双狭长乌黑的凤目中却晕染出了点点火热,灼人心魂。

    细长的手指在秦澜蝶腹部游走了一瞬,薄如蝉翼的刀刃就落在了她光滑白嫩的肌肤上,皮肉层层绽放开来时,竟然条理分明的不见丝毫血色,那被割开的皮肉下除了脂肪燃烧出的细密水珠,还有细细的毛细血管。

    一片肉随着季君月慢条斯理又极其熟练工整的刀功落在了旁边的托盘中,耳边是秦澜蝶吃痛的惨叫,声声刺耳,却好似变成了这场血腥残忍的艺术的完美配音。

    “人体内每一寸肌肤都有各自的纹路走向,*解剖考验的就是对人体的掌握和仔细……”

    季君月讲解的声音随着动作慢慢流转而出。

    秦澜雪认真的听着季君月的讲解,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看着那熟练的刀法,看着刀子落下时极其巧妙的流动纹路和深度,刀子每一次在皮肤上的游走以及深浅都有着个中的规律,竟然让那片片被割掉的皮肉不染丝毫血腥,除了氤氲的小水珠子,那皮肉在夜明珠的照射下薄而柔软的仿似刚剔出来的鱼肉……

    慢慢的,随着季君月犹如艺术般完美的动作,秦澜雪澄澈的眼眸渐渐腾起了一圈圈火热的涟漪,兴奋的光泽让他的眼眸灼亮的异常耀眼。

    清绝靡丽的容颜也因为激动而晕染出了点点绯色,让他那张脸越发美的令人窒息。

    不自觉的,秦澜雪已经从专注学习中慢慢被眼前神情肃然又悠然认真的女子给吸引了,她眉目晕染的专注与认真,她唇角勾勒的满足笑意,她眼底灼亮的光晕,手中一笔一划勾勒切割出的完美肉块,刀锋游走的肆意,无一不透着令他血脉喷张的美。

    似有什么东西再也压制不住的在秦澜雪体内汹涌爆发,那一阵阵波涛汹涌的冲动和爱意冲击着他的*和灵魂,一下一下,激烈的让他脸色越发绯红,甚至慢慢氤氲出了道不尽的妖娆蛊惑。

    那双澄澈的眼眸,幽蓝的光泽沸腾中似有火焰爆发,让那澄澈的明湖犹如火山喷发般,炽烈又美得惊心动魄。

    阿君……他的阿君好美……

    秦澜雪一瞬不瞬的盯着季君月,从来没有一刻如此时这般,让他想要将季君月拥入怀中,狠狠的镶入骨血里。

    那种冲动,不仅仅是*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强烈*,渴望着与这样让他灵魂都为之颤动的人儿融为一体,将其整个灵魂都占有。

    远处的血白和肉骨看着眼前完美的‘表演’,随着季君月手里的刀子游动一寸,一片薄薄的肉落入托盘中,脸色就煞白一分。

    耳边充斥满了秦澜蝶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那一声声痛苦的叫吼让人头皮发麻,可远远比不上眼前这幅美到极致的画面。

    两个如仙似妖的美人一个讲解着,一个认真的听着,两人面前的人腹部的肉被一点点切割掉,那种残忍到极致的可怕与美到极致的画面结合起来,编织成了一副凄迷绝滟的画面,令人惊悚又迷恋。

    门口冷风徐徐吹来,让雪白和肉骨本就寒凉的四肢越发冷的没了感觉,只有心头一抹惊悚不断放大。

    两人也是这个时候才赫然醒悟,原来,与皇后娘娘比起来,他们的帝王真的一点都不可怕……

    可两人忽略了秦澜雪的学习能力,多智如妖的秦澜雪,只一次,就足够学习六七分了,而季君月今日的授课,彻底的开启了秦澜雪变态道路越来越疯狂的模式……

    这一晚,秦澜雪和季君月一夜未睡,血白和肉骨同样,因为秦澜雪上了瘾,拉着季君月不停的教导练习,至于血白和肉骨,则是因为练习‘材料’不够,而四处奔波为自家主子找练习体。

    直到早朝,所有朝臣聚集在了奉和门,一个个大臣气势汹汹的来,全都等着讨伐帝后,结果左等右等都没见到帝王的影子,瞬间就被泼了一盆透心凉的凉水。

    奉和殿里,半数的文武百官脸色黑沉沉的看起来好不精彩,那眼底的怨气,活像是被丈夫抛弃的妻子。

    帝王党的人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心中除了疑惑皇上怎么还未来早朝外,就只剩下满心的幸灾乐祸。

    昨日赏菊宴的事情他们都听说了,皇后娘娘不愧是皇上看上的女人,一出手完全跟皇上有得一拼不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群傢伙一大早的就兴冲冲等在宫门口,活像是讨债的,结果可好,站在这奉和殿等了半响都找不到撒气的人。

    就在众人脸色越来越黑沉的时候,门口终于一声接一声的传来了通报之音。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原本听第一句的时候还面色一喜,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半数以上的人面色全黑了,甚至铁青一片。

    就连帝王党的朝臣们也都一愣,眼底腾起一片惊讶之色,不过随即想到皇上已经送给了皇后半壁江山,皇后拥有执政之权,出现在朝堂那也是早晚的事。

    “臣等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有了帝王党的带头,其余党派的人纵使不愿意,也不得不黑着脸跪拜,因为他们同样记起了当朝的皇后可是有参政权利的。

    虽说还未举行封后大典,可皇上那明显一副季月已经是皇后的模样,就算没有身份的仪式证明,也阻止不了。

    秦澜雪和季君月两人十指相扣的踏入大殿,一路慢步从文武百官中间走过,那步伐很随意,可由两人做起来却有着道不尽的优雅与尊贵。

    帝王之姿,文武百官已经心中有数,可这是殿中绝对大部分人第一次正式见到皇后,不少人都好奇又挑剔的抬眸悄悄打量站在帝王身边的女子。

    不看还好,这一看,众人全都惊艳当场,深深被震撼的忘了反应。

    那女子,暗紫的袍子将修长完美的身躯勾勒包裹,腰上一条宽大的腰带束出了纤细之姿,那袍子明显就是男子所穿的。

    可偏偏袍子之外披着的珍贵华衣却是女子华服,从背后长长迤逦于地面拖出半尺多长,衣摆上一只金色华丽尊贵的凤凰展翅欲飞,栩栩如生。

    这穿着打扮是从未有过的,但众人却不得不承认,这种里为男外为女的结合,更加能突显出一种复杂又极致的美。

    加上季君月本人的气质本就清贵霸气天成,这一身极妙的凤袍将她整个人衬托的越发威仪雍容,光芒万丈间,让人不敢逼视。

    更别说她还生了一张极为绝滟风华的容颜,一时间,整个大殿静谧的针落可闻。

    能出现在这奉和殿的大臣们绝对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除了近一年被秦澜雪清理过的位置多了几个年轻人,众人一把年纪,如今居然被美色和那份尊贵的气度给摄了心魂,实在丢脸。

    可众人虽然觉得不该如此,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魂和思想,只能呆愣愣的看着,犹如丢了魂似的。

    直到一股阴森的寒气在大殿中弥漫开来,在场的众人才被入体的寒气刺激的醒过了神,顿时一个个老脸通红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之前被帝王之姿所迷,现在又被皇后之姿所迷,他们这些老骨头看来迟早要被这对帝后折腾的早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